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文件显示:电视占北京在美宣传影响活动开支大头

滚动 中国大陆

根据最新披露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申报文件,中国在美国展开的巨额外国影响行动大量偏重于电视播放。

中共官媒央视在总部大楼外的中国国旗。(2021年2月5日)

根据最新披露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申报文件,中国在美国展开的巨额外国影响行动大量偏重于电视播放。

根据响应式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整理的FARA申报文件,国有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去年为其美国业务投入了5千多万美元,占中国为影响美国公共舆论和政策而投入的总金额的近80%。这是2012年开始在美播出的CGTN头一年报告完整的开支数额。2019年,CGTN只报告了部分开支数额,为大约1140万美元。

中国去年总共在美国为宣传和游说投入了将近6400万美元。

把中国电视播放业务的开支算在内,中国在影响美国公共舆论方面投入的资金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卡塔尔名列第二,报告了将近5千万美元,俄罗斯位居第三,花费了4200万美元。卡塔尔和俄罗斯都在美国有大规模的媒体业务。

在中国为海外宣传一掷千金之际,北京正试图在新冠疫情期间改善自己的国际形象。新冠病毒一年多前源自中国的武汉市。

政府拥有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的申报资料显示,该报去年支出了3百多万美元,包括与在美国报纸打广告有关的开支,少于2019年的1千多万美元。响应式政治中心说,《中国日报》的多数开支用于运营成本,但该报也经常性地在美国报纸发表增刊,以影响美国政策和公共舆论。

中国长期以来否认在美国展开影响行动。

响应式政治中心的调查研究员安娜·马索格利亚(Anna Massoglia)说,中国投入影响行动的开支蹿升,令人吃惊。

她说:“这主要是因为一家被司法部强迫登记的登记方。”

按照1938年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所有从事游说或施加影响活动的外国政府和其他实体必须向美国司法部披露他们的活动。这项法律对新闻机构予以豁免,但条件是他们至少80%由美国公民拥有。

司法部已表示只有试图影响美国政策的媒体需要按照这项法律登记。2018年,司法部下令CGTN和新华社登记。CGTN在2019年执行了这项要求,新华社上星期才开始执行。

司法部加紧了对FARA的执行力度,并强迫外国媒体披露他们在美国的活动。在特朗普政府早期,司法部迫使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媒体今日俄罗斯(RT)和卫星通讯社(Sputnik)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去年,随着华盛顿和北京在疫情期间的关系不断紧张,美国国务院把CGTN和另外四家中国媒体指定为“外国使团”,让他们接受与外国使馆和领事馆同样的报备要求。

佐治亚州立大学教授和国际传媒专家玛丽亚·雷普尼科娃(Maria Repnikova)说,虽然北京与华盛顿的关系升级,但是中国为影响美国公共舆论的开支却增加了,这点意义重大。

雷普尼科娃在电邮中说:“这意味着中国政府仍然投入于影响美国公众的感知并希望有可能在对自己有利的情况下改善关系或缓解紧张关系。”

在中国为影响行动而花费的6400万美元中,将近1千万美元来自非政府实体。电信巨头华为是出资最多的非政府行为体,报告了近350万美元的游说开支。去年,司法部指控华为公司串谋窃取商业秘密并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马索格利亚说,中国电信公司投入的资金是“我们最近看到的趋势”的一部分,这些公司“在美国面临各种限制和争议”。

中国媒体并不是近年来被迫根据FARA而登记的唯一外国媒体机构。马索格利亚说,总部在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美国分台以及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都被迫登记。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占俄罗斯海外行动开支的多数份额。

俄罗斯进行了报复,也做出了自己的规定,对美国资助的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RFE/RL)处以巨额罚款,并要求该媒体在其内容上贴上“行使外国代理人职能”的标签。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的姐妹台,目前该台正在就俄罗斯政府要求其贴上外国代理人标签以及罚款的决定进行抗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