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驳“东升西降”说 美国杂志“纸龙”论触怒中国官媒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中国是一条科技和军事实力外强中干的“纸龙”,还是促进全球经济发展、造福万千的“和平之龙”?在中国鼓吹“东升西降”、西方纠结如何应对中国崛起之际,美国《大西洋》杂志一篇将中国形容为“纸龙”的文章触动了中国舆论的神经,

武汉一个公园里展示的龙灯。(2021年2月12日)

中国是一条在科技和军事实力上外强中干的“纸龙”,还是促进全球经济发展、造福万千的“和平之龙”?在中国鼓吹“东升西降”、西方纠结如何应对中国崛起之际,美国《大西洋》杂志一篇将中国形容为“纸龙”的文章触动了中国舆论的神经,

是美国精英圈“精神分裂”、还是中国官媒放错重点?

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星期(5月1日)在网站刊登了资深媒体人大卫·弗拉姆(David Frum)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一条纸龙”(China Is a Paper Dragon)。文章一出,中国媒体纷纷表示不满。

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星期(5月1日)在网站刊登了资深媒体人大卫·弗拉姆(David Frum)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一条纸龙”(China Is a Paper Dragon)。文章一出,中国媒体纷纷表示不满。

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星期(5月1日)在网站刊登了资深媒体人大卫·弗拉姆(David Frum)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一条纸龙”(China Is a Paper Dragon)。文章一出,中国媒体纷纷表示不满。

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星期(5月1日)在网站刊登了资深媒体人大卫·弗拉姆(David Frum)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一条纸龙”(China Is a Paper Dragon)。文章一出,中国媒体纷纷表示不满。

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星期(5月1日)在网站刊登了资深媒体人大卫·弗拉姆(David Frum)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一条纸龙”(China Is a Paper Dragon)。文章一出,中国媒体纷纷表示不满。

政治评论家弗拉姆曾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演讲撰稿人,是“邪恶轴心”这一用语的首创者。《大西洋》月刊这篇文章说,中国经济、军事和科技实力被“严重夸大”。

在中国官方媒体看来,弗拉姆“以所谓的‘纸龙’做噱头,贬低中国形象”(中新网5月9日)。

中新网评的这篇署名文章说,在涉华议题上,西方媒体在“威胁”论和“纸龙”论间来回摇摆,仿佛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不过,稍加梳理,不难发现,中国媒体的反应,似乎误解、或是刻意回避了弗拉姆此次撰文所表达的用意。

弗拉姆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强调,夸大中国各方面实力的倾向,不仅在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中存在,在美国政治圈也被一些政客利用。他说,这种认知下产生的政策不一定符合美国的利益。

大卫·弗拉姆(左)(美国之音资料照片)

弗拉姆对美国之音说:“我一直担心拜登政府趋于保护主义政策的倾向,拜登政府拿中国的挑战来证明这样的政策,但这些保护主义政策损害了美国。”

弗拉姆对美国之音说:“我一直担心拜登政府趋于保护主义政策的倾向,拜登政府拿中国的挑战来证明这样的政策,但这些保护主义政策损害了美国。”

“在‘中国威胁’这个问题上,我要明确说明的是,中国政府(the Chinese state)不是一个好的行为者,它的意图不良。但是,对于中国政府中的统治者如何将其不良意图化为行动的能力,我们有可能高估了它。” 弗拉姆说:“而在我们美国的政治辩论中,一些政客夸大了中国的力量,促使美国做一些对美国不利的事,比如脱离国际贸易,对政府采购采取保护主义态度,以及在国防上花费过多。”

“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中国在国内压制自己的人民、压制自己的少数民族,威胁邻国,特别是台湾。”弗拉姆说:“但美国人必须明白,中国政府往往有不好的意图,但美国人不能夸大中国政府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他们不能以夸大中国实力作为糟糕的国内政策的理由。”

弗拉姆所说的“保护主义”政策之一包括拜登总统一月上任伊始签署的“买美国货”行政命令。这项行政令对美国政府采购行为作出更严格的规定,增加对美国制产品的采购,寄望提升国内制造业。

不过,弗拉姆也说,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以为中国的实力不可一世,也是一种误区。

“中国没有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所说的那么强大。”弗拉姆说:“大国往往会误读对方的意图而陷入冲突。所以我们都需要时刻保持冷静。这意味着领导人说话的方式要有克制,这意味着要避免像中国飞机飞越台湾这样的挑衅活动。”

贝克利:中国整体实力仍逊美国

《环球时报》英文版5月5日发表署名文章回应,称美国的精英群体缺乏对中国的客观认识,称中国军队的本质是防御,在灾难和危机前冲在第一线。

文章说,当《大西洋》杂志文章作者声称中国是纸龙时,“弗拉姆和他代表的一些美国精英误解了中国的发展意图——中国从不想追求霸权或威胁美国。然而,华盛顿失去了信心。尤其是现在,当美国走上相对衰落的道路时,它拒绝承认现实。”

中国媒体炮轰对象除了大卫·弗拉姆以外,还将矛头指向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弗拉姆“纸龙”文章的论据,主要来自于贝克利2018年出版的一本书:《无可匹敌:为什么美国仍将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Unrivaled: Why America Will Remain the World’s Sole Superpower)。

中国媒体炮轰对象除了大卫·弗拉姆以外,还将矛头指向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弗拉姆“纸龙”文章的论据,主要来自于贝克利2018年出版的一本书:《无可匹敌:为什么美国仍将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Unrivaled: Why America Will Remain the World’s Sole Superpower)。

中国媒体炮轰对象除了大卫·弗拉姆以外,还将矛头指向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弗拉姆“纸龙”文章的论据,主要来自于贝克利2018年出版的一本书:《无可匹敌:为什么美国仍将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Unrivaled: Why America Will Remain the World’s Sole Superpower)。

中新网评说,中国威胁论和“纸龙”论同时存在,说明美国已经没有了遏制中国实力提升的底气,需要媒体给美国政府找“心理安慰”。

《无可匹敌》一书作者贝克利对美国之音说,他仍然相信他在三年前出版的这本书的结论。他说,虽然中国的GDP有超越美国之势,但毕竟人口基数大,国家在各项“任务”上“烧钱”太多。

贝克利说:“就财富和军事力量的总体平衡而言,我认为,当时大致的结论仍然站得住脚的。只是在某些领域,我认为一些地区的力量平衡更多地向对中国有利的方向转移,但总体的力量平衡仍然非常有利于美国。”

资料照:从青岛港出发的中国海军“西宁号”导弹驱逐舰。(2019年8月29日)

在军事上,贝克利说,中国需要“分心”的地方太多,如果美中发生直接对抗,中国未必能集中足够的军事资源应对美国军力。

他说:“单从军事方面说,中国其实处于一个非常险恶的地区,周围有19、20多个国家。所以它不能把全部的军队都投入到美国的战争中去。它必须应对印度,必须密切关注越南,必须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巡逻,还有台湾海峡的可能情况,还必须为朝鲜可能出现的意外事件做好准备,比如政权崩溃要如何应对。它必须密切关注俄罗斯,尽管俄罗斯是盟国,但他们仍必须互相提防。所以中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美国非常幸运,因为它的领土非常安全,(邻国)只有墨西哥和加拿大,还有两个大洋,所以我们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海外的军事资源上。”

除了“外患”,中国还有“内忧”。贝克利的核心论点之一是:专制不是省钱的制度。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有点力不从心,仅仅是国防任务的经费、甚至仅仅是国内安保方面,中国必须在人民武警上花费巨资,甚至让中国人民解放军做好执行国内安全任务的准备,正如你在2008年西藏和2009年新疆看到的那样。”

中国河南洛阳市的一个5G装置上的中国移动与华为公司的标识(路透社2019年2月27日)

在科技方面,中国近年来希望通过抓住新兴产业带来的机遇、在5G通讯、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方面取得压倒西方国家的优势。贝克利认为,美国和盟友仍然掌握广义上的科技实力和优势。

他说:“如果你看看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基础层面的广泛统计数据,比如AI公司的数量,顶级专家的人数,或者仅仅是市场份额,那么多驱动人工智能的软件和硬件都是谁制造的,你就会发现驱动人工智能的是美国,美国有相当可观的领先优势。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扩大范围,看看与美国结盟的国家,日本和荷兰是美国以外唯一能够生产高端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国家,这确实让中国处境艰难,因为美国可以向盟国施压,不让中国获得这项技术。再者,台湾的台积电,美国对其同样也有影响力。”

“所以我认为,即使在这些所谓的变革型产业的大部分方面,美国和盟友的领先地位仍然保持得相当不错。”贝克利说。

贝克利坦言,他上一本书出版以来,中国军事和科技实力在一些方面的确得以加强:“第一,中国确实加强了海军建设,特别是针对台湾的军备力量。而就在过去的四、五个月里,中国在台海持续了自1995—1996年台海危机以来最具挑衅性的武力展示。”

他还说:“中国在制定技术标准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中国推动了数字丝绸之路的发展,在运行5G网络方面铺设了大量的光缆和硬件,而5G网络显然正在起飞。从美国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我当年不那么关心的问题。”

从“纸老虎”到“纸龙”

从目前美国政府的论调来看,“纸龙”并不是美国领导人对中国挑战的主流看法。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周末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中国对内加强高压统治、对外愈加咄咄逼人,正对这一秩序形成挑战。

他说,美国对华政策目的并不是阻遏或打压中国的发展,而是为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纸龙”显然是对“纸老虎”一词的模仿和替换。毛泽东1946年用“纸老虎”形容国民政府的“反动势力”,又在1958年的中共八届六中全会上发表文章,用“纸老虎”形容“帝国主义”等势力。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说,《大西洋》月刊文章作者“在嘲笑中国只会‘山寨’的时候,竟然好意思山寨中国人独创的标签哄美国公众”。

不过,这不是西方媒体第一次用“纸龙”一词形容中国。

《纽约时报》在1964年10月18日发表题为“共产中国是一条纸龙”(Communist China Is a Paper Dragon)的文章,回应中国当年成功试验第一颗原子弹。文章称中国虽然拥有了核能力,但也只具备地区势力,不是一个世界强国。

《纽约时报》在1964年10月18日发表题为“共产中国是一条纸龙”(Communist China Is a Paper Dragon)的文章,回应中国当年成功试验第一颗原子弹。文章称中国虽然拥有了核能力,但也只具备地区势力,不是一个世界强国。

《纽约时报》在1964年10月18日发表题为“共产中国是一条纸龙”(Communist China Is a Paper Dragon)的文章,回应中国当年成功试验第一颗原子弹。文章称中国虽然拥有了核能力,但也只具备地区势力,不是一个世界强国。

2012年,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学者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题为“解放军是不是一条纸龙?”(Is the PLA a Paper Dragon?),称中国军队虽然有许多弱点,但美军在亚太地区减少军事存在将导致中国对邻国施加更多压力。

2012年,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学者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题为“解放军是不是一条纸龙?”(Is the PLA a Paper Dragon?),称中国军队虽然有许多弱点,但美军在亚太地区减少军事存在将导致中国对邻国施加更多压力。

2012年,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学者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题为“解放军是不是一条纸龙?”(Is the PLA a Paper Dragon?),称中国军队虽然有许多弱点,但美军在亚太地区减少军事存在将导致中国对邻国施加更多压力。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