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月 3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法新社记者见闻:北京和奥林匹克飞地 两个平行世界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一边是中国的首都,一边是被隔离在市中心的冬奥“大泡泡”,两个互不相干的平行世界。

北京冬奥会在闭环内举行,与北京市完全是两个平行世界。图为2022 年 1 月 27 日,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走过北京冬奥会主媒体中心附近的围栏区域。

运动员、其他奥运人员一落地,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这个由封闭的旅馆、封闭的交通工具,以及从头到脚包裹的核酸检测人员组成的世界。

欢迎你,进入闭环!

北京市中心这家酒店高高的围墙上,书写着2022北京冬奥的口号:“一起向未来”,一旁还有一个对当地人的警告:当心!这里是闭环!

冬奥比赛将于星期五开赛,第一批到来的冬奥人必须尽快适应健康管理限令。这些限令制造了一块真正的“奥林匹克飞地”。

东京夏奥会也是在疫情肆虐的环境下举行的,但是东京当局同意把当地人和前来报道奥运会、且已在当地14天的媒体人“混同”起来,中国当局要严厉得多,干脆设置一个“闭环”。

闭环! 奥运地带,没有任何指向外界的通道,既不通向北京,也不通向另外两个赛区:200公里以远的张家口和80公里外的延庆。

这块飞地中的6万居民,其中3000名运动员,他们眼中的中国就是旅馆,比赛场馆,以及连接比赛场馆和酒店之间的公交车通道。

去攀登长城,去天安门广场散步,去参观紫禁城,想都不要想。

周四刚下飞机,2018年奥运会滑雪冠军佩琳·拉方特和她的法国团队就进入了“奥运泡泡”:几米高的障碍物装饰着橙色和白色的帆布,上面标有蓝色字体:“北京 2022”。

然后走上精心安排的被众多的周身包裹的工作人员严密监视的通道,查护照,认证,在中国大地上接受第一次核酸检测。

每两个小时,酒店工作人员要在走廊、电梯喷撒消毒液。

记者前往前往北京(冰上运动)、张家口(北欧和自由泳)、延庆(高山滑雪、有舵雪橇)的

新闻中心,主办方设置了奥运专用交通系统认可,想体验公共交通绝无可能。

即使记者住的酒店与新闻发布中心只隔着一条人行道,您也必须等待高峰期每20分钟一班的专车,还要花10分钟乘坐公交车“过马路”。

然后,所做的一切都为了避免接触。巴士司机站在有机玻璃后面,负责检测的医务人员经常被安置在酒店门前的“隔间”里,只有一个可以塞进去手臂并将拭子放在喉咙里进行日常 核酸检测的洞。

膳食区,有机器人做咖啡,送饮料,甚至会直接送来饭菜。

当然,如此严酷的生活条件同样适用于与国际人士接触的中国工作人员,包括司机、厨师,还有清扫工人。

他们中很多在遵守两周不能离开北京的命令后,已经融入了“泡泡”。

在他们完成各自的任务后,这些当地的服务人员,包括20000名义务工作者,必须先行隔离,然后才能回家过上正常的生活。其中还有许多一直要等到3月13日残疾人奥运会结束才能重返社会。

记者体验,这块飞地还是有些积极的方面,上网是完全自由的,网络通畅高效,包括在专车上也是如此。

另外,进入赛场的检查,在某些奥运会上可能非常繁琐和受限,这里非常简短。

奥运会从来都是一个不寻常的事件,但这一次的奥运会却是另外一个世界。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