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月 3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港府加强打击间谍罪行 基本法23条成维稳工具?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近年中国官员一直声称外国势力渗透以及在背后支持“反中乱港”势力。香港保安局官员1月26日透露,当局计划完善现行反间谍相关法例,将来就基本法23条有关国家安全立法时,会一并处理。预料下半年会把草案交由立法会审理。有分析认为,修订后的反间谍法会比港版国安法更严苛,并将沦为港府的维稳工具,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港府眼中的“间谍”。

香港:国安法笼罩下的绝望都市

近年中国官员一直声称外国势力渗透以及在背后支持“反中乱港”势力。香港保安局官员1月26日透露,当局计划完善现行反间谍相关法例,将来就基本法23条有关国家安全立法时,会一并处理。预料下半年会把草案交由立法会审理。有分析认为,修订后的反间谍法会比港版国安法更严苛,并将沦为港府的维稳工具,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港府眼中的“间谍”。

港府将于本届政府任期内,也就是六月底前展开基本法23条立法的谘询,预计下半年向立法会提交草案。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表示,到时会一并处理有关反间谍罪行的法例。

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在水警总部对媒体讲话。(2020年8月27日)

邓炳强说,近年西方国家情报部门,包括美国中情局及英国军情六处,视中国为主要威胁,积极罗致间谍人员。有西方国家以香港作为收集情报基地,推动“颜色革命”,企图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他举例,有美国组织公开承认拨款资助香港社运人士的通讯技术,台湾政党“时代力量”也为香港示威者筹款和筹集防毒面具等物资。

邓炳强认为,香港针对间谍行为的《官方机密条例》已过时,在定义上比较狭隘,只涵盖接近禁地、制作对敌人有用或对敌人有利的官方资料, 不足以应对现今林林总总复杂间谍行为及相关风险,因此就基本法23条进行立法时,有必要针对性处理间谍组织和罪行。

邓炳强说:“这些间谍和他们的代理人背后都是国家级的对手,我们正积极与律政司研究在进行基本法23条立法时,完善《官方机密条例》,以更好防范间谍和窃取国家机密相关的罪行。”

邓炳强说,2019年反修例冲突就是外国势力渗透的最佳例证。他认为,境外的间谍活动与本土的恐怖主义活动必定有联系。他们一般的做法是为本土主义人士提供资源和技术,譬如教他们如何制造炸弹,如何获取相关材料等,也会提供“保护伞”,声称可以协助对方前往外国,甚至安排学习机会,因此必须严厉打击。

基本法23条与中国刑法接轨?

曾在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讲授“恐怖主义”议题的台湾学者侍建宇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担心港府有意把基本法23条与中国的刑法接轨。

侍建宇说:“他可能要把23条立法跟中国所谓的反间谍法甚至中国的反恐法做一个连结吧。将来立出来的法当然是有机会取代所谓的港区国安法,毕竟港区国安法是中国人大弄出来的一个法律条文,它里面有很多规定其实并不清楚,要用很多中国刑法的规定和原则。可能北京希望香港在23条立法时把这情况作完整全面的修改。”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照片提供:侍建宇)

曾长期在香港居住和教学的侍建宇表示,从殖民管治时期到现在,香港一直不存在“反间谍”的概念。

侍建宇说:“英国在统治香港的时候不觉得香港有什么机密。它要把香港变为一个自由港,变成一个营商的工具,不管是商品、贸易,或者是金融、情报,对英国来说,这些都是繁荣香港的手段。当时英国在香港警察设有政治部,他只要管控这些在香港活动的人马,不要为非作歹,不要侵犯了英国在香港的利益。”

他认为,基本法23条立法涵盖防范间谍渗透并不明智。

侍建宇说:“从1997年到现在的二十多年,中共开始担心的是,香港的警察没法掌握到底有什么人员在这边流动。它也不知道在所谓资讯交换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它应该了解在香港这个地盘上到底有什么人在进进出出,而不是趁着23条立法定一个‘国家安全法’或者‘反间谍法’。你只会把这个地方原来作为一个讯息交换中心的地位给去掉。”

侍建宇:“颜色革命”毫无根据

对于邓炳强声称,有西方国家在香港推动“颜色革命”,侍建宇认为这种说法毫无凭据。

侍建宇说:“‘颜色革命’的证据在哪里?派人来组织群众发动革命吗?还是有人送了一些钱和资源进来推动这个东西?他逻辑不清楚。香港人‘反送中’是因为‘送中’的条例不清楚,是因为香港提出各种诉求,却被政府一直戏弄。它怎么不去检讨这个问题呢?用强力的方法镇压,随着时间两边对抗激化。这怎么会是‘颜色革命’?当时的‘五大诉求’也没有说要推翻‘香港政府’。”

他认为,邓炳强把恐怖主义和间谍罪混为一谈。

侍建宇说:“北京真正在意的可能是过去两三年在反送中的运动里面,可能有人进行政治煽动,作出政治反抗的情绪。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他认为民主化可能就是要颠覆中国政权。可实际上,这种所谓的政治煽动是不是可以被列为间谍罪,这是有很大争议的。香港老百姓的所谓反送中运动,原来是为了捍卫个人自由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邓炳强一定程度上可能是误解了,或者是误读了。”

由台湾国防部成立的智库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旗下的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分析,港府是把中国大陆惯用的维稳手段赋予新的包装,在香港实施。

苏紫云说:“一般国家的间谍法指的是入侵政府部门去窃取文件,或者透过人跟人的连结去套取情报,但是依照香港保安局邓炳强目前的方向看来,在香港出现的自由民主思想,也会被扣上跟外部连结的帽子,只是它包装成好像是一个反间谍法。再说反恐怖法也是一样,在其他国家,恐怖组织或人员指的是杀伤不特定的民众来达到它的政治目的。可是在中国的反恐怖法里面这一部分是没有谈的。它只是泛泛的指任何会颠覆中央政府的组织或者行动,都可以冠上反恐怖的罪名。”

苏紫云:反间谍法比国安法更严苛

他估计,将来基本法23条立法后,香港的情况会比仅仅实施港版国安法更严峻。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军事战略暨产业所所长苏紫云(美国之音陈筠摄)

苏紫云说:“依照香港既有的基本法第23条(准则)来看,原本只是一个原则性的规范。现在邓炳强要把后面的配套法律给做出来,这对于香港仅存的一些自由会带来致命性的伤害,也就是香港民众未来的活动和组织都可以被冠上反恐或者经济间谍活动的大帽子。”

自从反送中风波后,香港政治环境剧变。2020年6月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公民社会饱受冲击。根据香港作家江松涧的统计,自2021年1月至今共有至少68个民间组织宣布解散。

这些组织涵盖各个领域,包括近半个世纪前成立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读者人数最多的报纸“苹果日报”,拥有超过60个成员工会、代表16万劳工的“香港职工会联盟”,泛民主派抗争联盟“民间人权阵线”,以及每年六四组织烛光晚会的“香港支联会”等。超过40名来自这些组织的成员被当局逮捕或起诉。

苏紫云则相信,香港仅存的民间组织日后会承受空前的压力,无论一般老百姓还是专业人士都要谨言慎行,以免落入法网。

苏紫云说:“根据我对中国反恐法的理解,任何政治、经济、法律、文化、外交等等都在它的涵盖范围之内。香港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大律师公会,或者劳动的工会,还有媒体,全都可能被随时冠上触犯反恐或者泄露机密的罪名。我可以看到在中国大陆的一些维权律师或者维权人士,很轻易就会被扣上所谓间谍的帽子。香港以后可能也会掉进这样一个高度的风险之内。”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