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2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各方都想干预哈萨克政局 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角色受关注

滚动 国际

哈萨克斯坦政局不久前发生动荡时,有媒体报道中国曾一度有意出兵。俄罗斯以“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 (简称“集安组织”)的名义出兵后,该组织所扮演的角色为此特别引人关注。但有分析认为,哈萨克社会在如何对待这次出兵行动上出现分裂。

俄罗斯军队撤出哈萨克斯坦,乘军机返回俄罗斯西部城市伊万诺沃。(2022年1月14日)

哈萨克斯坦政局不久前发生动荡时,有媒体报道中国曾一度有意出兵。俄罗斯以“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 (简称“集安组织”)的名义出兵后,该组织所扮演的角色为此特别引人关注。但有分析认为,哈萨克社会在如何对待这次出兵行动上出现分裂。

塔斯社19日报道说,中国不久前曾一度准备向哈萨克斯坦派遣军队,但因为缺乏法律基础而只好作罢。这家俄罗斯官媒引述在布鲁塞尔的一家网络媒体对萨克斯坦外长特列乌别尔季的采访报道说,从哈萨克政局动荡开始的第一天起,中国就与哈萨克斯坦在总统和外长级别上保持联系,中国准备提供任何帮助。特列乌别尔季说,由于没有法律依据,除了“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外,哈萨克斯坦无法接待其他的外国军队。以上报道显示了北京对这个主要中亚国家政局的重视程度。

俄主导“集安组织”首次出兵

从19日起,在哈萨克斯坦所实施的紧急状态和夜间宵禁都被取消。前首都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图的机场目前全部恢复正常。由俄罗斯空降兵司令谢尔久科夫所率领的最后一批俄军士兵当天搭乘4架运输机从首都和阿拉木图返回了莫斯科。

谢尔久科夫是这次独联体“集安组织”出兵哈萨克斯坦行动的指挥官。由该组织的其他成员,包括来自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少量军人组成的部队中的第一批已在一个多星期前撤离了哈萨克斯坦。

苏联解体之后组建,已有20多年历史的“集安组织”有时被一些媒体称为“小北约”。但过去除了举行联合演习外,由俄罗斯所主导的“集安组织”并没有进行任何出兵行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纳格尔诺-卡拉巴赫武装冲突,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所发生的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两个民族间的冲突,以及吉尔吉斯内部多次爆发的动荡,还有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之间的边境武装冲突等等,“集安组织”都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

这次出兵哈萨克斯坦是该组织成立以来所采取的第一次联合出兵行动。2020年夏季白俄罗斯爆发大规模民众示威,卢卡申科政权摇摇欲坠之际,“集安组织”同样没有采取行动。但当时普京却发出了口头警告和威胁。普京的这些警告对有欧洲大陆最后一个独裁者之称的卢卡申科避免倒台起到了作用。

许多分析人士说,俄罗斯这次以“集安组织”的名义出兵想发出的信号是,普京当局支持托卡耶夫和不想让哈萨克政局生乱。这一信号足以让哈萨克局势迅速恢复平静,也促使俄军和其他几个成员国军队能在抵达几天之后就开始撤军行动。

与“神圣同盟”和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相提并论

俄罗斯社交媒体上一些保守派和亲官方人士评论说,这“集安组织”未来可能会再次被用来镇压在前苏联地区国家爆发的所谓“颜色革命”,阻止西方力量涉足俄罗斯周边地区。

但也有评论把这次出兵行动与1968年苏联率领华沙条约组织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相比。甚至有人认为,普京又重新捡起了当年的“勃烈日涅夫理论”(勃烈日涅夫主义)。“勃烈日涅夫理论”主张干涉前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内政和限制这些国家的主权。

推崇“人性社会主义”的1968年布拉格之春当时冲击社会主义阵营。苏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后,苏联领导人勃烈日涅夫在当年波兰共产党第5届党代会上发表演讲时曾提到,如果不按照规矩建设社会主义就等于放弃社会主义,那会让敌对力量在某个社会主义国家复辟资本主义秩序,整个社会主义大家庭都会受到威胁。

与捷克斯洛伐克相邻的东德和波兰两国共产党领袖由于担心受到“布拉格之春”的波及,当时都极力主张华沙条约组织出兵镇压布拉格之春。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这次同样积极推动出兵哈萨克斯坦。卢卡申科几天前表示,其实是他与普京两人讨论了出兵的决定,两人曾电话交谈了一个小时。

“集安组织”的许多成员都存在严重侵犯人权问题。亚美尼亚是唯一一个被邀请参与去年12月美国召集的民主峰会的“集安组织”成员国家。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不但与西方对抗,更被严厉制裁。这也造成这个组织的其他成员都害怕与这两个国家过于走近而引火烧身。

另一方面,也有评论把“集安组织”的这次出兵行动与当年欧洲大陆封建君主组建“神圣同盟”相提并论。拿破仑称帝后,法国大革命思想在欧洲大陆传播。拿破仑帝国垮台后,由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牵头在1815年组建“神圣同盟”镇压欧洲各地革命。

许多观察人士还认为,俄罗斯如今在乌克兰边境、叙利亚、黑海地区、格鲁吉亚边境等许多地方都部署重兵,陷入哈萨克斯坦会让普京当局力不从心,这可能是以俄军为首的“集安组织”部队迅速撤离的另一个原因。

迅速撤军的其他原因

“集安组织”部队这次并没有被部署到西方和中国资本都较为集中,作为主要油气产地的哈萨克斯坦的西部地区。许多分析因此认为,俄罗斯不在哈萨克斯坦久留也可能同不想刺激和得罪当地的外国利益有关。

土耳其对这次出兵哈萨克斯坦的行动已表达了不满。埃尔多安总统的一位助理公开批评了俄罗斯的入侵行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4日表示,俄罗斯已要求土耳其方面解释和澄清有关言论。“集安组织”出兵后,中国外长王毅10日也与拉夫罗夫电话交谈。

“集安组织”部队久留哈萨克斯坦也可能会让托卡耶夫总统的民意支持受到严重打击。会给人留下托卡耶夫是在以俄罗斯为首的“集安组织”刺刀下执政的傀儡总统的形象。

刺激民族情绪 哈萨克社会分裂

哈萨克一些政治学者认为,哈萨克社会一部分人没有反对“集安组织”的出兵行动,他们认为社会秩序因此很快恢复。但也有不少人把以俄罗斯为首的“集安组织”部队看成占领者,他们认为哈萨克的主权遭到损害。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怕耶说,来自莫斯科的宣传力量在哈萨克斯坦十分强大,哈萨克社会陷入分裂。

萨特帕耶夫说:“哈萨克社会过去很多人都害怕中国,现在则是更多担心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很显然,哈萨克社会中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但哈萨克社会已经被撕裂,分裂成亲俄和反俄两大部分。”

许多分析人士还注意到,俄罗斯这次派往哈萨克斯坦的都是精锐部队,士兵装备了最新式的单兵装备和新式步枪,很大一部分士兵都是合同兵。去年夏季阿富汗局势生变后,“集安组织”不断进行各种兵力投送演习,才使这次“集安组织”出兵哈萨克斯坦的行动才显得如此“轻车熟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