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BNO签证一周年(一):“我过得并不好,但是我会活着”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2021年1月31日,英国政府启动BNO签证申请,容许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人,申请到英国工作和生活,并提供入籍途径。计划启动首8个月,近9万港人申请,成千上万港人举家漂洋过海,在万里之外“寻找乌托邦”。在BNO计划启动周年,本台推出系列报道,倾听这些移居英国港人背后的不同故事。第一集,是一位为了子女未来而移民英国的港爸故事。

46岁的香港资深传媒人周万聪,去年9月为了子女未来,举家移民英国。

2021年1月31日,英国政府启动BNO签证申请,容许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人,申请到英国工作和生活,并提供入籍途径。计划启动首8个月,近9万港人申请,成千上万港人举家漂洋过海,在万里之外“寻找乌托邦”。在BNO计划启动周年,本台推出系列报道,倾听这些移居英国港人背后的不同故事。第一集,是一位为了子女未来而移民英国的港爸故事。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今天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 2020年6月30日,北京直接拍板,通过影响全港700万人命运的“港区国安法”草案。当晚官媒中央电视台以“天大喜讯”的方式,铺天盖地宣扬“香港各界喜迎国安法”。

“我们将推出新的路径,让BNO持有人进入英国,让他们拥有’有限居留许可’,在英国生活工作,随后申请成为英国公民。”英国首相约翰逊翌日即在国会宣布,北京颁布的“港区国安法”严重违犯《中英联合声明》,英国将信守对港人的承诺,立即启动BNO计划。

史无前例的BNO计划启动  港人“远去这都市”

这个前所未有的BNO签证计划,从2021年1月31日起开放申请,容许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人,申请到英国工作、读书和生活,并在5年后申请定居,再居留1年后申请成为英国公民,也就是俗称的“5+1计划”。

就是这样,成千上万香港人在过去一年间“远去这都市”,在疫情下漂洋过海,在英国重建家园。 46岁的资深香港传媒人周万聪,就是其中一位。

46岁的香港资深传媒人周万聪,去年9月为了子女未来,举家移民英国。 (周万聪提供)

“大人可以躺平,但孩子不行”

“当时听到《国安法》的内容,把从小到大所认知的普通法无罪推定,全部倒转。到底我在这个地方还是否安全?”新闻工作者的敏锐,使他从《国安法》一颁布,就意识到香港将被彻底改变,认真思考去留问题。比起个人事业和生活,他更担心的是一对还在念小学的儿女。

“如果这个社会有很多红线,其实对孩子的成长、他如何看待事物,有很大的冲击。我觉得是很不健康的。”他说。 “如果是成年人,每天看到新闻很生气、看到很多不公义的事,我尚可以顶得住。你躺平也好,你用其他东西去麻醉自己也罢,大人尚可以这样做,但小孩子怎么办?这就是我觉得最大的问题。”

年迈母亲:你一定要带我两个孙走

移民的另一个考虑,是年过70的母亲。周母几乎斩钉截铁选择留在香港,但就和儿子说了一句,“我不走,但你一定要带我两个孙走。”

下定决心离开香港,下一步就是向一对子女解释。 “他们也有亲人的子女一起成长,要给他们心理准备,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因为我们要去另一个地方。我也有用他们能明白的说法去解释给他们听,为何爸爸妈妈要做一个这样的决定。”

两个星期前,过千名港人在伦敦市中心游行,声援香港被捕记者,支持新闻自由。周万聪拿着自己打印的文宣,走在游行队伍当中。 (周万聪提供)

移民港人的不甘心

也许是过去经常跟着父母上街游行,也可能是年纪尚小未懂体会离乡之愁,一双儿女对于移民,并不反感。反而是多愁善感的爸爸,在收拾行装时,一次次愈想愈不甘心。

“当你在家里收拾到头昏脑胀的时候,你也会问自己一句:为什么要走的是我?”他冷笑了一声。 “你家里被搞到乌烟瘴气,而这是我的房子,为什么走的是我?我问很多朋友也有这样的想法,那一刻很无奈,为何不是你走?为什么不是搞破坏的人走?但事实就是这样,心情上上下下了一段时间,但你知道,说得极端一点 ,就是一条’不归路’。”

在港最后一次六四

离开前的一段日子,他珍惜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时光,并和这个他生活了四十几年的城市道别。去年6月4日,香港警方连续第二年禁止维多利亚公园烛光悼念晚会,更破天荒封闭维园。周氏一家却坚持在维园外,信守“香港人的约定”,继续悼念六四亡灵。这一幕,被现在已被迫关停的香港《众新闻》拍下。

这张一家人手牵着手,站在维园外呆望的相片,被好友印了出来,贴在精心制作的小相簿封面上。这是周万聪珍而重之带到英国的礼物,翻开小本子,里面贴满香港好友的快乐合照,也写满了祝福。其中一句,写了一句歌词─

“说了再见  约定再见  定会再见。”

“再见偏说到红眼”,离别的时刻终于来临,朋友笑说他一定会哭成泪人,他反倒冷静,笑着和送机的朋友道别。内心的波澜,却在飞机升空的瞬间翻滚。

两个星期前,过千名港人在伦敦市中心游行,声援香港被捕记者,支持新闻自由。周万聪拿着自己打印的文宣,走在游行队伍当中。 (周万聪提供)

飞机上再看一眼香港

“飞机当天向东北起飞,一上去就转弯绕过迪士尼,然后下去南丫岛南边,再调头向北走,仿佛让你再看一次这个城市才走。你再走一圈,和香港说拜拜。”回忆起去年9月和香港的告别,他不禁哽咽。

去年的移民高峰期,出现在7,8月暑假期间。那段时间的香港机场,人满为患 ,有年轻人笑着为好友饯行,也有老人家一次又一次叮咛儿孙好好照顾身体。不少在这段时间离开的香港人忆述,在飞往英国的那趟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中,整个机舱都回荡着哭泣声。

在异国开展新生活,万事起头难。相较于其他移民港人,周万聪相对幸运。太太任职跨国公司,工作可以从香港调到英国。有收入证明,他顺利在到埗后第二个月找到心宜住所,子女也相继入读邻近学校,而且适应得很快,不久就结交了不少朋友。

广东歌治愈异乡人

在香港,大部分双职家庭都有女佣料理家务,然而到了英国,很多香港家庭第一件要面对的,就是所有家务都要挽起袖子自己做。周万聪形容,自己成了“家庭主佬”,送子女上学、家中大小杂务,都由他一手包办。做家务、开车时,他会听着香港的电台,虽然传来的香港新闻,总是令人愤怒,但幸而有熟悉广东歌,慰藉异乡人的心灵。

“我很喜欢听RubberBand的歌,他早一阵子有一首歌,叫《好好地过》,拍的MV有很多香港的地方。孩子问我为何一看就会知道是在哪里,我说是啊, 因为爸爸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有一些地方和我的回忆有结连,这个地方是小时候我妈妈带我游行走的路,然后现在我带你走。”

他不强求下一代长大后仍和上一辈一样,对香港有深厚情意结,但他希望子女明白父母对这片土地的感情,又为何要带着他们离开这片深爱的土地,到异国重新开始。

过去一年,在移民潮下,香港乐坛出现了无数作品,送给离开的人,也安慰留下来的人。一首一首,周万聪如数家珍。他说近年即使是普通情歌,也夹杂着不少“密码”,让这个时代的香港人“对号入座”。他特别记得姜涛去年送给故友的一曲“Dear My Friend,”。

“姜涛唱这曲歌时面对的是死别,但香港人过往这一年,很多在经历生离:‘烦扰中抱着希望 抵消每滴失望  有一天相约 我们找乌托邦’……有一天相约我们找乌托邦,你不知道有没有这一天,你去和你的朋友亲人再见,但我们仍要正向地面对。”呢喃念着歌词,他再次哽咽。

深爱香港,周万聪移民时带了很多有纪念价值的物品。 (吕熙摄)

在英港人的团结互助

根据英国内政部的数字,自去年一月底开放BNO签证申请后,截至9月底,共有8.8万港人申请。成千上万港人到英国“寻找乌托邦”,在英国度过第一个多雨湿冷、阳光稀缺的冬天。然而灵活多变的香港人,却迅速透过社交媒体等方式,形成庞大互助圈子。

周万聪现在所住的伦敦金斯顿区(Kingston),是其中一个港人热门聚居地。同区香港居民透过通讯群组,互相帮忙解决生活上各种奇难杂症。小朋友感染了新冠怎么办?买车去哪里买?哪家超级市场有优惠?总有人和你有着同样的疑问。

“我相信来到的香港人都是,一大堆香港人群组,有时候你提出一个问题,得到很多人和应,你就会觉得如来我不是孤独一人。”周万聪说。 “你以为自己掉进黑洞吗?你以为自己很可怜吗?你有很多东西不会吗?你以为自己很白痴吗?原来周边很多人和你一样,大家来的日子不是差很多。大家素未谋面,群组中很多人都不认识,但就是这些说话让你心安。”

两个星期前,过千名港人在伦敦市中心游行,声援香港被捕记者,支持新闻自由。周万聪拿着自己打印的文宣,走在游行队伍当中。被捕、被囚禁的香港新闻工作者当中,有他认识的同行,而无数昔日战友、大学同学,一个个在传媒倒闭潮中“被失业”。

当下的香港,禁绝大型游行集会已近两年,两年后再次在伦敦参与游行,他形容感觉很“超现实”。身边的香港人,可能曾在2019年,在香港的游行路上遇过,却换了一个时空,两年后在英伦重遇。

历史时空下的出路

他说雨伞运动两年,也曾思考过去与留的问题。他形容当时移民的香港人,更多是选择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然而到了今天,移民却变成迫不得已。身边无数专业人士宁愿放弃高薪厚职的工作,“心口靠个勇字”就到了英国。

回望过去一年,他感激英国负起应尽的历史责任,推出BNO计划,然而他深明白,这背后是历史发展、国际形势等天时地利下的结果。

“历史时空中那么多事情交错成的一个点,出现BNO签证,窗就是那么小,而我们就刚好在那个位置,走进那扇门,找到那束光、那条出路。”他也时刻提醒自己,这背后有无数人付出自由和血汗。 “我希望将来也能够和下一代说,你今天能有这个位置、这个身份,是有很多人的牺牲得来的。”

他说,这一切难以回报,可以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对得起香港人的身份”。

他近日在Instagram开了一个帐号,叫“英伦港产大叔日常”,第一张上载的,是他穿上写有“致 一直还在坚持的人”上衣、看着泰晤士河的照片。

周万聪近日在Instagram开了一个帐号,叫“英伦港产大叔日常”,第一张上载的,是他穿上写有“致 一直还在坚持的人”上衣、看着泰晤士河的照片。 (周万聪Instagram照片)

他说,作为第一批移英港人,有责任要让英国人看到,他们是一群优秀、负责任的香港人。

“我过得并不好,但是我会活着。”─他以这句歌词总结心声。

(过去一年,大批港人移民英国,在英国形成庞大港人社区,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移民故事,接下来敬请留意后续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rackback
4 月 前

WordPress Hosting

[…]usually posts some quite fascinating stuff like this. If you’re new to this site[…]

trackback
4 月 前

mango juul pod

Wholesale and retail mango juul pods for sale with express and discreet delivery worldwide. buy mango juul pods for sale from Delta8pods with with great discounts on bulk or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