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2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日驻美大使:中国与冷战中的苏联不同 欢迎台湾的CPTPP申请

滚动 国际

日本驻美国大使富田浩司和美国驻日临时代办谷立信1月18日参见了由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题为“2022年的日本“的线上研讨会活动。

日本驻美国大使富田浩司资料图片

担任当天研讨会活动主持人的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索利斯(Mireya Solís)谈到,“让我转移话题,谈谈中国,因为其在我们的脑海中占据了相当多的位置,我确实认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决定性特征是中国的崛起和其日益自信,有时甚至是具有侵略性的行为。所以我想请你们每个人都详细说明一下,你们认为中国的挑战的本质是什么?中国对印太秩序所构成的挑战的实质是什么?哪些是合作的机会,哪些是竞争的领域,日本和美国在何种程度上协调应对?但我也希望你们能非常坦率地谈谈美国和日本如何处理各自对华政策中的一些潜在差异,例如在经济脱钩或抵制奥运会等方面。”

谷立言率先回答说:“我只想在发言前说,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两个国家在帮助中国经济增长和融入国际体系方面做得更多,我认为令我们都感到失望感的是,中国利用其在经济和军事力量方面的地位,以及其在国际体系中的作用,破坏了在过去40年中对其帮助很大的该秩序。”

谷立言称:“就我们对中国的挑战的评估而言,我认为美国和日本在经济领域显然是非常一致的,中国通过网络进行的知识产权盗窃,其通过非市场手段支配关键领域的一些努力,以及违反其对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使用经济胁迫,所有这些事情显然让我们非常担忧,也让我们的工人和我们的中产阶级感到担忧。在国际领域,中国不透明的投资和贷款做法也对世界不同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了威胁。”

谷立言称:“在安全方面,我们已经谈到了我们所面临的一些挑战,但显然,南中国海的军事化以及围绕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的一些挑衅行为显然不仅令美国和日本深感担忧,而且也令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深感担忧;当然,在人权方面,我的意思是,我们都是自由民主国家,我们看到了在新疆、香港或西藏的镇压行为,以及出口一些专制科技技术的努力。在我们试图团结民主国家和促进基于法律的透明制度的过程中,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

谷立言称,“所以我认为我们的评估是非常相似的,我认为我们在试图应对这些趋势和与中国进行富有成效的接触方面进行了非常密切的协调;我想说,例如在富有成效的接触方面,显然气候问题是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关注的问题,我们和日本都认为气候问题是一个生存性的挑战,我们不认为有任何解决方案可以让世界在2050年达到碳净零排放,而不包括中国这个最大的排放国的积极作用,所以我认为我们致力于与中国进行外交合作,也让他们参与国际努力。”

谷立言称,“就差异而言,我不认为我们在(与中国的)经济接触方面有任何差异,我不认为美国或日本寻求与中国脱钩。我想说,日本在经济安全方面的努力和我们自己的努力,以及像供应链复原力这样的领域都是为了确保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关系是公平和透明的”。他补充说,“我们谈论的是我们想要一个小的围栏,但是一个非常高的围栏,以保护我们的核心竞争技术和经济实力领域,同时允许在那些非敏感领域(与中国)进行正常的贸易和投资,因为我们从根本上认为与中国的经济交往对双方和我们的经济都是有益的。”

谷立言表示,“ 我想说的是,也许有一点细微差别的领域是在人权问题上使用制裁,但即使在那里,你也会看到日本对采用你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看到的那种立法进行了非常激烈的辩论,以便给予我们一些工具,试图利用经济杠杆来改善劳工权利或其他形式的人权保护。”

富田浩司随后表示:“谷立言说的和我想说的有重叠,日本多年来一直在倡导中国的自由和开放,这是一个基于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秩序的区域和平与稳定的愿景,我们非常希望中国能成为这个愿景的一部分。但不幸的是,中国的某些方面似乎与这一愿景背道而驰,这就是我们与该国的基本问题。”他补充说,“我说的这些方面几乎都由谷立言概述到了,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侵略性行为,当然还有经济措施的例子,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人权状况等等。”

富田浩司称,“因此,这些都是日本和美国非常严重关切的来源,但尽管如此,你知道中国与冷战时期的苏联不同,中国毕竟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深深地融入了全球经济。正如谷立言提到的,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方面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责任。”富田浩司指出:“布林肯把我们与中国的接触分为三类:对抗性、竞争性和合作性,所以我们需要在所有这些方面开展工作。在日本的合作方面,自从菅义伟和拜登政府开始以来,我认为我们一直广泛地在三个方面开展工作。”

富田浩司说:“第一个当然是在我们的联盟范围内提升我们的反应和威慑能力;第二个领域是在我们各自的努力中找到协同作用,以提升我们自身的复原力和竞争力,这当然将包括对科学和技术的更多投资,保护敏感的供应链,等等;以及我们一直在关注的第三个领域是创建共享价值观和原则的国家共同体。因此,四方安全对话(Quad)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富田浩司称:“我们在所有这些方面都有合作。我们的政策非常一致,我看不出有什么分歧;当然也没有什么分歧是不能通过密切的对话和沟通来解决的。当然日本和美国的地理位置不同,我们的地缘政治地位不同,经济愿景不同等等,但这些分歧不一定会导致政策的不同。”他说,“我认为这些差异有时会让我们以一种互补的方式工作,比如说在与该地区的国家接触中, 我认为我们可以进行某种分工。所以如果有任何差异,我认为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这些差异。”

就索利斯提问“什么是维护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最佳方式?鉴于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和压力,更广泛地说,台湾的突发事件将如何考验美国和日本的联盟?”,富田浩司表示,“ 正如谷立言所强调的,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是至关重要的,不仅对日本的安全,而且对整个国际社会的稳定也是如此,因此,从去年菅义伟首相访问华盛顿开始,我们一直在各种声明中重复这一信息。”

富田浩司称:“尽管如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一直是在一定的外交原则范围内维持的,正如谷立言所说,我认为这些原则框架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对我们很有帮助。”他补充说,“尽管它们不是刻在石头上的,但我个人认为没有任何直接的理由来改变这套原则;在我看来,一个更相关的问题是,我们当然可以在我们的公共信息中采取强硬态度,在这些信息中采取强硬态度是一回事,但做好准备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富田浩司称:“我认为重要的是审查我们是否准备好应对任何可能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挑战。所以这正成为日本和美国之间对话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我们正在努力深化这一对话。”就台湾希望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意愿,富田浩司表示:“台湾是一个分享风险、价值和原则的伙伴,台湾在区域经济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台湾已经表明其一直在非常认真地做功课,试图加入这个申请;所以我们欢迎台湾的申请,我们期待着与其他伙伴合作,处理这个申请。”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