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南中国海逐鹿:美日如何反制中国人工岛的常态化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在南中国海大部分的权利声索并不符合国际法。专家认为,即使美日加强联合军演与警示,中国也将无视规定继续在南中国海扩张势力,在10年内实力大幅超越美军。

美日军事同盟被视为印太地区安全的基石(美国国防部资料照)

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在南中国海大部分的权利声索并不符合国际法。专家认为,即使美日加强联合军演与警示,中国​也将无视规定继续在南中国海扩张势力,在10年内实力大幅超越美军。

软硬兼施的扩张

美国国务院海洋与国际环境暨科学事务局(OES)1月12日在至今最详尽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大部分权利声索没有国际法依据,并导致与周边国家产生冲突。报告指出,中国海事权利声索严重违背了海洋法治和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中反映之诸多普遍被承认的国际法规定。

另一方面,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停止在南中国海从事非法及胁迫性的活动”。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Grant Newsham)对美国之音表示,大约从 2012 年左右开始,中国就逐渐在南中国海扩张存在感与军力,最显著的是建立作为军事基地的人工岛,让解放军能够更方便地在南中国海布署兵力。中国凭借迅速扩张的海军和空军,加大对南中国海主权的宣示力度。。他指出,早在几年前一些分析人士就认为中国已经控制了南中国海。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照片提供: 格兰特·纽瑟姆)

纽瑟姆说:“中国海军舰艇和飞机在整个南中国海定期大量作业。其实,中国的“海上民兵”拥有数量庞大附有武装配备的专用渔船,这些渔船实际上是用来支援解放军的。中国的海警也在不断地扩大编制,从海警所用的船只可知是为作战而设计的,并非只是为了海上执法。中国所谓的‘一般’捕鱼船队的配备也可用于在南中国海的指定区域之作战支援,尤其是其他国家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

纽瑟姆表示,中国最近在国内通过了相关法律,赋予中国对通过南中国海的某些类型船只之行政控制权,因此执行这些法律是早晚的事,这个状况让日本非常忧虑。

台湾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刘复国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中国正积极地在南中国海区域增加各种的软硬实力建设,目的在于维护南中国海主权、海洋权益、安全和战略利益。刘复国把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归纳为五个方面。

他说:“在建岛方面,北京已经在美济礁上进行了多项的基础设施建造,而这些基础建设预计将做为雷达与天线所使用。中国的举措正在让该岛走向‘完全军事基地化’,巩固其前进据点。在南中国海硬实力的建设方面:中国想要完整的整合现有各种海上力量,以因应未来海上战争型态变化、加强海上能力建设。特别是针对美国及其盟邦在南中国海常态化军事部属和军事行动,要推进反侦察、反威慑、反情报能力建设,形成战略威慑。”

南中国海的人造岛礁渚碧礁(资料照片)

关于软实力建设方面,刘复国表示,中国正以民事化和建设国际公共财为导向,将南沙岛礁建设成果提供分享给国际社会,以此彰显中国做为负责任大国的正面形象。同时也开展国际科技研究、教育、生态环境保护、以及海洋旅游等民事化建设。此外,中国确实掌握了‘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的契机,创造外交有利效果,运用COC规范约制住区域内声称拥有南中国海区域主权之国家的单边扩张行动,同时可降低区域外大国、例如美国干涉的影响。

刘复国指出,中国接下来必须准备因应新一轮的法律战挑战。

他说:“越南准备依照菲律宾前例诉诸国际仲裁或司法途径,作为中越海上纠纷的解决途径,以及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负面影响持续被扩散的效应影响下,这些行动将会挑战中国对于南中国海主权的主张。”

日本或应主动对中国示警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从去年3月开始,曾数度在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南中国海的人工岛附近航行,仿效美国的航行自由任务,目的是牵制中国试图在南中国海周边海域单方改变现状的行为。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去年3月起,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在南中国海的航行区域,包括中国自行主张的领海外侧附近以及越南、菲律宾等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沙群岛周遭公海海域航行。去年8月,另一艘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在南沙群岛周边航行。

防卫省官员强调,此举对曲解国际法的中国带有警示意味,要求中国应遵守航行自由与海洋法律秩序。

此外,共同社1月9日报道,考虑到包括台湾局势在内的情势演变,海上自卫队护卫舰“五月雨号”(DD-106)自日本启程,开赴中东的亚丁湾。“五月雨号”同时执行反海盗与情报搜集等两项任务,是日本首艘“兼职”的护卫舰。

台湾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刘复国表示,这是为了在日本周边保留实力。

台湾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刘复国(照片提供: 刘复国)

他说:“日本此举的主要因素是考虑 (日本)周边的情势,特别是台海与钓鱼台的状况,必须预作准备。因此军舰由原本的‘一舰一任务’改由一艘护卫舰承担两项任务,以因应中国之兵力变化,将大部分军舰尽量留在日本周边以因应中国可能带来的紧急状况。以目前美日联合防堵中国军事扩张的态势看来,预料这类政策未来将持续下去。”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认为,无论是海上自卫队去年3月与8月的日本版“航行自由作战”,或是把大部分军舰留在周边的政策,都不如更直接的警示行动。

他说:“我认为日本可以派遣一两艘船舰穿越南中国海,甚至靠近受到中国控制的岛屿,其实派遣潜艇和飞机也并无不可。这些行动是给中国的“警讯”,具有相当的重要性,表明日本愿意主动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并可能配合使用经济和金融等措施,与美国、澳大利亚、台湾、越南、菲律宾等盟友加强合作,在防止中国控制南中国海方面取得主动权。”

不过针对目前实施这种行动的可能性,纽瑟姆认为,有自卫队编制上的实际困难。他指出,日本海上自卫队本身的规模太小,无法在南中国海的严重冲突时即时与解放军的海军抗衡,因此海上自卫队需要将规模扩大一倍,以目前看来有相当的难度,所以日本必须依赖美军的力量。

中国军力10年内将急速扩张

中国半官方智库“南中国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SCSPI)1月9日在推特表示,美国派航空母舰“卡尔文森号” (USS Carl Vinson CVN-70)和直升机船坞登陆舰“艾萨克斯号”(USS Essex)与护航军舰前往南中国海,并已于11日晚间驶入南中国海南部海域。

“艾萨克斯号”为美国海军仅次于航母的大型水面舰。美国上次派出双航母在南中国海演习是2020年7月,以及2021年2月;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去年10月也曾在南中国海和日本的护卫舰“加贺号”(JS Kaga, DDH-184)联合演习。

台湾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刘复国表示,美日联合军演对于中国,是直接传达压制中国海上力量扩张的强烈讯息。

他说:“美日两军正在透过密集的军演强化联合作战能力,传递‘抗衡中国’的强烈讯息。美日设定的目标是针对台海和钓鱼台群岛的紧张情势。另一方面,中国也运用其庞大军事力量进行演习,与美日对峙、互别苗头。同时也与俄罗斯进行联合演习,与美日海军形成对峙。”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认为,中国会继续增强其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布署,一直扩张到与美日同盟在南中国海及周边地区布署的力量落差大到无法比较为止,或者会一直扩张到中国认为它可以强行要求其他国家的军队在未经中国许可之下远离南中国海的程度为止,而且达到这个程度的时间不远了。

纽瑟姆说:“目前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布署还不到那个节骨眼上,不过再等 5 到 10 年,针对美国海军每在南中国海布署一艘军舰,中国海军就有实力至少布署 10 艘军舰。这还是以中国海军在过去 20 年内扩张的进程计算,从现在到未来远远不只如此。不幸的是,美国最近才终于醒过来,仍在苦苦思索如何应对中国的威胁,而日本也在苦苦向美国寻求指导和支援。”

此外,纽瑟姆认为,中国还会积极介入在南中国海区域之外的国家,以分散美国的实力。

他说:“中国扩张势力的目标是放眼全球的。除了亚太地区,中国在拉丁美洲、中美洲、非洲都持续性地、悄悄地建立了广泛的影响力,目前是以经济、商业、政治力量为主,但未来一定会有军事力量介入。中国会继续扩大其‘全球影响力’,让美国将更难专注防止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势力扩张。”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