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刀把子”暗讽印度 自诩威权管制的优越性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失控,确诊染病人数突破2200万,超过24万人死亡,每天新增确诊者人数占全球2/3。正当印度当局对疫情束手无策之际,中国官方社交媒体日前刊载涉嫌讽刺印度的新闻合成图片,引起舆论强烈反弹。事件除了使民族主义暴露无遗之外,也给中印关系再度蒙上阴影。在引起争议的合成图片中,左边是中国长征八号运载火箭点火瞬间,右边是印度火化新冠病毒死者遗体,图片以“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为主题,配上“印度单日新增确诊超过40万例”的小标题。

资料照:中印军事指挥官在两国边界邦拉山口举行会议的会议室墙上悬挂的中印国旗。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失控,确诊染病人数突破2200万,超过24万人死亡,每天新增确诊者人数占全球2/3。正当印度当局对疫情束手无策之际,中国官方社交媒体日前刊载涉嫌讽刺印度的新闻合成图片,引起舆论强烈反弹。事件除了使民族主义暴露无遗之外,也给中印关系再度蒙上阴影。

合成图引发争议

在引起争议的新闻合成图片中,左边是中国长征八号运载火箭点火瞬间,右边是印度火化新冠病毒死者遗体,图片以“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为主题,配上“印度单日新增确诊超过40万例”的小标题。

最新数据显示,印度的新冠肺炎疫情失控,每天有数十万起新增确诊病例。有分析认为,人口庞大的印度,除了面对疫情进一步扩散之外,还存在病毒变种的危险,因此,短期内要把疫情控制住难度很大,再加上印度本身的医疗卫生条件薄弱,更是难上加难。

因患新冠去世的印度人的亲属在火葬场与亲人告别。(2021年5月7日)

这张合成图片本月初在中共中央政法委新闻网站官方微博“中国长安网”发布后,被网民解读为中国官媒是希望带出这样一个讯息:中国疫情受控,有余力发射火箭,而印度抗疫不力,导致大批民众死亡。反对者认为,印度疫情白热化之际,中国官媒刊登这样的图片“极为不恰当”,有人更以“冷血无情,毫无人性”来形容。

另外,中国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中国警方在线”等官方账号也上载了一张把武汉“火神山医院”与印度火化议题拼在一起的合成图片,并以“印度德里把狗用火葬场改为人用”作为说明。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中国长安网”等官方微博的处理手法使人费解,因为去年武汉等地爆发的疫情仍令人记忆犹新,很多中国人也走过那个痛苦的阶段,很多尸体在医院无人收拾。

中共的“刀把子”

“中国长安网”被视为“全国政法综治系统重要网络宣传阵地, 信息发布渠道和舆论引导平台”,据称拥有超过1500万关注者。

胡佳说:“在中国,政法委是刀把子,中央军委是枪杆子,宣传部是笔杆子。这刀把子实际上是对内控制最为重要的一个系统。我们面对的什么公安、国安、司法监狱部门、检察院、法院、统统归政法委管辖。控制这个国家最严格的都是这个体系的。他们的最高部门的司令模式是非常冷血而粗暴的,价值观是颠倒的,没有任何人性和基本道德廉耻的。在这种价值观之下,它在对内统治上会采取什么手段呢?”

除了合成图片引起争议,中共政法委认证账号也在网站上发视频批评印度,说中国向印度无偿提供两万台制氧机,印度却“恩将仇报”,指责中国国防部在边境动手脚。

胡佳认为,中印两国的矛盾不应成为讽刺印度的理由。他说:“不能否认的是,中国和印度存在边界争议,双方军队也曾爆发冲突,但是,新冠病毒作为全球性的灾难超越两国之间的争端,如果印度不能克服难关,中国也难以独善其身。”

印度是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政体。“纽约时报”引述分析表示,印度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形象,有时会被中国用作负面例子,捍卫北京的威权管治以及所谓的“中国发展模式”。

不愿与印度相提并论

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印度中心副主任方天赐(方天赐提供)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印度中心副主任方天赐认为,中国还有一种心态,就是不希望让西方把中国与印度相提并论。他说:“中国有一种自大心态。我比你好,比你强。如果拿中国跟印度相比的话,反而有损中国比较自傲的地位。它们是在排斥这个事情。因为印度拥有相对比较民主自由的媒体。通常在这种时间点,中国的反应就会比较激烈。一系列的争议出来的时候,国际媒体都会检视中印关系。”

而就在“中国长安网”发布“电火拼图”的前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印度新冠疫情向印度总理莫迪致慰问电,并以个人名义,向印度政府和人民表示慰问,表示中方愿意和印方加强抗疫合作,向印方提供支持和帮助。

方天赐说:“这一次的疫情习近平有特别表达慰问之意。他有提到,他有代表他个人去致意。某种程度上,北京官方也认识到,现在整个中国,包括领导人在内,形象是比较负面,所以需要适当扭转。在这个时间点,这种东西都可能会让已经脆弱的(中印)关系进一步恶化。印度民众会觉得,现在是印度处境困难,你还要故意占我的便宜,当然这种反弹就会更加剧烈。”

体制内的不同声音

“中国长安网”合成图事件也引起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与复旦大学学者沈逸的激辩。沈逸肯定政法委微博,并以“圣母婊”讽刺反对声音。但以煽动民族主义著称的胡锡进则一反常态。他表示,官方机构的账号应当高举人道主义大旗,把中国社会牢牢置于道义高地上,他认为这是任何中国官方机构应有的态度和表现。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冯崇义提供)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对美国之音说,有理由相信,合成图事在中共内部引起很大争议,从微博迅即被删掉就可以看到端倪。他说:“它不仅仅是违反人类的普世价值,它同时也违反中国人自古以来的一些基本道德。这在内部是有很多人不满,包括宣传口的人也认为太过分了。这种不同声音,不同意见,在中国社会一直存在,只是因为宣传口的干部,这些网警们卡得很紧,就把它删了灭了。在这事你能看到,这些网警用这种方式表示,他们对习近平以及习近平这些跟班打手们的不认同,不认可。”

冯崇义谴责中共的宣传机器为了激起民族主义,不惜牺牲中国的国际形象。他说:“国际形象在习近平的这些跟班眼中是第二位的。第一位就是要展现大国之风,大国的雄风,和展现习近平一个政治强人的国际形象,就是我是强大无比的,中国正在民族复兴,正在实现中国的中国梦,其他周边国家都应该俯首帖耳。”

宣传大军被指不择手段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院马晓月向纽约时报表示,归根究底,中国政治宣传的主要对象是国内的老百姓。学者冯崇义谴责,这支宣传大军为求达到目的,往往不择手段。

冯崇义说:“它培养了一批跟希特勒党卫军一类的人才也好,你叫他打手也好,对整个世界,对周边地区,破坏性都非常大,譬如在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它调动了整个中国的民情,要把香港所有这些上街的人当成蟑螂,都要灭掉,或者喊出‘留岛不留人’的口号,把你们全部杀了,把你们全部赶走,把所有香港人都当成卖国贼,要对香港进行第二次回归。就靠民族主义来作为党的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像习近平所描述,海外有很多敌人遏制中国,不让中国崛起,需要雄才大略的领袖,像习近平这样,完全可以把改革的一些成果,像任期制两届也可以废掉,建立一个以习近平个人崇拜为基础为目标的极权主义权利框架,它的精神支柱就是民族主义。”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这场风波把中央政法委不为人所知的一面暴露无遗。他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它可以让国际社会,可以让中国更多公众看清这个部门,它们的脑海中是怎样思考问题的,是怎样看待全球性的新冠灾难的。这次绝非只是惹恼了深深陷于新冠漩涡的印度,整个文明社会,具有普世价值有基本人性的社会,都会极度反感,它们也由此认识在中国这些统治部门、国家权力机关是怎样的角色。”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