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实施 宗教寒冬已然来临

推荐 中国大陆

中国的宗教自由度近年来持续下降,今年5月1日起,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开始实施新版《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要求宗教教职人员必须拥护中共、效忠与宗教教义相悖的中共“教义”,令民众步入宗教自由的寒冬之中,风雪已然来临,却无消散之迹象。

中国的宗教自由度近年来持续下降,今年5月1日起,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开始实施新版《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要求宗教教职人员必须拥护中共、效忠与宗教教义相悖的中共“教义”,令民众步入宗教自由的寒冬之中,风雪已然来临,却无消散之迹象。

管理办法中规定,宗教教职人员应当“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并要求宗教教职人员抵制非法宗教活动和宗教极端思想,“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等,同时,对违反该管理办法的宗教教职人员将按照《宗教事务条例》第七十三条等规定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追究刑事责任。

多地教会人员被捕、教堂被封

管理办法虽然自5月1日起正式实施,但实施前便已让中国大陆众多宗教人士感到“窒息”, 北京锡安教会传道人黄春子于4月28日被警方拘留,近一周后众人才得知她的消息,该教会另一位传道人郄佳富同样于4月28日被警方传唤,后其妻子接受警方电话,告知她郄佳富传道因“非法集会”而被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

4月25日,广州深圳三一福音丰收教会的聚会场所突然遭警方闯入,该教会两位牧师毛志斌、曹源及教友十多人被指控“信徒非法聚会”,均被带到派出所。有信徒透露,警方指丰收教会的信徒在未经登记的场所从事宗教活动,违反了《宗教事务条例》,还拍摄每一位参加聚会信徒的容貌。

贵州贵阳仁爱归正教会长老张春雷被自3月28日起以“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隋牧青律师说,张春雷案涉及教会奉献金,根本不成立,因为这个教会没有任何与钱有关的活动,所谓诈骗款可能是有关信徒的奉献款,但教会的长老、同工有从奉献中拿一定的生活补贴,这在世界通例包括各宗教都有这种现象。

管理办法实施后,中共对于宗教人士的抓捕更加频繁,四川秋雨圣约教会传道人吴五清先后于5月7日和5月8日被捕,前一次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之名被当地警方传唤,后一次当局未出示任何手续变比便将吴五清传道带走,9日中午才将其释放,只因阻止吴五清传道参加5月9日的主日敬拜。

除有宗教教职人员被捕外,更有教会被封,面临被强行取缔的风险。4月30日,云南省福恭县匹河怒族乡人民政府以没打疫苗为由关闭了怒江老姆登村布莱基督教堂,教堂门前的告示中写道,疫情期间暂停使用宗教场所,禁止基督徒到教堂聚会。有部分人士认为,此前教会一直可以正常聚会,不知是否跟5月1号开始实施的《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有关。

宗教学院亦在管控之列

5月1日,除《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实施外,中国宗教事务局亦于当日公布了新版《宗教院校管理办法》,并宣布自2021年9月1日起实施。

院校管理办法中显示,宗教院校应当以“坚持宗教中国化为办学方向,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走中国特色宗教院校办学道路”,要求院校按照“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的标准,培养宗教教职人员和宗教方面其他专门人才。

其中第二十二条,更是要求院校在教职工和学生中开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法治教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强调院校要“坚持升国旗与重要场合奏唱国歌,增强教职工和学生的国家意识、公民意识、法治意识”。

对于院校负责人,则要求其“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接受政府管理”,并规定聘用人员“无不良记录,未参加过反华组织、未从事过反华活动、未发表过反华言论,不支持、宣扬和资助宗教极端主义”。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虽于9月实施,但中国国内的宗教乱象早已存在,今年4月5日,江苏佛学院寒山学院约百名法师学僧,赴苏州烈士陵园祭扫中共的“烈士”墓,奏唱中共国歌、致祭词、献花篮,其后才诵经。寒山学院声称,要引导师生“进一步坚定党的领导”、“坚持佛教中国化方向”等。

福建佛学院与莆田市佛教协会联合开展以“学党史、感党恩、跟党走”为主题的中共百年党庆活动,邀请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者冯海波讲解中共党史。

根据伦敦援藏组织“西藏观察”消息,藏人学生近期内每周也必须接受中共的政治宣传。

宗教生存空间愈加狭小

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认为,近期中共当局对宗教人士的抓捕,以及强制教会唱歌颂中共的歌曲等行为,再加上中国国务院颁布的5月1日实行的宗教人员管理事务条例,表明中共当局正在进一步对中国的宗教自由采取全面的钳制。他认为中国的宗教自由环境在进一步恶化。

真理大学宗教文化与资讯管理学系张家麟教授通过媒体表示,此次以新规取代2006年推出的两个备案办法,自备案位阶转为成正式管理,意味控制更为严格。

对于基督教来说,中共要求教徒必须拥护共产党,这与基督教的基本教义违背,因为基督教反对任何凌驾于神之上的偶像崇拜。美国之音引述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长老徐永海的话称,“管理办法”施行后,宗教自由空间会受到进一步的挤压,家庭教会的教职人员和信徒也肯定会受到进一步的打压。

现居加州的“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创办人刘贻牧师表示,“管理办法”的实施意味着家庭教会神职人员的处境将更为艰难:“这个工作其实早几年就开始做了,刚开始的时候是以传道人办传道证的方式来做的。那么这个宗教条例出来呢,这个里面就牵涉到圣职人员,或者说宗教的领导人员神职的确立问题。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也在早前发布声明称,该“管理办法” 除了赋予当局权利控制宗教神职人员,还会伤害藏传佛教徒、天主教徒,因为这些规定要求神职人员拥护共产党,并且支持当局的“宗教中国化”政策,这将彻底破坏西藏宗教领袖与天主教会的权威。

寒冬后必有春天

即使中共对于宗教文化进行打压,试图让宗教文化在中国大陆受到共产党的干预,但并不代表如此恶行能够如其所愿。不少宗教人士认为,宗教被打压,信仰者反而会发展的更快。

徐永海长老表示,当局越是打压,中国的家庭教会发展就会越快,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就从几百万发展到几千万。他举例说,中国的独立教会,从50年代的“非法”,到80年代的“地下”,再到90年代的“走到地上”完全公开化,谁又能想到50年代时,包括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之一袁相忱,以及自立教会的代表人物王明道,都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

维权人士郭永丰也表示,当局打压基督教徒,在中共主宰的中国是很正常的,但当局未必能战胜基督教。郭永丰说,古罗马时代,很多基督徒惨遭迫害,但是基督教反而越来越发展和壮大。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