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月 1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德国反禁药组织示警北京冬奥运动员勿吃中国肉制品 以免被检出禁药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德国反禁药组织示警,下月将参加北京冬季奥运的运动员别吃中国肉制品,以免违反禁药规定。专家表示,中国已禁用克伦特罗,但曾发现零星违规案例。

2021年12月1日,人们走过首钢公园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标志。

德国反禁药组织示警,下月将参加北京冬季奥运的运动员别吃中国肉制品,以免违反禁药规定。专家表示,中国已禁用克伦特罗,但曾发现零星违规案例。

德国反禁药组织(NADA)10日强烈呼吁参加下月北京冬奥会的运动员别吃中国肉品,以免违反禁药规定。法新社报导,德国反禁药组织担心运动员摄取的肉制品含“克伦特罗(clenbuterol)”。

德国反禁药组织呼吁应避免摄取肉类,并应和营养师讨论替代食物。

台湾大学兽医学系名誉教授赖秀穗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克伦特罗(clenbuterol)”是一种瘦肉精、类固醇,毒性非常高,比同属瘦肉精的莱克多巴胺药效高出约两千倍。

赖秀穗说,有些运动员为了健美、肌肉突出、助长持久力会使用。一般运动员使用瘦肉精这类禁药不常见,曾经有美国游泳选手、西班牙和中国的自行车竞赛选手,被验出身体里违规含有克伦特罗。

中国禁用瘦肉精 但仍传出零星案例 令外界起戒心

不过赖秀穗说:“中国目前禁止在国内使用瘦肉精喂猪、喂牛,也禁止从美国进口含瘦肉精的猪肉。我不是很清楚为何德国组织会提出这样的警告说在中国会吃到含有瘦肉精的肉类。”

在台湾、中国都有养猪场的陈姓业者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瘦肉精至少有二十多种,大约在十几年前还有中国养猪户使用,现在则严格禁止使用和进口,全中国都规定不能使用瘦肉精,从饲料厂就控制。他提到,就学理上了解,约可提高三%至五%的瘦肉比率,但因为没有使用并不清楚实际情况。

台湾卫生福利部食药署副审查员郭旭棋表示,克伦特罗属于动物用药类别的乙型受体素,毒性高,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美国、欧洲、台湾都禁止使用,偶尔有案例食品中还是有动物用药情况,从业者或畜牧场私下违规使用,这考验落实稽查的程度。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中国在1997年即禁止克伦特罗用于动物饲养,但是郭旭棋指出:“2009年传出有中国人民吃到一些猪肉含克伦特罗残留状况之后,有腹泻案例,因此虽然官方规定禁用这种动物用药,但实际各国对这类警讯仍保持比较谨慎的态度。”

中华运动禁药防制基金会运动禁药采样组、体育大学教授詹贵惠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提及,使用瘦肉精饲养牲畜,能减少脂肪比例,增加瘦肉比例,且成长得快,增加换肉率减少饲养时间和成本。中国腹地广大、城乡差异大,不肖业者私下偷用、药物检测不完善、食品安全把关不严等情况下,被验出禁药可能性仍存在。

詹贵惠说,若运动员吃到残留在肉制品内的克伦特罗,因而存在体内,确实有可能在运动禁药检测出阳性,这也是德国反禁药组织所忧虑的。

2020年3月14日,一名员工戴着口罩在北京一个市场的肉摊等候顾客。该肉摊与新闻事件无关。(美联社图片)

泰国选手、中国选手曾申诉误食受污染肉制品被验出禁药

詹贵惠举例,2019年泰国羽球选手依瑟侬(Ratchanok INTANON)被验出含有兴奋剂等违规成份,依瑟侬提出申诉,最后世界羽联(BWF)宣布调查结果是依瑟侬误食受污染、含有瘦肉精的肉类,并提出证据,最终决定不禁赛、不处罚的处分。在对依瑟侬的判决书中写了一间选手常去的餐馆,提供八种肉制品,都被验出克伦特罗的成分。

詹贵惠还说:“我看到新闻说德国做这样的建议,以目前运动禁药的角度,如果选手真的能举证使用了肉品造成禁药阳性,从运动禁药的相关规范,基本上这不可归咎于运动员。”

詹贵惠另提及,中国柔道选手佟文在2009年鹿特丹世锦赛赛后药检中被检出A瓶克伦特罗阳性。佟文写信给国际柔道总会,表示唯一可能摄入禁药的原因是在外用餐时吃的肉,意外含有瘦肉精,但仍被判罚她禁赛两年,取消鹿特丹世锦赛成绩。

佟文随后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上诉,认为未交予A瓶检验结果资料。CAS认为申诉理由成立,裁定B瓶样本检测结果无效,撤销国际柔联的处罚决定,佟文立即恢复比赛资格,并保留成绩和金牌。裁决书提及,该项裁决只针对国际柔联的程序错误问题,对佟文涉及服用禁药问题则不予判断。

詹贵惠表示,克伦多罗是乙二型交感神经致效剂,这类药物有很好的蛋白质合成效,在运动禁药里属于“任何时候都禁用”,在世界运动禁药管制组织 (WADA)的禁用规定中被列为同化性制剂的一类。医疗用途上,有时会使用在支气管扩张、气喘等呼吸道疾病。

学者:若能举证误食受污染肉品导致检出禁药成立 不可归咎运动员

此外,詹贵惠举例,食物天然成份里可能含有运动禁药的成份如麻黄、丁香、罂粟等。麻黄有时被中西药用于葛根汤,治风寒、鼻塞、流鼻水等感冒症状,或促进脂肪燃烧作为减肥药。麻黄在运动赛前约三至五天禁用。

詹贵惠还说,一些卤味则可能含有丁香,释迦、莲子心等都可能含有丁香。丁香有类似兴奋剂的效果,促进代谢,台湾选手在日本东京奥运返台时,蔡英文总统就曾送上不含丁香成份的卤味给选手,成为话题。而在国外则有些面包上会洒罂粟种子,若摄取量多也有可能验到阳性。

詹贵惠认为,世界运动禁药管制组织愈来愈倾向保护运动员,不一定被验到就采取禁赛的判决,而是让运动员有申诉减刑的空间,目的是希望运动员以不用药而真实发挥实力。一般大型赛事,选手吃选手村提供的食物会相对安全,一旦真被验出禁药,易举证很多选手也吃,若到外面饮食被验出问题则难举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梒青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