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汶川大地震十三周年专访艾未未:如果不实践,我们就成了道德腐败的一部分

滚动 不平则鸣

今年5月12日,是四川汶川“五一二”大地震的十三周年纪念日。本台记者孙诚在这一天采访了曾调查地震遇难学生名单的艺术家艾未未。

2021年5月12日,艾未未接受本台采访。

今年5月12日,是四川汶川“五一二”大地震的十三周年纪念日。本台记者孙诚在这一天采访了曾调查地震遇难学生名单的艺术家艾未未,听他讲述了他在“五一二”十三周年之际于社交媒体“精英俱乐部”(Clubhouse)上发起的一场名为“念念”(Commemoration)的群体艺术实践活动,以及他关于生命的种种看法。

记者:您好,想请您首先介绍一下这个活动,它进行了多长时间?大概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艾未未:首先要介绍一下背景。08年发生了汶川地震,在地震当中有大量的校舍倒塌,其中有5335个学生遇难。整个震情,中国政府实际上没有把它公开过。我们当时就开始问,到底多少学生死亡,我们希望调查一下大家普遍认为的学校建筑质量问题,也就是通常说的“豆腐渣工程”。所以,经过我们的调查,我们取得了5197个学生的名字、生日、班级和家庭住址。这些名字是我们的一个团队,叫“公民调查”团队做的。当时我就和中国政府出现了很多矛盾,因为我们的调查在政府来看属于敏感信息,我们做的社会运动当然也是他们不喜欢的。但是政治环境没有今天这么严峻吧,所以我们还是完成了调查,然后做了很多很多跟这方面有关的报道,那时候我博客还活着,我们每天把名单放上去。

艾未未在四川进行五一二地震调查时拍摄到的照片。(艾未未提供)

之后的每一年我们都持续地纪念五一二地震,我们有一个口号叫做“尊重生命,拒绝遗忘”,这两个口号直到今天我们还在用,我觉得很重要,是一个专制国家通常最缺少的。实际上不只是专制国家,人类的通病,一个是不懂得生命的真实含义,还有一个是不断在遗忘,或者说故意地遗忘,或者说抹去一些灾难,比如说今天的这个疫情,我们也看到中国是从来没有公布真实的数字、到底有多少人去世了的。为什么我说没有真实数字呢?因为真实数字必须建立在每一个个体他们的名字、性别、生日,因为他们是一个一个生命,对吧?一个生命就是一个世界,对吧?佛教说过“一花一世界”,就是这个含义。

所以我们做这么一个活动,是持续的。十三年来,我们做了各种活动,在我的艺术作品里、在网络上,都是在提醒人们,这件事没有了结。没有了结的一个基本概念,就是生者是死者的一部分,死者也是生者的一部分。生死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是说一个选择,而是说我们对生命的一个责任,去纪念死者。因为,死者就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一部分死去了,从人道主义的含义来说那就是我们死去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在“精英俱乐部”(Clubhouse)上,看到有这个可能,第一次让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华人聚集一堂来念这个名字。因为二十四小时地念,从4月4号清明节到5月12号今天,就是两三个小时之前发生的地震,到今天夜里十二点我们念的活动会停止。一共是39天936个小时,连续地念,每四秒会转动一个名字。我为此特意做了网站,组织全球各地的华人来参与,因为现在华人分布在各个时区,所以使这个项目技术上成为可能,不同时区承担不同时段的念。大的背景是这样,今天已经是最后的几个小时了。应该是到今天的柏林时间下午6点。我在葡萄牙,葡萄牙时间的下午5点,这个项目就结束了,我们就连续念了39天936个小时。

艾未未在四川进行五一二地震调查时拍摄到的照片。(艾未未提供)

记者: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这个名单念了多少遍呢?

艾未未:在这么长时间里,名单完整地念完一次要5小时48分24秒。39天中,我们昨天算,循环念了161遍。

记者:明白。大概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个活动呢?

艾未未:参与活动的人少之又少,“精英俱乐部”上如果看到有任何类型的讨论,不管是任何问题,无论是八卦还是政治还是什么,都会聚集成百人、上千人。我个人的粉丝也是华人中最高的,大概至少有7万以上吧。但是我们念的当中,房间中有时会一个人没有,就是管理员两个人,是经常有这个情形的。我们设置了一共有41个管理员。这41个管理员在三个时区,欧洲时区、北京时区还有美东时区,这样刚好能涵盖所有时间段。

艾未未在四川进行五一二地震调查时拍摄到的照片。(艾未未提供)

记者:明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被人打断过?

艾未未:有人上来干扰过,嚷嚷两声就走了,或者上来说一些反对的意见,因为我们同时开了群,讨论关于这个活动的背景还有一些相关事宜的时候,经常会有人上来捣乱。甚至还有人开群,两个群是专门骂我们这个(活动)的。但是,很多人又支持我们。精英俱乐部是像农贸市场一样,乱七八糟,当然什么意见都有,“五毛”也是很多。

艾未未在四川进行五一二地震调查时拍摄到的照片。(艾未未提供)

记者:明白。在您看来,举行这样一个活动,它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呢?

艾未未:它唯一的意义是提醒我们自己,让我们自己能够用行为来体现我们对一个事情的价值判断。因为太多时候,在现代社会中人们都忘记了行动。一个小小的行动是很重要的,因为每个人受教育,关于是非、对错、伦理,好像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很少有人会付诸行动。这是一个艺术项目,只是给大家一个利用“精英俱乐部”技术平台,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来重温我们自己的一些观点,但同时实际上是一个艺术实践。艺术实践的意思有两个,一是要大家的参与,二是实践本身就是含义。含义是在实践中出现的,你没有参与这个实践,空谈含义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个世界灾难太多,死亡也是不断。所以,我们倒不是说要有某种道德优势,而是说如果我们不实践,我们就成为了道德腐败的一部分。

“念念”网站上的遇难学生滚动名单。(来自“念念”)

记者:谢谢您。最后一个问题,以后还会进行这样形式的活动吗?我们看到,“精英俱乐部”是一种新形式的交流方式。

艾未未:对我们来说,它没有从前也没有以后,我们是整个生生不息的、一个大的自然生态的一部分,既无始也无终。所以,比如说我们一直有东西挂到网上,我们也有不同的链接。我们在“精英俱乐部”,因为是一个完整的项目,它结束在我刚才告诉你的时间,就是欧洲时间(下午)5点,柏林的6点。但是我们滚动名单的网站,会持续地滚动,是永久性的,任何人想进去开个房间自己念都可以。有人单独开一个人念,他一个人就念完了26个单元,也就是5小时48分钟的完整(名单),一口气就念完了。它是一个种子吧,种子也可能成活,也可能死亡,这个东西全靠人心和人的行为的可能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