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韩国面临的中国风险:本国中心供应链、矿产资源武器化

滚动 国际

这份题为《韩美日对中国进口依赖度的现状及课题》的报告显示,韩国对中国的依赖度在2017年美中发生贸易纷争后反而逐步上升。韩国在零部件及原材料、中间材料领域的对中国依赖度分别达到29.3%、27.3%,高于美日。

韩国与中国国旗在北京郊区的现代汽车制造厂外飘扬。(2019年1月25日)

这份题为《韩美日对中国进口依赖度的现状及课题》的报告显示,韩国对中国的依赖度在2017年美中发生贸易纷争后反而逐步上升。韩国在零部件及原材料、中间材料领域的对中国依赖度分别达到29.3%、27.3%,高于美日。具体到美国供应链重组计划的四类核心产品上,韩国的对中国依赖度同样最高:半导体为39.5%,是日本的2倍多、美国的6倍多;电动汽车电池为93.3%,亦达到日本的1.5倍、美国的2倍多;医疗品及医药原料(抗生物质)为52.7%、稀土为52.4%,也均远远高于美日。

根据报告,韩国进口高度依赖中国的原因主要有两点,首先是经济分工。中日韩围绕中间材料贸易已形成了一个经济圈,韩企中国工厂生产成品后再出口到韩国的情况很多;其次是韩国本身稀土等关键矿产不足导致对中国的依赖。

这将为韩国招致两个层面上的风险,其一是中国强调独立自主,正推动以本国为中心重组供应链,现有的分工秩序将被打破。

韩国国立釜庆大学中国学系教授徐畅培

韩国国立釜庆大学中国学系教授徐畅培电话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存在很多内部的风险因素,因此不断地强调国产化。美国在构建新供应链的同时,对中国采取包围、牵制策略,实际上也给了中国提高国产化率的名分。包括香港在内,中国占据韩国出口的32%,其中中间材料出口占比很高,所以这种中国的趋势会对韩国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更严重的一点是,原材料和矿产资源有可能被利用为贸易武器。在这方面已经出现一些迹象:去年底中国稀土集团成立;中国政府发布了首份出口管制白皮书,并正在加快制定出口管制清单。

韩国庆南大学远东问题研究所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相万在与美国之音的通话中指出,中国的这种做法不仅限于矿产资源,在技术上也将会如此。“中国与韩国保持着经济合作关系,但其目的在于获取技术。如果中国在获取技术后用于可共享的公共物品,韩国会很欢迎。但若技术被中国用作自身的武器、不向其他国家供给,那么韩国会陷入很困难的境地。我认为中国走向‘技术独裁主义’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专家:极端情况下韩或加入美国主导供应链

面对这些风险,降低对中国的依赖度将成为韩国的必然选项。专家指出,在极端情况下韩国甚至会选择偏向美国一边。

徐畅培认为,“在供应链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是,可以不撤离位于中国的生产据点,但需要将之改为只针对中国市场的生产点”,“出口方面有必要降低对中国的依赖度。对中国的依赖度过高,就会不得不跟随中国经济而波动。”

韩国世宗研究所外交战略研究室室长崔允瀞

韩国世宗研究所外交战略研究室室长崔允瀞则在通话中告诉美国之音,“只选择特定一方、缩小合作范围对韩国来说并不利,多边主义规则下的贸易环境最符合韩国国家利益。不过如果美中两派的区块化变得十分严重,那么从韩国的经济结构、主要产业特点来看,加入美国主导的IPEF的可能性很大。”

需要看到的是,受地缘政治风险影响的并非只有韩国,随着各国纷纷采取行动以规避风险,未来全球供应链极有可能趋向碎片化、区块化。

徐畅培指出,“为了消除美中贸易战和美国对中国产品的部分规定所带来的风险,构建以东盟地区为中心、安全的价值链变得相当重要。摩根大通去年面向跨国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对在东盟地区建立新供应链的认同度很高。这可以解释为,跨国企业有着脱离中国和美国的意愿”,“根据领域和需求的不同,在某些情况下各国会继续利用全球供应链;而在某些领域会提高本国国产化率,以规避美国和中国带来的风险”。

崔允瀞认为,若只按照经济逻辑,供应链是不可能碎片化的;但是由于政治因素、即传统和非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安全与贸易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今后全球供应链会极为碎片化。虽然这个碎片化的供应链的中心仍将是美国,但印度、欧盟、日本等其他支持多边主义的国家也在构建各自的经济多边合作机制,例如供应链弹性计划(SCRI)、印太商业论坛、CPTPP等,这种趋势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韩国密集展开供应链外交

“供应链”成为近期韩国外交活动的关键词。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本月25日至下月2日派遣官员访问美国,并于当地时间27日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会晤,探讨在供应链、印太经济框架(IPEF)等领域的合作;同时,该部门又与中国召开自贸协定会议,讨论原材料和矿物的供应问题。在此之前,韩国先后重启与印度、海合会被搁置多年的贸易谈判,推动供应链多元化。

据韩联社28日报道,美国提出的IPEF是会议的议题之一。美韩双方一致同意,作为世界经济的核心轴,印太地区的角色十分重要,必须加强在数字化、绿色经济和供应链恢复等方面的区域合作。美方强调,IPEF是能够提高区域国家竞争力、带来经济机会的未来型可持续构想;韩方表示愿意在IPEF具体化的过程中与美国继续保持磋商。

《京乡新闻》、《朝鲜日报》等多家韩媒指出,包括去年11月访韩的戴琪在内,美国高级官员多次邀请韩国加入IPEF。报道还援引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2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说,预计韩国将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成为第一批受邀加入IPEF的国家;不过若IPEF的政治色彩太浓重,会引起印太地区国家对中国报复的担忧,因此美国需要与区域伙伴展开协商。

在加强与美国合作的同时,韩国也力求获得中国在重要资源稳定供应上的承诺。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与中国商务部26日举行第四次韩中自贸协定共同委员会视频会议,双方重点讨论了应对全球供应链不稳定的方案,并商定在根据世贸组织规定限制能源和矿产资源出口时,提前通知对方国家。去年11月,受中国尿素出口管制措施的影响,韩国发生车用尿素短缺的风波,险些导致物流大面积中断。

韩国还致力于加深与美中以外其他国家的合作,推动供应链多元化。本月19日,韩国与海合会决定重启中断12年的自贸协定谈判,以增进商品和服务贸易、构建稳定的供应链。12日,韩国与印度宣布于下月重启中断2年半的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改善谈判;双方认为,这将有助于加强两国工业供应链的恢复力。去年底韩国与澳大利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两国联合发布的声明指出,“将加强合作,保障关键矿产及有关产品的供应链恢复力”。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