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1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莫里哀,四百年无国界

滚动 国际

他是法国戏剧的化身,他是法语的代言人,他是全世界阅读量最多,演绎次数也最多的法语作家…继2021年的拿破仑辞世两百周年系列节目后,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各个语部携手世界,在2022年共庆莫里哀诞辰四百周年。

Charles Le Brun所作“莫里哀画像”前挤满游客,摄于2017年德国Gotha的Ducal博物馆。

他是国王的朋友,也是人民的朋友:4个世纪的风雨丝毫不减莫里哀给法国带来的国家荣耀。他的名字经过时间的洗礼,反而更加熠熠生辉。他对那个时代强人强权,伪善者,荒诞者,珍贵人格的描述,其作品里讽刺的幽默感,对自由的渴望,对暴政暴力的反抗,直到如今依旧不失风采。随着莫里哀诞辰400周年帷幕的徐徐拉开,法国众多文艺活动可供爱好者们饱览。展览“莫里哀,国家荣耀的诞生”从2022年1月15日至4月17日,在凡尔赛Espace Richaud展览近200件围绕伟人传奇的缔造、重温神话的作品。紧随其后的是凡尔赛市其它的庆祝活动:5月莫里哀雕像落成典礼,6月莫里哀节,莫里哀无国界座谈会等。另外,“莫里哀,从杂技演员到宫廷宠儿”,“莫里哀,国家荣耀的诞生”,“M代表莫里哀”,“莫里哀的世界”,“莫里哀:理查德威尔伯完整版翻译”,“莫里哀的爱情词典”,“巴黎的莫里哀”,“莫里哀先生的小说”等文学作品也琳琅满目。

为了抹去雾气,更加清晰地看到莫里哀的样貌,我们请到了法国赫赫有名的莫里哀研究专家Martial Poirson教授,一探莫里哀,即让·巴蒂斯特·波克兰(Jean Baptiste Poquelin)的世界,以及他普世华丽的遗产。Martial Poirson教授表示:“莫里哀不仅是法国精神的化身,他也大概是那个时代唯一的集剧作家,喜剧演员,宫廷人物于一身的传奇人物。他兼具多重角色,因此在戏剧创作和演绎时可以突破壁垒,找到最佳的呈现形式。此外他的喜剧从最惹人笑的闹剧到庄严乃至带有悲剧色彩的元素,丰富至极。在创作人物形象时,莫里哀在全法各地演出的经历和与形形色色人物的际遇给了他极大的素材空间,以至于喜剧对社会,人性特征化的写照,在莫里哀时期达到了一个巅峰。莫里哀的作品因对权力和掌控的描述,在世界多国产生广泛回响,他的作品是人性的,因此是无国界的,普世的。无论是在婚姻里,还是在政治里,世界各国对父权,暴政的思索和反抗,使得莫里哀的作品大受欢迎。此外,莫里哀作品引发的笑声,是充满人情味的理解之笑,而非看低之笑或者贬损之笑,哪怕舞台人物有各种各样的缺点。看中人性,充满人情,这也是莫里哀作品普世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法国的莫里哀,世界的莫里哀

莫里哀的遗产是全球性的,世界多国对其作品的编译和演绎,演绎很好地彰显了这一点。6月9日至10日在凡尔赛矩形的“莫里哀无国界”研讨会让我们有机会从多文化的视角理解世界的莫里哀,而在这之前,首先看一看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众多语部对他的解读。

首先是非洲国家:事实上,莫里哀是通过中东地区进入的马格里布国家,1850年左右,黎巴嫩人的译作通过埃及剧团的演出进入了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然后抵达摩洛哥。在法语区殖民地国家对宗主国文化的接纳,以及非洲北部国家父权社会的构成,女性地位与包办婚姻的繁盛现象当中,莫里哀的剧作找到了天然的土壤。在日后的北非国家艺术家创作当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被做了非洲本土化处理的莫里哀形象与剧作演出,这种对莫里哀的狂热经久不衰。

其次是英语国家对莫里哀的纪念活动:今年1月,理查德-威尔伯(Richard Wilbur)所译的莫里哀完整版会再版发行;纽约大学将于今年4月14日至16日组织座谈会,聚焦莫里哀。另外,由法国人创办的美国密苏里州首府堪萨斯城,从2021年12月开始举办纪念莫里哀的戏剧表演和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2022年6月。本台英文组记者Sarah Elzas将奔赴现场进行报道。

在拉丁美洲,莫里哀的作品被翻译成巴拉圭和其他亚马逊国家的原住民语言进行演绎。在南美,莫里哀的作品早在18世纪50年代就在巴西演出过,那时正赶上巴西的剧院蓬勃发展。本台巴西语部记者Adriana Brandao将探索莫里哀在巴西的存在和影响力。莫里哀今天仍然是巴西翻译和表演次数最多的法国作家之一,饱受公众欢迎;对莫里哀作品的改编,也在巴西获得了巨大成功。此外,里约热内卢的“莫里哀高中”是巴西三所法国中学之一,该校成立于1982年,是里约热内卢首屈一指的高中。今年巴西举办莫里哀诞辰400周年纪念活动,“莫里哀高中”也庆祝建校40周年。

在东南亚国家,现代柬埔寨文学的创始人之一以一部有关莫里哀生平的小说开始了其写作生涯,而1920年的越南也出现了莫里哀的译本和演出。本台越南语部记者Pham The Hung将回顾莫里哀1920年在河内安南时期在越南演出的用越南语改编的第一部话剧,以及近期法国与越南合作,在越南剧场上演的莫里哀戏剧。本台柬埔寨语部记者Bopha Chheang则将聚焦法国国家舞台服装中心与法国国家图书馆合作推出的“莫里哀与戏服”展览,展览时间为5月26日至11月1日。

莫里哀被中国公众所了解,要追溯到19世纪末期。从清末到民国,跨越国共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再到文革,改革开放,天安门事件,再进入21世纪…历经历史沉浮,莫里哀的身影打破了时代与阵营的限制,一直是维系中西方的一股绳,跨越了最黄金和最艰难的岁月。本台中文部记者Ninan Wang将拍摄凡尔赛举办的“莫里哀-国家荣耀的诞生”展览,和对法国戏剧协会中法纵横负责人王婧博士与中国西南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系副教授徐欢颜的视频采访,回顾从与中国人初见面,莫里哀跨越时空与中国的故事,莫里哀对于中国了解西方的意义;以及今年莫里哀诞辰400周年,中法联合纪念活动的介绍。

波斯对莫里哀的译作也是从19世纪末开始的。本台波斯语部记者Farid Fatemi将为您介绍莫里哀和伊朗大众剧院之间的关系。莫里哀剧作经常在伊朗上演,但流行剧院以一种相当特殊的方式进行表演:常常不提到莫里哀的名字,进行伊朗本土化之后,演绎出来。莫里哀笔下的人物很容易与伊朗热门节目中反复出现的人物相匹配,这也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甚至忘记了这些人物的起源。

葡萄牙在在萨拉查的统治下,禁止“唐璜”的演出,而这种审查制度正也从侧面展现了莫里哀戏剧跨时空的颠覆性。本台葡萄牙语部记者Carina Branco将追随莫里哀在安哥拉,佛得角,葡萄牙本土的足迹,与今年的庆祝活动。

每年的1月15日这个纪念莫里哀的正日子,法兰西喜剧院都会举行庆祝活动,这次人们将聚集在那把著名的“莫里哀之椅”周围,纪念他。本台西班牙语部记者Maria Carolina Pina将在“艺术旋转木马”节目中,追溯法兰西喜剧院与宗教庭,王权的关系,这一“莫里哀之家”的前世今生。

罗马尼亚演员玛丽-文图拉是法兰西喜剧院的第366位成员,致力于发展法国和罗马尼亚之间的文化关系。本台罗马尼亚语部记者Vasile Damian将邀请法兰西喜剧院图书博物馆前馆长Jacqueline Razgonnikoff,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中,追寻莫里哀往日的足迹;Matei Visniec则将介绍莫里哀在共产主义罗马尼亚的演出情况。

俄罗斯则是与莫里哀渊源最久远的国家之一:1668年9月18日,莫里哀在沙皇大使波将金面前扮演了安菲特里翁。本台俄语部记者Nina Desesquelle将追溯俄罗斯与莫里哀最古老的关系和当今俄罗斯对莫里哀的演绎,以及莫里哀对格鲁吉亚等前苏联成员国文化的影响。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avid
David
7 天 之前

海外网络加速VPN,访问外网必备,300+美国优质线路v2ray节点,稳定不掉线,推荐体验试用 http://ziyun.c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