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撒钱推大外宣 企图重塑全球媒体生态

推荐 国际

全球最大规模记者组织、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国际记者联盟”将发表新一份中国评估报告,讲述中国如何在全球拓展其媒体影响力。《纽约时报》就此刊出一篇题为“当冠状病毒来袭时,中国准备讲述自己的故事”的调查报导,直指中国一直利用资金和权力逐步改变全球媒体格局,试图打造一套能够取代国外主流媒体的方案。

全球最大规模记者组织、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国际记者联盟”将发表新一份中国评估报告,讲述中国如何在全球拓展其媒体影响力。《纽约时报》就此刊出一篇题为“当冠状病毒来袭时,中国准备讲述自己的故事”的调查报导,直指中国一直利用资金和权力逐步改变全球媒体格局,试图打造一套能够取代国外主流媒体的方案。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力量逐渐强大,中国政府对外扩张的野心肆无忌惮地扩大,外界已开始察觉中国政府的“大外宣”计划,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去年初就曾提出一份以《北京的全球扩音器》为题的报告,列举中国自 2017 年以来,透过外交官、官媒、红色资本、渗透等等策略,欲强力重塑国际媒体对中国的叙事方式,藉此美化中国的形象。报告亦点明中国利用媒体宣传来影响海外对中国的评价、看法。

所谓的“大外宣”,是中国对外宣传大布局的简称,指中国政府从 2009 年开始,投入 450 亿人民币展开的全球宣传计划,以扩大中央媒体的海外业务为主,包括建立新媒体、增设办事处、吸纳外语人才等,藉此与西方媒体“争夺话语权”。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3 年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曾指出,宣传工作的方针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只要有读者、有观众的地方,都是我们的宣传必须触及到的角落”,是中共当局在2016年再次对外明确的大外宣目标。

对于中国“大外宣”针对的受众,“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分析师 Sarah Cook 指,主要是海外华人和非华裔,其目标分为三项:一是增进国际对中国和中共专制政权的正面评价;二是吸引鼓励外国在华投资、开放中资投资,以及让中国参与国际战略布局;三是边缘化、妖魔化、或是完全压制反对中共的声音、对中国的批评和中国高官的负面消息。此外,中国当局也针对海外华人,利用媒体极力煽动民族主义情绪,鼓吹台湾与中国“统一”。

砸重金送疫苗  只要宣传好形象

《纽时》质疑中国政府正撒钱创造一个“传媒武器”,以对抗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等西方的主流传媒;中国曾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透过媒体宣传,包括向各国提供个人防护装备及新冠疫苗,藉此确保中方最佳形象,利用全球媒体在其他国家媒体中传播对中国的正面报道,甚至散播虚假信息。

突尼西亚的中国大使馆向当地记者组织派发口罩、消毒搓手液以及电视录像器材,但要求播放支持中国的内容。有意大利记者说,自己遭外界施压要求播放中国国家主席在圣诞节时期发表的演说,并翻译为意大利文。

《纽时》亦揭露,其实早在疫情开始前,中国就已经开始影响全球各地媒体,例如菲律宾有通讯社逾半稿件转载自新华社,小至几内亚比绍共和国等西非小国,也有记者与中方机构签署媒体范畴合作协议。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的《中国日报》也在多国发行,甚至推出塞尔维亚语版本。

虽然英国等部份国家提高警觉,加强监管境内中国官媒,然而中国正稳定地以逐个国家击败的方式,逐步重塑全球传媒生态。IFJ秘书长Anthony Bellanger表示,中国是信息战中一支日益壮大的力量,同时提醒提防美国、俄罗斯及其他政府作出类似行为也很重要。

以“一带一路”影响合作伙伴国家

在许多国家的媒体遭受新冠病毒疫情重创、收入及收益锐减之际,中国借机利用这一“软资金”施加影响。

北京当局的“一带一路”计划除了在经济层面进行投资建设之外,也积极在合作伙伴国家开展“大外宣”,扩张中国的媒体影响力。2018 年 6 月,国有的“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召集“一带一路”记者论坛,吸引了来自 47 个国家的 100 名媒体机构代表人参与,不到一年后中国即成立“一带一路”新闻合作联盟(BRNN),总部位于北京,由中国官媒《人民日报》主持。虽然其领导里除了中国成员外,也有其他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中东成员,其网站以六种语言发布新闻,但其内容全数来自《人民日报》。毫无意外,BRNN 的网站侧重正面宣传“一带一路”,略过所有中国的负面新闻。

收购海外媒体  利用海外记者

去年6月,国际记者联盟曾发布一份《中国故事:重塑世界媒体》的全球调查报告,揭示中国近10年来通过各种方式加强对国际媒体及记者的影响力,借此增加中国的话语权,讲述“中国的故事”。

该报告通过对亚太、非洲、欧洲、拉丁美洲、北美及中东6个区域的58个记者组织的调查发现,中国过去10年加强在全球媒体的存在及影响力的攻势不断升级。几乎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在他们所在国家的媒体中有明显的影响,三分之一的新闻机构也曾被中方单位询问是否要合作。

报告指出,这是北京试图将自己植入全球新闻生态系统、建立国际话语权努力的一部分,而中国采取了一个复杂且系统的战略,以进行“讲好中国的故事”的宣传。报告说,中国正通过收购外国媒体、大型电信企业来控制各国民众获取新闻和资讯的途径,而这些行为都有逐年增长的趋势。

调查发现,中国长期通过各种方式提供好处,包括赞助旅行、内容共享协议以及与中方机构合作等来影响一些国家的媒体和记者,推动中国的跨国政策、增加中国的影响力。

中国政府也越来越依赖国外记者来提升自己在该国的形象,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媒体工作者,当然尤其是参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国家的记者访问中国。报告举例,自从菲律宾的总统通讯办公室与中国官媒签署合作备忘录后,多位菲律宾记者开始在中国受训。有一名菲律宾记者透露,他观察到其他记者撰写报道时,往往会融入新华社或其他中国官媒的观点。

此外,中国也想方设法让外媒刊登中国观点的文章,变相成为中国喉舌。例如让中国外交官和高级官员向外国机构提供意见和说法,中国驻阿根廷大使就多次投书当地媒体、接受采访、亲自访问媒体机构等等。

在香港强制修改传媒定义

去年9月,香港特区政府通过警察部门修改法例,即官方将不再承认记协及摄记协记者证持有人是传媒代表,只承认已登记政府新闻处新闻发布系统的机构、或国际认可及知名的非本地新闻通讯社、报章等,变相收紧新闻自由以及限制采访权,在国际上引起关注,国际记者联盟和香港外国记者会分别发表声明批评港府此举,并要求撤回修例。

国际记者联盟当时发声明表示,警方修改警察通例的传媒定义,反映当局在把持香港传媒工作者,以试图控制传媒的重要报道,并强烈反对任何限制记者,及收窄记者定义的举动,并认为警方没谘询业界下修改定义是毫无基础。声明指出,港府此举代表着对香港独立媒体的另一次打压。在此之前,香港已历经超过一年言论自由以及政治权利遭到警暴镇压,及年中开始生效的国家安全法。

香港的外国记者会在声明指出,新规定之下警方有权自行权定由谁人采访自己,这将会损害本港新闻自由。对于警方会承认国际认可及知名的非本地传媒,香港的外国记者会质疑警方会如何界定“国际认可及知名”。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