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2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北京疫调意外发现“最辛苦的中国人”

滚动 中国大陆

北京朝阳区本周公布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的活动轨迹,意外揭示这名在北京打工寻子的男子的艰辛生活状况。由于该名确诊者18天内在不同地点打了20多份零工,被网民形容为“流调里最辛苦的中国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本周三(1月19日)新增5例本土新冠病例,官方公布的一名无症状感染者岳荣贵的流行病学调查(简称”流调”)却意外揭示出其艰辛的生活状况,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广泛讨论及同情,也令人们再次关注到中国大城市中流动人口所面临的困境。

北京朝阳区周三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5例本土新冠病例,四人为同一个单位的冷库装卸工人,另一人为同住密切接触者。其中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的44岁男子岳荣贵(化名)18天内的活动轨迹竟遍布东城、西城、朝阳、海淀、顺义等多个区域,从1月1日到1月18日间在28个不同地点打零工,时间多为深夜和凌晨。中国社媒用户因此形容他是”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岳荣贵本在山东威海担任船员,其父亲瘫痪,母亲因为胳膊摔断需要治疗,两人生活都无法自理,家中还有妻子与两个儿子,一人必须养活一家六口。2020年曾在北京做过帮厨的长子岳跃仝失踪,如今他在北京打零工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寻子。为了节省开支,他住在石各庄一个10平米左右的房间,每月租金为700元人民币。

岳荣贵对该报表示,他在北京主要是通过接零工的微信群联系装修包工老板,工作内容都是扛沙袋、扛水泥或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地点,一次能赚200到300元人民币,白天上午睡四五个小时,中午再出门找活。他也解释多数在晚上干活的原因是因为拉建筑材料、建筑垃圾要用大货车,而白天大货车不能进城否则会被扣分、罚钱。

“我也不觉得自己可怜。我只是好好干活,我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力气,靠自己的双手,挣点钱,挣了钱找孩子。就是为了生活,为了照顾这个家。”

岳荣贵的故事令中国网民不胜唏嘘:”看了老岳的轨迹,才知道什么叫艰难的活着”;”最可悲的就在这,他们为什么这么拼呢?不是不能歇,是不敢歇。”;”看一个地方的富裕程度,不是看有多少人灯红酒绿,而是看有多少人披星戴月。” 。微博网民”十年砍柴”表示:”一场流调将一位默默无闻的工友的人生轨迹呈现在国人的面前,我希望不要因热点过去,岳荣贵就被世人忘却。岳荣贵还有很多很多,他们的未来和下一代的命运,其实也是中国的命运”。

一些网民还注意到,岳荣贵的活动轨迹与另一名北京感染者流调所呈现的反差,后者在确诊前则曾去过滑雪度假村与珠宝店。路透社引述一名微博用户称:”我不知道’共同富裕’是不是空话,但政府有责任确保每名工人都能有尊严的生活。”

岳荣贵在北京打工的主要目的为寻子(资料图片)

警方调查称其子已死亡

据中国媒体报道,2019年,岳荣贵的长子岳跃仝在荣成市东山镇的一个汽车站候车厅失联,走失时年龄19岁,至今渺无音信。岳荣贵表示曾经到威海市公安局报案,但案子又被推回给荣成市公安局。岳荣贵表示曾希望警方通过监控或手机定位来寻找儿子,但被以儿子已是成年人为由而拒绝,警方在事情过了三个月后才立案。在岳荣贵的新闻被大量转载后,威海市公安局也作出回应称,岳跃仝已经死亡。

威海市公安局周五发布情况通报指出,在2020年岳荣贵妻子报案后,公安机关通过调取监控、轨迹追踪、走访调查、发布寻人启事等方式开展查找工作,经调查未查到其下落,将其列为失踪人口。2020年8月26日,荣成市公安接获报案,在水塘内发现高度腐败的男尸,采集岳荣贵夫妻血样进行DNA鉴定比对,认定为岳跃仝,但岳荣贵夫妻不接受DNA鉴定结果。2021年以来,两人先后到上级有关部门提出寻人诉求,公安机关多次对其进行解释安抚,但夫妻二人一直不接受此事实。

但据中国顶端新闻报道,岳荣贵表示在尸体8月份发现时他就专门到公安部门询问情况,”派出所说不是我的儿子,我又托熟人去问,他说不是”。

岳荣贵称:”DNA做了,纸质报告我从来没见过,要是我儿子我早就认了,何必到北京干活找孩子。”其妻子则告诉该报记者,她曾要求查看DNA鉴定结果,但遭到了警方拒绝,也曾要求自行对尸体进行DNA鉴定,亦遭拒绝。

(综合报道)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