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与新冠」:冬奥新闻工作成为艰巨任务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在北京冬奥会前,德国公共媒体德广联和德国电视二台不仅要面对和适应在后勤和组织上遇到的挑战。在中方推行严格新冠防疫措施的当下,记者们进行批评性报导也变得更加困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德广联(ARD)团队总监内策尔(Christoph Netzel)来说,北京冬奥会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奥运会」。德国电视二台(ZDF)体育新闻总监福尔曼(Thomas Fuhrmann)认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挑战,也是一重又一重的难关」。

在这场新冠期间的冬奥会前,德国公共新闻机构在后勤、组织和新闻播报方面必须面对非同寻常的艰难任务。内策尔说:「新冠(Corona)和中国(China) — 这两个C开头的单词使得计划和准备难上加难。 」

首个远程演播室

ARD和ZDF在北京和其他比赛场地的队伍比平时要小,由驻中国的外国记者支援。在本届奥运会上,ARD和ZDF首度未将奥运演播室设在会场,而是设在美因茨的国家联合广播中心。福尔曼表示:「尽管我们在现场的团队比正常情况下小得多,我们试图尽可能真实地从中国进行报道,但完全没有记者在场是行不通的。从新闻角度来说,我们必须派同事前往现场,尤其是在进行结果和背景报导时。」

仅仅6个月前,东京举行了新冠疫情期间的首个奥林匹克运动会,但北京这场完全是另一回事。也曾在东京奥运现场的福尔曼认为:「当时在东京与我们现在在中国工作所必须面对的条件无法相提并论。」

关键在于,除了纯粹体育报道之外的新闻在中国将会遇到阻碍。在无国界记者组织的2021年新闻自由排名中,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7。对人权的侵犯、监视、对台湾的威慑及其在香港的表现,使这个新兴的世界大国成为一个极具争议的奥运东道主。

报导难上加难

「在报道中,ZDF也将相应地详细阐明中国的政治局势和奥运会的影响。」ZDF总编辑弗雷(Peter Frey)如是描述该公司的主张,内策尔强调这也是ARD的节目理念。实现这一要求并不容易,严峻的疫情和清零策略似乎为中方提供了紧盯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媒体代表的最佳理由。

德国电视二台体育新闻总监福尔曼说:「我们依赖于国际奥委会给的承诺,让我们能够自由报道,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自由出入体育场馆和接触运动员。」记者们不被允许在中国各地自由行动。就像参加奥运的运动员以及其他人一样,他们将处于防疫泡泡之中。任何离开这个泡泡的人都必须隔离21天。即使是在中国长期工作的外国记者,如果他们进入泡泡,也只能在三周的隔离期后才可以再次离开。

须遵守「工作隔离」

内策尔指出:「在这方面我们骗不了自己,事实上我们所拥有的规格就是不允许自由行动。由于所谓的『工作隔离』,我们只被允许在酒店和工作场所之间移动,例如前往比赛场地。」

据内策尔所言,ARD和ZDF团队总共只分配到四辆工作车。他说:「车辆配有司机,这样就能避免我们开错出口。当然,这也是对我们行动自由的明显限制,特别是在体育以外的报道方面」,在那里必须「以其他方式进行研究和搜集信息」。但是,在奥运泡泡之外想要有批判性或是其他有新闻性的主题,是非常难以着手研究和实施的。内策尔说,这就是为什么诸如人权问题、奥运会的总体状况等话题都会是事先准备好的。

不过,在下周五的奥运会开幕式之后,尽管对这个困难的东道主仍有种种意见,届时新闻重点也将放在体育上。内策尔表示:「奥运会是运动员的主舞台,也是众多冬季运动爱好者期待的精彩时光。」

(德新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rackback
5 月 前

Hosting

[…]one of our guests not too long ago advised the following website[…]

trackback
3 月 前

CZ P10C

[…]the time to read or check out the subject material or internet sites we’ve linked to beneath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