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月 1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分析 – 面对俄罗斯 被慕尼黑综合症困扰的西方

滚动 国际

美俄为具有爆炸性的乌克兰危机展开谈判,这一谈判在悲观的气氛中进行,谈判结果如何,目前很难预定,但这次因俄罗斯屯兵乌克兰边境引发的危机引发法国舆论相当关注,涉及的话题诸多,诸如北约是否被普京重新激活;欧盟的角色是否不清;以及西方被“慕尼黑综合症”困扰等等。

2021 年 6 月 16 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会面时握手。

普京激活北约

这是法国世界报一篇分析的题目。北约一度被法国总统马克龙形容“脑死亡”,准确与否,曾引发争议。至少,如果俄罗斯总统不是普京,如果没有他对乌克兰的威胁以及普京难以置信的要求对所谓俄罗斯势力范围拥有“保护权”,北约可能至今还在为其生存权忧虑。北约组织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近期宣布,欧洲爆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是“现实的”,北约突然间恢复了“活力”。

在联合国拥有一席之地、拥有核武的法国,其总统马克龙曾宣称北约“脑死亡”,一方面归因于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欧美关系紧张,北约的角色似乎显得无足轻重;另一方面,美国阿富汗仓皇撤兵,也让北约的角色备受质疑。另外,在北约内部始终存在着潜在的结构性冲突,一方面是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为代表的“一切为了北约”,另一方面则是以法国为代表的期望建立欧洲独立的防御体系。但是,只要欧盟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联邦,就很难建立一个强大的、整合的、统一指挥的欧盟防御力量。也就是说,北约继续是保卫欧洲大陆必不可少的力量。

在俄罗斯威胁突然变得具体可感的情况下,北约的角色凸显出来,这并不是普京所愿意看到的。马克龙并没有放弃欧洲独立防御计划,希望在其担任欧盟轮值主席期间进一步推动,但是,欧盟成员国的问题在于尚未形成一个共同的“安全观”或者“安全文化”。

欧盟与欧洲安全

美俄有关欧洲安全的谈判已经启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事先表示并不指望取得重大进展,但是他要等等看:俄罗斯是要选择外交还是选择冲突对抗。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则表示,如果谈判失败,北约正在为“欧洲新的武装冲突”做准备。

很显然,谈判的压力很大,这一压力当然来自俄罗斯,是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大军压境造成入侵在即的态势后迫使西方开始谈判的。普京宣称,这一谈判以他本人的建议作为基础,一,北约保证不再接纳任何新成员。二,北约放弃在欧洲东部和中亚地区的所有军事行动。显然,对于西方而言,这一否定人民自由选择结盟的权利是荒谬且不可接受的。

不过,法国『世界报』社评认为,莫斯科希望讨论欧洲新的安全架构本身并不荒谬。苏联和华沙条约的消失、北约和欧盟的扩大、俄罗斯和中国周围安全组织的诞生、军事领域的技术发展、某些条约的失效都值得进一步讨论。

包括法国在内的一些欧洲人正在要求进行这样的对话。但除了莫斯科不希望他们成为对话者之外,用枪指着你的头说话并不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俄罗斯是认真的,这个自2014年明显侵略乌克兰的国家首先应该撤出其部署在乌克兰边境的部队,而美国将会取消“大规模制裁”的威胁。

欧洲人有理由要求参与这一与其成员国关涉的谈判,但是,要使他们的要求有效,欧盟成员国首先得克服内部的分歧,并与美国协商后提出自己的建议,主动行动,团结,强硬,这是这一周的紧张不至于化为灾难的前提条件。

慕尼黑综合症

法国费加罗报则分析称,面对俄罗斯,西方人再次被“慕尼黑综合症”纠缠不休。1938年,法国总理达拉第和英国首相张伯伦签署『慕尼黑条约』,把捷克斯洛伐克划割给希特勒,以为牺牲捷克斯洛伐克就得到了欧洲和平。丘吉尔当时是极少数站出来揭露这一条约的政治家:“你们想以耻辱作为避免战争的代价。你们既得到的是耻辱,同时你们也将得到战争”。

现在,为了避免乌克兰再次发生战争,西方列强是否会唤醒慕尼黑噩梦,将基辅丢给俄罗斯魔掌?接受克里姆林宫向美国和北约提出的要求,特别是取消2008年向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发出的加入北约的邀请,以及冻结在中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军事活动?

分析认为,欧盟还有话要说。欧盟外交代表博雷尔访问基辅,重申欧盟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支持。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谴责俄罗斯试图“绕过”欧盟,与美国就乌克兰问题进行直接谈判。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则警告,“没有欧洲人就无法讨论欧洲的安全问题”。

迄今为止,俄罗斯的外交努力并没有加深跨大西洋的分歧,而是将合作伙伴团结在一起。基本上,美国人和欧洲人提出的理念是相似的。美国官员一直小心翼翼地与欧洲盟友进行广泛磋商,并努力形成对西方的共同愿景,他们认为俄罗斯的大多数要求都是不可接受的。

现在需要质疑的是普京是否真的愿意谈判?答案既不在华盛顿,也不在布鲁塞尔,而在莫斯科。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