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欧加强审查中资 中国战略野心受阻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打击,西方国家再度意识到国家战略产业自主的重要性。随着美国和欧洲加强外资审查,中国的投资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北京的战略野心可能受到冲击。

中国北京金融区一家投资公司门前的牛雕塑 (2015年7月10日)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打击,西方国家再度意识到国家战略产业自主的重要性。随着美国和欧洲加强外资审查,中国在海外的投资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北京的战略野心可能受到冲击。

数十年来,中国政府向国内企业提供了大量补贴,这些企业大肆收购西方制造业,以低价的产品扰乱了全球市场。现在,中国将目标转移至价值链上端,大力投资收购高科技产业,西方国家的经济安全正经受考验。

美欧审查加码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近日呼吁,西方国家必须非常注意中国在西方经济体投资的确切性质,并且要谨慎评估其对于战略资产的投资。

布林肯说,对于中国对西方的投资,人们“必须要非常注意这种投资的性质(nature)究竟是什么”。他称:“如果是投资于战略产业,战略资产,那便是各国需要仔细考虑的事情。”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扩大了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权力,加强了对中国收购美国公司和出口某些技术的审查。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这一趋势预计将延续下去。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拜登政府可能会保持对中国的压力,保留特朗普时期对某些中国公司的投资限制,抵制华尔街关于放松限制的要求。

购买或入股一家公司是外国公司获得技术的一种方式。中国公司大量收购涉及敏感技术的企业或投资关键基础设施,特别是一些公司有中国军方背景,这引起了美国政府的警觉。

凯投宏观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告诉美国之音:“主要关注的是围绕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与技术转让……鉴于所涉及的风险和成本较高,现在需要在允许中国拥有美国资产前提出更多理由。”

几乎在同时,欧盟也提出新的交易规则,应对中国公司在全球无序扩张。此前,欧盟还没有类似于美国那样严格的外资审查干预机制。

欧盟上周公布了新的提案,将赋予欧盟反垄断机构新的权力,阻止被认为从政府受到补贴的外国企业在欧洲进行收购或获得公共部门合同。如果不遵守要求,这些公司将面临重罚。

如果获得欧盟成员国政府和欧洲议会的批准,根据这份提案,竞标超过3亿美元的公共项目合同或某些类型的并购交易,将需要告知有关部门自己获得的外国补贴。虽然这份提案没有提到中国,但中国大公司将成为主要目标。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认为,中国公司受到国家补贴的支持,在获得先进技术方面享有不公平的市场优势,这会削弱欧洲经济。

她表示:“国有企业,更广泛地说,与政府相关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主导地位,使其在海外扩张时具有明显的优势,因为它们可以利用在中国获得的资金补贴其他地方的业务,扩大市场份额。”

据荷兰咨询公司Datenna BV的调查,自2010年以来中国在欧洲的650桩投资中,中国国有或国有控股高度或适度介入了其中约40%的交易,其中包括一些先进技术的交易。

近年来,中国公司陆续收购了一些领先的欧洲科技公司,例如2017年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 AG);中国东北工业集团2015年收购德国汽车接收系统公司Fuba Reception System,有报道称该公司被收购后开始生产有军事用途的产品。

欧盟领导人还担心,在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受阻之际,欧洲政府大幅举债刺激经济建设,中国公司将凭借政府的支持,将这种不平等的市场竞争优势进一步扩大。

欧洲一些较小的国家也在采取措施阻止中国参与其经济。丹麦本月通过立法,允许对外来的外国投资进行审查;罗马尼亚、立陶宛、克罗地亚、捷克、斯洛文尼亚等国正对中国公司的竞标采取不同程度的审查。

中国战略野心受阻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分析师奇米特斯(Francois Chimits)表示,欧盟新法案是一个里程碑,目前西方对中资的警惕到达前所未有的高度。

“信息很清楚,欧盟正在建立力量,以便更坚定地在国内执行公平竞争的环境,”他告诉美国之音。“在竞争规则领域打击外国扭曲行为是一个重大的概念上的和政治上的突破。”

分析认为,无论是在经济还是外交方面,西方对中资更强硬的立场都将重创中国的野心。这不仅打击了北京通过对外投资获取先进科技的渠道,还制约了北京通过经济胁迫达到更多政治目标的能力。

中欧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马杰(Matej Šimalčík)告诉美国之音:“欧盟和美国的协调行动肯定会对中国的野心以及其通过经济工具投射影响力的能力产生影响。这将是中国干预欧洲政治的一个重大挫折,因为利用和滥用投资和贸易联系是其政治工具箱中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分析师普里查德表示,从长远来看,投资受阻将使得中国通过吸收外国技术和技能来继续提高生产力的难度加大。

普里查德说:“这也使得中国企业更难像其他东亚经济体,如日本、韩国和台湾的公司那样,在成熟后走向全球,这也是他们经济表现持续优异的重要来源。”

但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对中资的约束程度还将取决于立法机构的执行能力。从历史来看,中国投资者长期试图绕过各国的审视和监管。

有政府背景的中国公司往往股权结构复杂,中国市场信息缺乏透明性,使得最终的控制权的归属变得模糊不清。

一些中国公司还将目标投向规模较小的收购交易,同样能够接触核心技术;还有一些通过其在欧洲的附属公司完成交易,以避开针对外国投资的审查。隐形的补贴也很难衡量,这可能来自国内较低的利息支付或税收负担。

面对西方对中资的审视,中国指责西方破坏了市场经济,称目的是遏制中国的发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上月说:“西方大国是世贸规则的主要制定者,维护自身霸权、限制发展中国家发展是其一贯做法。”

但在经济学家艾西亚看来,西方加强投资审查实属无奈之举,因为这种扭曲的根源不在西方,而是在中国。

她说:“中国在国有、民营和外国企业之间建立公平的竞争环境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欧洲执委会最近的措施显然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