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争国际话语权 欲与CNN、BBC抗衡

滚动 体育娱乐

国际记者联盟(IFJ)12日将发表新一份评估中国如何在全球拓展自身媒体的影响力的报告。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称,“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

国际记者联盟(IFJ)12日将发表新一份评估中国如何在全球拓展自身媒体的影响力的报告。《纽约时报》引述报告指,中国将运用资金在全球建立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与英国广播公司BBC相抗衡的“替代选择”,并将中国资金、权力和视角输入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的媒体中。

根据《纽约时报》一篇题为《当冠状病毒来袭时,中国准备讲述自己的故事》的调查报导,国际记者联盟的报告是由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前驻北京分社社长林慕莲(Louisa Lim)撰写,针对54个国家地区的记者进行了采访。

在武汉爆发疫情之初,中国几乎成为众矢之的。林慕莲的报告发现,中国在大流行中进行的激烈外交,伴随着新一轮的媒体宣传,首先是向世界各国提供了防护装备,然后又提供了疫苗。同时,在大流行的起源这样说法各异的事情上,竭力确保中国的最佳形象。林慕莲发现:“北京正在通过对各个国家产生影响来逐步改变全球媒体格局。”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前驻北京分社社长林慕莲(Louisa Lim)。(RFA资料照)

“中国想抢话语权,现在不做,三年、五年后呢?”台湾铭传大学广播电视学系主任杜圣聪对本台表示。

杜圣聪提出,中国早在“孔子学院”之前,就把官媒新华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变成大外宣系统,与国际在线(,www.cri.cn,是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用44种语言,还有广客闽潮4种方言,对全球进行宣传)分进合击。

杜圣聪:“之前会做得卡卡的,我觉得孔子学院做得太粗鲁,注射性的新闻、操作让人家很头痛,现在做宣传不能用古代的 ‘注射论’ ,所有东西都是 ‘我怎么说,怎么算’。现在的文本强调多元、互动,中国大陆在这方面还有很长路要走。”

林慕莲的报告中提及,意大利记者表示,他们迫于压力报道了习近平主席的圣诞节演讲,并收到了来自中国方面的意大利语译文。此外,中国政府的宣传报纸《中国日报》不但以英文发行,还有了塞尔维亚语版本。一位菲律宾记者估计,菲律宾新闻专线中超过一半的报道来自中国国家新闻机构新华社;塞尔维亚的一个亲政府的小报出资做了一块有中国领导人形象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感谢您,习大哥”。

2020年4月1日,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一名戴着防护口罩的男子经过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感谢您,习大哥”。(路透社)

报告引用意大利Mediaset公司旗下电视台的知名主播卢卡·里戈尼(Luca Rigoni)表示,他的新闻机构在中国没有自己的通讯员,但与中国官媒签署合同,不过,在他报道了病毒从中国实验室泄露的说法后,与中国的合作戛然终止。

中国在东南亚不实宣传 人民在缅甸政变后觉醒

在澳洲的中国山东大学金融系毕业的学者司令告诉本台,中国官媒靠着国家力量进行海外渗透的模式,不可能长远地持续下去,因为这模式背后是靠着国家极权主义的思想,而且是靠着浪费大量纳税人的钱财,撰写大量不实的报导,或者引用非常不客观、偏颇的专家观点进行宣传。

司令:“泰国、老挝相继落地他们调频的广播服务,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东南亚国家民众的觉醒,缅甸的民主化运动、缅甸的这场政变之后,民选的领导人被赶下台,当地的民众已经开始痛恨中国官媒在当地无耻的宣传跟辩护。”

司令提到缅甸当地民众认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缅甸语广播,完全是中国政府势力的渗透,或者干脆是中国政府在当地的代言人。他们痛恨中国官媒在当地虚假的宣传。

根据香港媒体端传媒一篇《“失语就要挨骂”:“战狼外交”能讲好中国故事吗?》中提及,2016年,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讲话,提出“落后就要捱打,贫穷就要捱饿,失语就要捱骂”的论断,并表示前两个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但“捱骂”问题还没有解决。他说:“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

2016年,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讲话,提出“落后就要捱打,贫穷就要捱饿,失语就要捱骂”的论断。图为,2018年11月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率团在瑞士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

大外宣不再是“未来式”

杜圣聪提醒,别再用传统电视操作的思维,看待中国的国际宣传模式。“你要注意中国大陆已经透过短视频,建立起非常不错的以手机为主的数位平台。持续不断生产很多内容,量变有时候会造成质变,我觉得时间站在中国那边。”

杜圣聪举例,以美国为主的脸书(Facebook)花了10年才创下10亿以上的用户;可是中国的抖音(TikTok)却只花了3年多的时间而已。

长期研究社交媒体大数据的杜圣聪指出,以台湾而言,传统电视,以及新闻管道在所有资讯仅占15%不到,现在年轻世代已经抛弃传统电视,而是在看Instagram、Facebook、YouTube、Podcast、抖音。

杜圣聪:“他有他的通路,而且可以建构国际传播、宣传的通路。我们现在还把中国大陆所谓的‘宣传’,看成至少是七八年前这种大外宣,其实错了。他不是‘未来进行式’,他已经是‘现在完成式’。”

杜圣聪说,深究平台背后意识形态的框架,或是背后老板的目标走向,以及看不见的政经结构跟脉络,可能比直接说什么内容来得更重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