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与中国官员交手前夕 戴琪:美国将采取措施促中国遵守公平贸易规则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说,华盛顿将采取措施迫使北京遵守公平的国际规则和贸易规范。此前戴琪表示,将在近期内会见中国官员,评估特朗普时期达成的两国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专家指出,拜登政府可能会在关税杠杆方面有所减缓,把重心转向对北京承诺的结构性改革施加压力。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说,华盛顿将采取措施迫使北京遵守公平的国际规则和贸易规范。此前戴琪表示,将在近期内会见中国官员,评估特朗普时期达成的两国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专家指出,拜登政府可能会在关税杠杆方面有所减缓,把重心转向对北京承诺的结构性改革施加压力。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星期三(5月12日)在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如果北京不能或是不愿遵从国际规则和规范,华盛顿必须采取步骤去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戴琪表示,拜登政府正在与欧盟和英国合作,解决“波音”和“空客”长期存在的补贴争端问题,并且就解决主要来自中国的钢铁和铝业产能过剩问题进行了“建设性讨论”。

她还表示,拜登政府将与私营部门和其他合作伙伴合作,加大力度、扩大疫苗在全球的制造和分销,其中包括对生产疫苗所需原材料的广泛可及。

戴琪近来的表态释放出何种信号?

上星期三(5月5日),戴琪在《金融时报》组织的一场虚拟会议上表示,预期将在“近期”会见她的中国对口官员,讨论和评估特朗普时期美中两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与此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12日报道说,知情人士透露,北京正在考虑由更年轻些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接任负责经济工作的刘鹤担任贸易谈判特使。不过这位知情人士同时表示,这还不是最终的定案,刘鹤留任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无论届时北京的对口官员是谁,戴琪和中国对口官员的首次接触,将评估和审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情况,其结果必将影响华盛顿决定针对北京征收惩罚性高额关税的去留问题;因此国际社会、美中关系和贸易专家十分关注。

美国马里兰罗耀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管理与国际商务系主任丁弘彬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戴琪大使的表态显示,她正在采取必要的行动,以保持贸易谈判的双边讨论能够持续进行下去。

“迄今为止,中国还没有全面履行第一阶段协议所承诺的目标。戴琪释放的信息是要提醒她的中国对口官员。这同时也表明,美国非常有兴趣继续处理第一阶段谈判中提出的问题,” 丁弘彬说。

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政治学教授陆伯彬(Robert Ross)分析说,从戴琪目前所表达的信息来看,她的议程上的重中之重,不仅仅是美中之间的贸易逆差,还包括中国在实施有关经济结构改革的承诺方面,没有采取重大的步骤。

“我们知道,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仅包括贸易不平衡,以及中国同意增加对美国采购的内容;还包括中国承诺就本国经济投资法规、金融法规,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进行的结构性改革,” 陆伯彬说。

陆伯彬认为,从拜登政府发出的信息来看,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对美中经济都造成重大冲击,对北京兑现增加购买美国产品的承诺履行情况,华盛顿大概认为离期待不是太远。华盛顿关注的重点将放在北京承诺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上,而中国在这方面的进展的确相当缓慢。

“因此,对未来美中贸易代表的谈判走向的主要变数和影响来自中方,很可能是双方关系中的其它贸易问题,会阻碍谈判的进程,” 陆伯彬说。

拜登将如何处理美中第一阶段协议

与此同时,多家机构和媒体上星期发表的报告显示,随着消费需求的恢复,中国与美国和世界其它地区的贸易,在4月份增长了两位数。与一年前相比,中国的贸易增长显得尤为显著,当时为了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全球经济几乎陷入完全关闭状态。

此外,在目前美中关系仍然紧张,美国没有取消对中国商品高额关税的情况下,中国的经贸活动仍然取得不错的增长。

戴琪与中国对口官员会谈后,拜登政府将会怎样处理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废除、还是修改、甚至保持原封不动?

专家告诉美国之音,鉴于目前新冠病毒疫情的因素、美中关系的现状,拜登政府不太可能保持特朗普时期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原封不动。

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陆伯彬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及其美中贸易战,过多地关注美中之间的贸易赤字,而忽略了造成了这些赤字产生的其它因素。

陆伯彬说,这些因素包括常常被谈到的中国拥有的结构性优势,以及美中两个经济体完全不同的增长率、完全不同的市场和经济体系,以及新兴经济体的储蓄率等等。

“我的理解是,美国对中国购买美国商品方面并没有太多的不满意;因此贸易赤字的增加反映了一系列经济问题,而这些问题需要作为赤字的来源加以解决,” 陆伯彬说。

此外,拜登政府也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认为贸易战和关税对美国人民来说是灾难性的,对美国经济也是灾难性的,他们希望减缓贸易关税。

马里兰罗耀拉大学教授丁弘彬认为,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其中国同行重新接触时,可能会在强制技术转让、汇率操纵和金融市场开放等领域,向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

“这些问题已经被列入第一阶段的协议之中;因此有理由相信,未来的美中贸易谈判的讨论将会遵循第一阶段确定的方向进行, ” 丁弘彬说。

丁弘彬同时表示,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也不太可能保持原封不动;因为美国国会正在推动与中国的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如果中国能够履行第一阶段的所有承诺,为中国实施第一阶段而建立的体制和机制,将会成为第二阶段的基础。“相反,如果中国没有能够履行承诺,我们可能会看到美方推动报复措施的升级。 ”

谈到拜登政府如何处理特朗普时期对中国产品的巨额关税问题,专家们一般认为拜登可能会在关税问题上有松动。

陆伯彬对美国之音说,尽管拜登政府也曾经明确表示,关税是美国可以在美中贸易中使用的杠杆工具。贸易关税可以作为杠杆,与中国谈判达成一项新的协议。“而在一项新协议的背景下,美国可以收回或者减缓关税。”

丁弘彬则认为,只有满足两个条件的情况下,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才能保持原封不动。

“首先,中国在履行第一阶段的承诺方面,取得了相当充分的进展;其次,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有其他更紧迫的优先事项要推动。新冠病毒疫苗专利权的豁免,就是重中之重的例子之一,” 丁弘彬说。

戴琪与莱特希泽手法有何不同?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获得拜登总统提名后,于3月份获得国会参议院两党一致支持,以98票支持零票反对的高支持率,成为美国第一位担任这一职务的亚裔女性。

鉴于戴琪以往在贸易领域的履历,分析一般认为她是解决问题的务实主义者,期待她将致力于推动使美国普通工人受益的贸易政策,而不仅仅是大公司,并且能够与美国盟友紧密地合作,以应对日益自信的中国。

在戴琪即将与其北京对口官员展开美中贸易谈判之际,国际社会也将密切关注戴琪的手法与她的前任有何不同。

丁弘彬对美国之音说,尽管戴琪刚刚上任还没有真正展开工作,似乎目前难以与其前任做比较;但是有一点已经非常清楚,莱特希泽与戴琪所处的舞台设置已经大不相同。

“莱特希泽当时需要构建一个框架来监控美中贸易战的进度,而如今戴琪可以选择使用其前任设置的第一阶段框架,也可以选择开始试用一些新的手法或工具,” 丁弘彬说。

丁弘彬认为,从目前来看戴琪是在按照既定的第一阶段框架向中国施压;不过,戴琪对贸易中“穷追抄底”的做法持批评态度,预期在与中国政府的交往中,她可能会更重视劳工、环境和人权问题。

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陆伯彬认为,毫无疑问戴琪的手法将会反映拜登总统及其政府更大的政策目标,迄今为止,只是延续了前政府限制美国科技公司与中国高科技公司合作的政策。

“从目前听到的戴琪言论来看,拜登政府似乎将比特朗普政府更关注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 陆伯彬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