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美中酝酿“沙杨会”  分析称料难迅速缓解紧张关系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军事

华盛顿和北京官员频繁接触为最高外交官员的安全与战略会晤铺路。分析人士说,尽管美中双方都有意愿努力防止持续紧张的关系滑向更危险的对抗,此次高层会晤即便能够实现,近期也不会给美中紧张关系带来迅速的改善。

在瑞士苏黎世,各国记者在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与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举行会谈的酒店外等候采访拍照机会。(2021年10月6日美联社照片)

华盛顿和北京官员频繁接触,为最高外交官员的安全与战略会晤铺路。分析人士说,尽管美中双方都有意愿努力防止持续紧张的关系滑向更危险的对抗,但是,此次高层会晤即便能够实现,近期也不会给美中紧张关系带来迅速的改善。

最近,华盛顿和北京官员持续在北京冬奥会和北京的防疫政策,以及中国在台海和南中国海区域日益增强的军事存在等问题而相互指责。但与此同时,美中高级官员也一直保持接触和频繁互动。

本星期三(1月2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通了电话。根据美国国务院的通报,两人重点讨论了乌克兰局势以及如何推进两国元首在去年11月视讯会议中表达的愿景。

布林肯在强调莫斯科如果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侵略行为对全球安全和经济带来风险的同时,还向中方表达了缓解紧张局势、通过外交努力向前迈进是负责任做法的立场。

不过,根据中国外交部随后发布的新闻稿来看,双方仍然是在各说各话。按照北京的新闻稿,王毅对布林肯说:“美方对华政策的基调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也未将拜登总统的表态真正落到实处。美方仍不断推出涉华错误言行,使两国关系受到新的冲击。”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稍早(1月21日)的独家报道说,华盛顿和北京的官员正在沟通和谈判中,为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再次举行会晤做准备。

美中高层会晤能否缓解紧张关系?

据透露,酝酿中的杨洁篪与其美国对口官员沙利文的会晤中将会就核心国家安全问题进行讨论。华盛顿最感兴趣与北京会谈的议题是什么?这次会晤如果成行,能否有助于缓解当前美中关系的持续紧张局面?

美中关系和外交政策专家告诉美国之音,鉴于拜登和习近平都各自面临国内政治的压力和挑战,华盛顿和北京可能目前的主要精力都在于努力防止可能导致双方之间更危险的摩擦和对抗;因此即使沙利文和杨洁篪的会晤能够实现,也不会给美中之间持续两年多的紧张关系带来立竿见影的改善。

傅瑞珍(Carla Freeman)是华盛顿独立研究机构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的中国研究资深专家。她认为,伴随着美国中期选举和中共20大的临近,美中两国今年各自的国内政治都预示着,华盛顿将会寻求拜登政府所称的“竞争中共存”(competitive coexistence)的原则,发展与北京的双边关系。因此,沙利文可能会在他与杨洁篪的会晤中提出一个符合这一目标的议程。

“包括在该地区内外的国际冲突风险日益增加的情况下,改善危机沟通等议题;以及美中在台湾、南中国海、朝鲜和缅甸问题上的紧张局势等地区问题,”她说。

在傅瑞珍看来,沙利文的议程还可能包括一些可能恢复两国关系压舱石的问题,例如扩大在气候变化和阿富汗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方面的合作。另外,尽管贸易和关税是美国贸易代表的职权范围,但是为了缓解美国通胀上升和改善供应链稳定性的需求,美中贸易问题也可能提上他们两人的议程。

不过,《南华早报》的报道说,沙利文与杨洁篪拟议中的会晤是由美方首先提出的。去年10月份,两人在瑞士举行面对面会晤时,美方提出今年1月10日左右两人在罗马再见面;但是据信北京因为不满华盛顿对北京冬奥会外交抵制,以及美国国会议员呼吁联合国发布有关新疆的报告等原因而推迟了这场会晤。

华盛顿智库国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保罗·桑德斯(Paul J. Saunders)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的优先事项可能包括中国核武器和常规军事现代化与军事演习、区域安全,其中包括美国盟友的安全和朝鲜持续的导弹试验等问题。”

桑德斯还表示,美国也会提出中国的地区行为,例如向该地区的澳大利亚和东盟几个国家施压的努力;双边贸易、网络安全和其它相关问题:如中国的国内的人权行为;在香港的行为,以及对台湾的压力。在双方比较积极的议程项目中,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潜在合作,可能会成为一个关键的目标。

然而,《南华早报》的报道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的话说,尽管华盛顿和北京都希望防止美中竞争演变成为冲突,但是双方在会谈应该涵盖的主题范围,以及双方哪些人应该参加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按照这位知情人的说法,美国一直希望就国家安全和战略稳定与中国举行会谈,“但是中方不同意美方对国家安全和战略稳定的定义”。再者,中国也不愿意像美国所建议的那样派遣军事代表,也不希望军备控制主导杨洁篪与苏利文会晤讨论的议题。

国家利益中心的外交政策专家桑德斯对这次拟议中的美中高层会晤前景并不感到乐观。“在目前的时间点上,拜登政府似乎不太可能在这些问题或其它双边问题上取得太大进展,”他说。

美中紧张缓解与对华绥靖的担心

另一方面,一些对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批评者担心,华盛顿急于和北京进行安全会晤,以避免美中竞争走向意外的冲突,可能会导致拜登政府因经济利益而对北京作出太多的让步,容忍北京在台海和南中国海领域日益增加的军事存在,从而使得人们感到美国某种程度上抛弃了在亚太地区的道义和政治义务。

外交关系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关于美国对中国不恰当让步和容忍将削弱美国对该地区安全承诺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在本质上是对1970年代冷战时期美苏缓和(detente)政策批评的翻版。

美国和平研究所傅瑞珍博士认为,恰恰相反,所谓的美中缓和其实是美中紧张局势的改善,应该是符合美国的地区盟友的利益的。她说:“事实上,美中关系的改善可能会稳定现有的联盟架构,因为在美中冲突的可能性降低的情况下,美国盟友在加强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方面,将看到更多的优势而不是风险。”

外交政策专家桑德斯表示,可以理解有人可能担心,如果美国任中国继续扩大其军事实力以及政治和经济影响力,采取克制和绥靖政策的话,可能会使得美国在该区域处于劣势的地位。

“但是,我认为对于美国政策制定者来说,是否追求与中国的所谓缓和是一个错误的问题,而正确的问题是:如何最好地确保美国在印太地区影响深远的国家利益。这将需要美中之间竞争与合作的结合,以及明确或者默契地商定好游戏规则,”他说。

中俄走得更近是华盛顿要面对的威胁

当前美国舆论界还有一种担心,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所采取的联合盟友共同应对北京的战略,正在使得莫斯科和北京走得更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场合都称赞中俄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许多分析人士担心,这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外交政策专家们告诉美国之音,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如果北京和莫斯科联手挑战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华盛顿的官员们可能很难同时对中俄两国做出回应,无论是在军事上、外交上还是在其它方面。在可能的情况下,努力避免中俄更加深入的合作符合美国的利益。

桑德斯说,中俄之间有系统的战略合作,可能会给美国带来非常大的安全和经济挑战。“例如,中俄之间的经济与金融关系,部分程度上削弱了美国所说的如果莫斯科在乌克兰开战,将对俄罗斯实施严厉经济制裁威胁的可信度。因此,中俄之间的合作可以减缓任何新制裁的影响”。

资深中国研究专家傅瑞珍表示,显而易见北京和莫斯科针对华盛顿的安全合作确实在日益增长;因为北京和莫斯科都认为美国是一个严重的威胁,这成为中俄走得更近的一个明显的驱动因素。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rackback
5 月 前

Hosting

[…]check beneath, are some completely unrelated websites to ours, even so, they may be most trustworthy sources that we use[…]

trackback
3 月 前

Google

Here are a few of the sites we advocate for our visi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