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昂山素季再判4年 缅甸军政府恐遭国际孤立,中国的举动备受关注

滚动 国际

缅甸法院1月10日宣布,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违反防疫规定等3项罪名成立,再遭判处4年徒刑,消息一出引发欧美各国的严词谴责。观察人士分析,缅甸军政府恐因昂山素季事件而持续受到国际孤立,因此只能向中国求援,希望重启中国对缅甸的投资,并藉由扩大双边合作,来改善其遭孤立的困境。

资料照:缅甸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

缅甸法院1月10日宣布,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违反防疫规定等3项罪名成立,再遭判处4年徒刑,消息一出引发欧美各国的严词谴责。观察人士分析,缅甸军政府恐因昂山素季事件而持续受到国际孤立,因此只能向中国求援,希望重启中国对缅甸的投资,并藉由扩大双边合作,来改善其遭孤立的困境。

继去年12月因“煽动叛乱”罪被判处2年刑期后,缅甸前民选领袖昂山素季近日再度因三项指控而受审,缅甸军事法庭于周一(1月10日)裁定她违反新冠防疫规定、非法进口以及持有对讲机的三项罪名成立,需再入监服刑4年。

经两轮的判决后,昂山素季目前共面临6年的刑期,不过,现年76岁的她还面临包括贪污在内的其他多项指控,若所有罪名一一成立,总刑期可能超过100年。昂山素季始终否认所有指控,而她的支持者也认为,军政府对她的构陷是为了使其发动的政变合法化,不让昂山素季继续参政。

对于昂山素季的第二轮判决,欧美等国均表示了谴责。

美国国务院呼吁缅甸军政府立即释放昂山素季跟其他被不当拘留的人士。

位于挪威的诺贝尔奖委员会除谴责外,还称这是缅甸军人搞的“政治审判”。法国外交部则说,缅甸军政府无端构陷昂山素季,缅甸局势将更加恶化,同时支持东盟(ASEAN)执行先前与缅甸军政府达成的5点共识,包括结束暴力和促成各方建设性的对话等,以化解缅甸的政治风暴。

素季判刑打脸洪森?柬埔寨调停份量遭疑

就在昂山素季第二轮判决宣布之前,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的首相洪森(Hun Sen)才刚于1月7日及8日出访缅甸首都内比都(Naypyidaw),并与缅甸军政府领袖敏昂莱(Min Aung Hlaing)会面,成为缅甸军事政变以来首位访缅的外国元首。

敏昂莱与洪森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称,缅甸欢迎东盟的缅甸问题特使参加缅甸军政府与民间武装组织的停火谈判,也将安排特使与缅甸境内各方的政治势力会面。声明还称,东盟的“五点共识”应与缅甸的“五点路线图”具互补性。缅甸的“五点线路图”分别指重组联邦选举委员会、防控新冠疫情、恢复经济、与21个民地武组织达成和解,以及一年之内重新举行大选并将政权移交给新当选的政党。其中联邦选委会已完成重组。

柬埔寨的首相洪森(右)在内比都与缅甸军政府领袖敏昂莱会面。(2022年1月7日)

洪森到访受到缅甸军政府的隆重欢迎,但却引发反政变民众在各地示威表达不满。他们担心柬国首相来访恐强化缅甸军政府的正当性。此外,洪森此行未会见昂山素季,也让支持者不满。即便洪森澄清此行并非为缅甸军政府站台,而是试图采取“不同方式”来化解缅甸危机,虽然何谓“不同方式”,他并未具体说明。

对此,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东协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表示,虽然洪森此行对缅军可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她分析,基于柬埔寨在应对缅甸危机时显得被动,各界对洪森出面调停缅甸情势并不抱太大希望。

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南亚国家协会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

徐遵慈告诉美国之音:“东协(东盟)可以有效发挥功能的空间其实是非常地少,因为5点建议,目前为止(缅甸)军方愿意配合的不多。第二,柬埔寨作为东协的轮值主席国愿意出面调停,可是东协(东盟)内部其实有非常多不同的杂音,包括像新加坡马来西亚等认为应该有更激烈的制裁,另外一派的话,包括柬埔寨或泰国,是比较属于消极的态度。”

尽管各界仍不清楚洪森要以何种“不同方式”来缓解缅甸局势,但徐遵慈认为,洪森前脚刚走,缅甸军政府就随即对昂山素季加判4年徒刑,彷佛“打脸”柬埔寨,也削弱了洪森作为调停人的份量。因此,徐遵慈说,如果柬埔寨不够份量,可能必须期待像是中国、泰国、印度等区域大国,或是美国及日本等民主国家出面介入,才能解决缅甸问题。

洪森结束缅甸行程后,柬埔寨于1月12日宣布,原定于下周1月18及19日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因部分外长无法出席,将延期举行。美国《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分析,东盟在处理缅甸局势上已经出现了分歧,特别是部分国家对于柬埔寨可能邀请缅甸军政府外长温纳貌伦(Wunna Maung Lwin)参加会议表达不满。

缅甸和平抗议减 武装冲突增

昂山素季自去年2月遭关押以来,位于北台湾宜兰的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陈尚懋曾研判,缅甸军政府与昂山素季间不存在任何和解空间,军政府只打算借由判刑来铲除昂山素季的势力。

台湾宜兰的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陈尚懋 (照片提供:陈尚懋)

与此同时,陈尚懋说,缅甸的公民抗争在昂山素季缺席之下,已经迈入了“后素季时代”,也就是,由反对独裁统治的年轻世代接棒,并试图以新的模式推翻军政府。

不过,缅甸反政变民众除了于洪森来访期间在各地抗议之外,近期并未再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来声援昂山素季或抗议军政府,他们抗争的声浪和规模似乎比去年2月政变爆发初期有所缩小。

对此,陈尚懋分析,这显示缅甸的和平抗争已经“疲软”,因为更多反政变人士认为,加入民间的武装抗争,比较有机会改变政治局势。

陈尚懋告诉美国之音:“对于翁山(昂山素季)的判刑,大家已经蛮麻痹了。其实学生运动或者说这样的抗议,当然不可能持续太长一段时间,你可以看到,军方强烈镇压下,出去抗议可能真的会有生命的危险,那是不是要做这样无谓的抗议?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加入反政府军队或者是类似组织。”

缅甸独立传媒《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1月12日报道,缅甸民间反军政府的人民防卫部队 (PDF) 及少数民族武装团体克钦独立军(KIA),与缅甸军政府安全部队于1月9日在缅甸北部发生冲突,造成部分缅军安全部队人员受伤。这是近两周来缅军与民间武装组织在偏远地区克钦邦发生的第二波冲突。

北京军售舰艇挺缅军?

在洪森会见敏昂莱后,中国外交部也于周一(1月10日)发表声明,称其支持东盟妥善处理缅甸问题,并在东盟框架下落实“五点共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还赞赏缅甸为东盟特使的履职创造有利条件,并推动缅甸“五点路线图”和东盟“五点共识”的对接。

有分析认为,在西方国家相继谴责缅甸军政府,并对其施以制裁和武器禁运之际,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不仅未公开谴责缅甸军政府,还对其出售一艘攻击潜艇。根据印度网路媒体《防卫世界》(Defense World)报道,该潜舰已于去年12月24日入列服役。《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分析,在缅军遭国际社会孤立之时,这是北京在向缅甸军政府示好。

不过,台湾中经院东协研究中心的徐遵慈认为,缅甸克钦邦大型水坝项目密松水电站等建设于2011年叫停后,缅甸军政府与作为水坝最大投资方的北京因此心生嫌隙,反倒是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与中国关系相当友好,一度积极推动中国部分的一带一路建设进入缅甸,因此,北京即便出售舰艇给缅军,对军政府的执政还是抱持观望保留的态度。

徐尊慈告诉美国之音:“去年三、四月时,缅甸民众因为对中国的怒气,那时候有一系列对中资企业的攻击行为,也导致几十家的中资企业陆续撤离缅甸。所以,中国当然是非常小心。这次的(潜艇)出售虽然是一件事,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中国非常明显地支持现在的SAC(缅甸军政府设立的国家行政委员会)政府,反而前段时间中国外交部呼吁,缅甸(军政府)应该跟民族团结政府(NUG)对话。”

学者:中对缅投资可望扩大

根据中国商务部和缅甸中央投资委员会的统计,中国是缅甸最大的贸易伙伴、第二大的外资投资来源,投资额仅次于新加坡。

缅甸媒体《伊洛瓦底》近期报道,缅甸军政府在外国直接投资创新低之际,正推动中国重启数个停滞不前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铁路、港口和电力项目,希望在未来几个月能加快双边合作。分析人士说,这不仅显示中缅经贸往来日益密切,也可能意味着缅甸军政府希望北京恢复对缅甸的投资,以扩大双边关系,并改善其遭国际社会孤立的困境。

对此,位于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历史系名誉教授陈鸿瑜表示,中国对缅甸的投资和经济援助可能不受政变影响,而在短期内持续加大力道。

陈鸿瑜告诉美国之音:“从去年开始,中国就对缅甸提供经济援助,将近600万美元。中国对缅甸的投资跟贸易可能会继续地增加。至于以前被封禁的密松水坝,可能会重新谈判。”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