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1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聚焦非洲 – 西共体严厉制裁马里,将使其经济难以为继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于本月9 号宣布对马里军政权实施制裁,制裁措施包括冻结马里资产;削减财政援助;关闭会员国与马里之间的边界;暂停与巴马科的贸易往来,但医疗,石油和电力等基础供应除外;冻结马里在西共体成员国所有中行的资产;冻结马里政府和国有企业的资产。这一系列空前严厉的制裁措施是在马里军政权拒绝按预期于下月底举行大选,然后向民选政府交权,完成马里民主过渡的大背景下实施的。

马里当局迄今被排除在西非经共体理事机构之外

目前的情况是,军政权早先向西共体提出了一个五年过渡计划,但遭西共体断然拒绝,指责马里军政权拖延时间,不愿向一个民选政府交权。

马里军政府首脑戈伊塔上校于10号发表电视讲话,谴责西共体制裁是非法和不人道的,但同时呼吁国民保持冷静和“韧性”,保持开放的姿态。尽管军政权声称将采取报复措施,但目前看来并没有实质性的反制裁措施出台, 西共体内另一个军政权几内亚过渡政府则率先声明拒绝实施制裁。由几内亚过渡总统杜姆布亚上校领导的全国发展委员会(CNRD)周一晚间发表声明,称将坚守泛非主义理念,不会对兄弟国家马里关闭边境或领空。

联合国安理会于本周二举行会议,就马里局势展开讨论,美英法一致拒绝了马里提出的五年过渡期计划,并支持西共体制裁,但俄罗斯代表对西共体制裁提出异议,称在当前情况下,对面临多重困境的马里实施制裁是不负责任的。

目前马里正经历政治与经济的双重危机,2020年以来的两次军人政变及随之而来的新冠疫情使该国经济遭受沉重打击。去年,超過十分之一的马里企业倒闭。国内物价飙升,供应困难,粮食危机加剧,

130 万马里人处于粮食紧缺状态;另有四百万人处于饥饿边缘。马里 70% 的粮食需要进口,西共体的经济制裁虽然将基础物资豁免,粮食运输可以抵达,但前提是粮食交易不会阻断。

对食品供应如此,对黃金和棉花贸易也是如此。黄金与棉花是马里的主要外贸出口资源,2020 年,马里出口了 45 亿美元的贵金属,佔国民生产总值的 10%。尽管在该国从事采矿业的两家外国公司加拿大科巴达金矿公司与英国蜂鸟资源公司分别表示目前采矿业没有受到冲击,但在西非有众多采矿资源的英国蜂鸟公司股票日前在伦敦股市大幅下挫10%。该公司发言人表示,如果西共体制裁长期延续,对黄金贸易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他希望马里军政府迅速组织权力过渡。

马里政治、经济和社会分析中心的经济学教授兼研究员 西索科(Etienne Fakaba Sissoko )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对西共体经济制裁深表担忧,他说,制裁将扼杀马里经济,一两个月后,政府很可能无法支付公务员薪水。西共体央行不会再向马里经济注入资金,政府将不得不依靠二级银行的存款来运作。制裁将使马里经济难以为继。

马里 60% 的对外贸易是与邻国进行的,关闭一个严重依赖邻国的国家边境惩罚的是该国国民。更不用说许多马里家庭完全依靠侨民汇款维持生计。世界银行每年向马里提供的援助占该国国家预算的四分之一。切断马里与外界的金融通道将对该国造成致命打击。

对未来经济的不确定性已经在巴马科显现,周一,巴马科多家银行出现了提现的长龙,民众开始囤积物资一备不测。

西共体制裁包括关闭与马里的空中和陆地边界,并对该国实施禁运。然而马里是个内陆国,进出口完全仰仗邻国的出海口,每天,数百辆卡车穿越1300公里达喀尔-巴马科走廊抵达塞内加尔的达喀尔港,塞内加尔的21%出口产品流向马里。

马里80%的货运经过达喀尔港,是达喀尔港的主要客户,向马里关闭港口将对塞内加尔经济造成伤害。

另一个受影响的西共体成员国是科特迪瓦,科特迪瓦的阿比让港也是马里的海上入境点。 从这里登陆西非的欧洲汽车和制成品将无法再进入马里。

经济学家贝朗吉恩科(Bérenger N’Cho)向法广表示,近一百万马里人生活在科特迪瓦,许多人向马里汇款,侨民为当地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可观的资金。因此,西共体对马里的金融制裁将剥夺马里外侨对马里经济的输血”。

恩科同时表示,制裁还将使走私贩运活动卷土重来:“在宏观经济层面,它可能会产生贸易转移效应,使西共体之外的国家受益,尤其是阿尔及利亚和毛里塔尼亚等国家。”

马里的另一个出海口是毛里塔尼亚的努瓦克肖特港,马里的树胶就从这个港口发往阿拉伯国家。马里与毛里塔尼亚经贸关系密切,毛里塔尼亚总统加兹瓦尼日前与西共体马里危机调解人乔纳森通电话探讨了马里危机。预计毛里塔尼亚不会对马里灾难袖手旁观。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