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1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制鞋产业外移东南亚 统计:中国七年出口减少四千三百亿元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伴随成本攀升以及美中贸易战带来的关税影响,制鞋厂商目前正大举从中国迁往东南亚,导致中国的出口额持续下滑。

美国一家鞋店的陈设

伴随成本攀升以及美中贸易战带来的关税影响,制鞋厂商目前正大举从中国迁往东南亚,导致中国的出口额持续下滑。有媒体披露,若以2014年制鞋业出口最高峰的数据计算,在过去7年,中国减少的出口订单金额已高达4300亿元人民币。

亚洲是全球制鞋厂的集中地,中国制鞋业近20年向全球出口数十亿双鞋。中国媒体《第一财经》引用金融数据服务供应商Wind的资料披露,中国鞋靴产品的出口金额从2001年的100.96亿美元不断攀升,2014年达到顶峰,出口额为562.48亿美元。不过到了2020年,中国鞋靴对外出口的数量仅有74亿双,出口金额跌落至381亿美元;2021年前11个月勉强爬升至为78.58亿双,出口金额460亿美元。

 “哪里钱低就往哪里走”

中国鞋业出口从2014年的高峰不断回落,到2021年的7年损失总订单金额达到660亿美元,约为4300亿元人民币。这其中的落差去了哪里?

本台访问一位在广州的制鞋业工厂干部,他的工厂专为欧美高端鞋业代工。这位干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人力成本的问题,这边(中国)跟东南亚差太多了。这种劳力密集的产业,哪边便宜就往哪边去。” 出于安全考量他不愿具名受访,本台也将他的声音经过处理。

《第一财经》指出,中国鞋业出口额下滑可归因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攀升,一些企业开始向东南亚转移,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订单减少。这位干部说,广州最低工资标准从去年12月起调整为每月2300元人民币,而制鞋产业带福建晋江的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1960元;反观越南,在最低工资最高的一类地区每月约为1326元,最低的地区约921元人民币。

这位干部说,许多制鞋龙头已经在海外设厂,“哪里钱低就往哪里走”。《第一财经》也整理大厂华利、丰泰、裕元、钰齐的产能布局明显向海外转移,尤其是越南。其中,华利有90%以上的产能位于越南;丰泰、裕元在2020年的越南产能占比分别为56%、46%。疫情前越南的制鞋产业出口稳步攀升,Wind数据显示,越南每年对外出口的鞋类在2010年之前不足50亿美元,在2019年已经达到183.18亿美元,10年翻了3倍多。

贸易战巨额关税带起出走潮

除了成本考量,中美贸易战带来的高额关税也使许多制造商将工厂移往海外。沃尔沃(Volvo)汽车、全球玩具制造商孩之宝﹙Hasbro﹚等大型企业都曾因为贸易战,减少或撤出中国生产线。孩之宝执行长当时表示,虽然中国仍是高品质、低成本的玩具制造地,但贸易问题已影响供应链。

“现在不是投资的问题,是撤资的问题。” 美国南卡大学商务教授谢田告诉记者,中国供应链转移的问题仍在持续,部分大型制造商加速撤资,珠三角有如“人去楼空”,“产业链上的公司都会把制造业的基地从中国转出来,在中国自己的投资和产业上会面临美国封杀。”

谢田分析,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时期开始的贸易战,以及对中国的禁运,现任拜登政府保留大部分持续运作,加上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到期,但中国并未达到采购目标等,都会影响中国未来的进出口贸易。

工厂短暂受惠于疫情   长远经济发展仍是谜

不过受新冠疫情影响,部分订单开始回流到中国。数据显示,2021年前11个月,中国出口金额较2020年增加了近80亿人民币。相对于制鞋龙头向海外转移,上述这位干部的工厂产能重心依然留在中国,因此受惠国内疫情稳定时带来的大量订单。

他告诉记者:“我们集团(订单)没有减少,是在成长的,因为东南亚的订单做不出来都转回来(中国)了。比如越南被疫情影响无法开工的话,这些订单还是要有工厂帮你做,所以我们中国又开始扩厂。”

不过2022年中国经济前景不甚乐观,加上政局不稳定,这位干部也对工厂发展持保留态度。他委婉告诉记者,目前工厂优先采用中国制造的机台设备,也尽量低调行事,避免政治因素影响到工厂的商业运作。

记者:陈品洁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