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官方为何抨击联合国涉疆活动

滚动 不平则鸣

本周三,联合国将举行关于新疆问题的讨论会。中国官方高调阻止其它会员国参加,抨击这是西方“滥用联合国平台”。

联合国举办的一场讨论会。中国官方正高调阻止会员国参与联合国的涉疆会议。

本周三,联合国将举行关于新疆问题的讨论会。中国官方高调阻止其它会员国参加,抨击这是西方“滥用联合国平台”。国际社会及人权学者对北京干涉成员国的作法感到担忧。与此同时,一场中共大外宣在土耳其的“美化中国绘画大赛”中栽了跟头,并被土耳其网友转为替新疆少数民族人权议题发声的公民运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5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抨击本周将在联合国举行关于新疆议题的网路会议(美联社图片)

联合国新疆问题会议       中国阻会员国参加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5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抨击本周将在联合国举行关于新疆议题的网路会议。“美国纠集少数几个国家滥用联合国资源和平台抹黑攻击中国、服务自身政治私利,完全是对联合国的亵渎。”华春莹还说, “美国、英国、德国等几个西方国家根本代表不了联合国,更代表不了国际社会。”

路透社上周报道,由美国、德国、英国驻联合国大使、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和“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将共同在5月12日,于联合国举行新疆相关议题的会议。根据邀请函,会议的目的是要“讨论联合国体系、会员国与公民社会如何支持或提倡新疆突厥语族群的人权”,尤其是应对中国政府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以及强迫劳动生产的棉花与番茄製品等问题。

不过,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上周发出通知,要求各国代表团不要参加这次会议。华春莹在本周又继续抨击这些新疆人权问题全是西方的“谎言”;还称,所有指证历史的学术研究者及受害者都是“演员”。华春莹拿出的反驳证据是中国官方出版的十二本涉疆白皮书,以及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方举办的四十多场“介绍新疆的真实情况”的专题发布。

“北京多年来一直试图威吓各国政府,使他们保持沉默,但这种策略已经失效。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站出来,对中国针对维吾尔人和穆斯林的罪行表示惊讶和愤慨。”人权组织(Human Rights Watch)联合国主任路易斯·夏邦努(Louis Charbonneau)表示,“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及突厥裔穆斯林的对待,才是比亵渎更严重的罪行。”

德国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所长托斯滕·本纳(Thorsten Benner)则直言, “北京生气的反应更证明了德国、英国、美国及人权组织呼吁关注新疆压迫问题的做法是对的。”

今年三月刚被中国制裁的英国学者、纽卡斯尔大学维吾尔族专家乔·史密斯·芬利(Jo Smith Finley)则在推特上,对中国高调插手、阻止其他联合国会员国自由讨论事务的权利感到忧心。

大外宣欲美化中国       在土耳其遭网友反击

中国在新疆大规模压迫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的罪行,已被美国定义为“种族灭绝”。今年以来,美国、英国、欧盟、加拿大等国家也对中国相关官员祭出制裁措施。中国官方则加大力度反击这些指控,并在禁止国际独立学者专家进入新疆的情况下,单方面试图美化新疆的情况。但是,最近一场外宣活动在土耳其栽了跟头。

土耳其教育部、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以土耳其中学生为对象,主办“我想像的中国”绘画比赛,今年主题是“中土建交50周年2021”。这个本来应该是充满官方宣传色彩的美化中国活动,却很快在土耳其的推特圈中“变调”。

“当我看到土耳其教育部与中国使馆举办这个活动,我非常生气及心理不安。” 在土耳其的学生柯飒迪(Selahaddin Kaşgarlı)5月6日以#hayalimdekicin(我梦想中的中国)为主题,把自己五岁弟弟的画作放上推特。图画里是一个哭泣的小男孩,坐在角落看着被关押亲人的照片,铁窗外则高高挂起五星国旗。

在土耳其的学生柯飒迪(Selahaddin Kaşgarlı)5月6日以#hayalimdekicin(我梦想中的中国)为主题,把自己五岁弟弟的画作放上推特。图画里是一个哭泣的小男孩,坐在角落看着被关押亲人的照片,铁窗外则高高挂起五星国旗。(推特截图)

这张画作引起大量土耳其网友共鸣。土耳其推友很快地加入这场绘画大赛,创作内容包括新疆集中营铁幕下,坐在地上成群蓝衫男子、身穿绘有五星旗红袍的成人用手捂住扎着辫子的维吾尔女孩口鼻、染血蓝底星月旗血渍中绘有五星、家中大人全被关进集中营的男孩开斋节独坐家中哭泣等。

土耳其推友创作的另一幅画(推特截图)

土耳其前外长和总理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也加入转推,他转发一则讽刺中共的推文,其中写道:“亲爱的孩子们,把从我们祖先土地上拯救兄弟姐妹的梦画出来,然后送去参赛。大声说给那些不想听的人!”

 “我想像的中国——是残酷和种族灭绝”

现年二十七岁的柯飒迪(Selahaddin Kaşgarlı)对于土耳其人在网路上的大量反应不感到意外。柯飒迪在接受本台访问时提到,他在新疆喀什长大,他的父母在他仅四岁时被迫出外谋生,他直到8年前才有机会到土耳其跟家人团聚:“但我的亲戚们、我的五个叔叔都还在喀什,至今我们无法取得联系,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柯飒迪在喀什近二十年的成长岁月,他见证了中共政权对喀什带来的改变:“我们幸福的家庭被解散、人们被羞辱,被剥夺身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基本权利……,强行的同化政策及掠夺土地财富,还摧毁和破坏穆斯林历史悠久的宗教场所,侵犯信仰权……,那里的儿童每天都在哭泣。”

土耳其推友创作的另一幅画(推特截图)

大量像柯飒迪这样的维吾尔难民近几年逃至土耳其,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人权律师西席克(Cemil Çiçek)有第一线的观察,他对这些受害者的处境深感同情。

“在土耳其,公众想到中国时,最先想到的是人权侵犯;但我们的政府,尤其是(2016年)7月15日政变后的政府,逐年把目光从西方转向东方。土耳其的经济渴望中国的资金,而土耳其自身也在面对严重的人权侵犯问题。” 西席克告诉本台,他一直在处理人权相关案件,但在近两年前开始大量听到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真实故事。

“当我听着这些声音,我非常难过。他们对自己的亲人、小孩在新疆的消息一无所知,而没有人愿意为这些人发声。” 西席克说,在亲身聆听和接触这些受害者后,“我想像的中国——是残酷(cruelty)和种族灭绝(genocide)。”

“我们的职责是向全世界宣告这种残酷和种族灭绝。为那些被禁言的维吾尔人,我们必须成为他们的声音。” 西席克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家婕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