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1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家:美国应视中国核武扩张为“生死存亡”的较量

滚动 国际 军事

美国国防部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正在巩固战略核武库,到2030年时可能会拥有上千枚核弹头。

中国展示的DF-26弹道导弹

美国国防部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正在巩固战略核武库,到2030年时可能会拥有上千枚核弹头。不过,北京当局拒绝加入军备控制谈判,声称其核武库远远小于美国和俄罗斯。有美国专家周三表示,中国扩张核武库对美国来说事关“生死存亡”,华盛顿必须提升其核能力。

美国国防部去年十一月向国会提交的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估计,到2027年,中国可能会拥有七百枚可部署的核弹头;到2030年,中国的核弹头数量可能会达到一千枚。

这组数字明显高于美方前一年的预测。在2020年的中国军力报告中,美国估计中国当时拥有的核弹头数量略高于两百枚;到2030年,中国的核弹头数量将至少增加一倍。由此看来,五角大楼大幅调高了中国未来几年内核弹头数量的预估。

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战略威慑与核项目副执行主任姚文(Christopher Yeaw)周三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说,这些数字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中国的意图。

姚文:“(核弹头的)数量并不是那么重要,而中国正借此打造一个可以被称作‘末日保险’的战略力量。”

美国国防部去年十一月向国会提交的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估计,到2027年,中国可能会拥有七百枚可部署的核弹头;到2030年,中国的核弹头数量可能会达到一千枚。(Wikipedia / MFA Russia Flag of Russia @mfa_russia)

中国迅速扩充核武库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的确在迅速扩充其核武库。国际组织近期发布的一系列商业卫星图像显示,中国正在建造数百个新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金融时报》此前报道,中国在去年八月试射了一种可携带核弹头,并环绕地球的高超音速导弹。但中方声称,这只是一个“可重复使用的航天器”的“例行测试”。

有国际学者表示,这次试射听上去并没有那么特别,因为苏联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创造了可绕地轨飞行的部分轨道轰炸系统(FOBS),而中国也只是几十个正在试验如何实现高超音速导弹飞行的国家之一。

不过,华盛顿仍对中国核武库的迅猛发展拉响了警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近期表示,他将中国视为美国的“头号”军事挑战,而中国试射可规避美国核防御系统的高超音速导弹,对美国来说近乎“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美国总统拜登上月底签署了《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授权了77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其中提到将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研发高超音速武器。

美国国防工业协会新兴技术研究所执行主任刘易斯(Mark Lewis)在上述同场研讨会上说,武器研发固然重要,但大规模生产和试射才是增强震慑力的关键。

刘易斯:“如果我们的高超音速武器研发战略只是生产五枚这样的导弹并进行试射,然后宣告成功,这吓唬不了任何人。我们需要大规模运用这一技术,不能满足于几十枚、几百枚高超音速武器,因为只有达到几千枚时,我们才能施加足够的影响力。”

中国展示的DF-26弹道导弹(美联社)

军控要不要谈?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拒绝加入美中俄三边军控谈判,因为中方的核武器数量远低于其他两国。国际独立机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一月,美国和俄罗斯分别拥有5500多枚和6200多枚核弹头,而中国仅有350枚。

但近期消息表明,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沟通的意愿。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去年十一月表示,在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线上峰会中,两国元首同意探讨进行军控谈判的可能性。美国国安会随后澄清说,美中双方将致力于就军备控制进行“对话”,而非“正式会谈”。

值得注意的是,路透社上个月引述美国国务院一位不具名的高官说,华盛顿希望很快与北京启动军控会谈,但他并未给出时间表。本台记者注意到,中方始终没有证实相关消息。

高超音速技术专家刘易斯强调,考虑到北京当局咄咄逼人的核扩张行为,美国必须把中国视为“事关生死”(existential)的核威胁。

刘易斯:“这是个‘事关生死’的威胁,我们必须要意识到这一点。有人会说,这样的话我们就会卷入一场军备竞赛,但这场竞赛实际上早就开始了。无论美国是否选择参赛,中国已经起跑。”

就在上周一,美国、中国、英国、法国、俄罗斯这五个核武器国家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明确指出“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核武器只应用于防御目的,慑止侵略和防止战争。各国还坚信,必须防止核武器进一步扩散。但有舆论认为,这份声明对于缓解当前的国际紧张局势来说“微不足道”。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