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月 1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港区人大代表疫下办百人生日派对丑闻续燃烧 学者指港府管治大陆化

滚动 港澳台

香港最近爆发新冠病毒第5波疫情,有港区人大代表怀疑无遵从当局防疫呼吁,减少大型聚会,上星期一仍然举办超过200人的大型生日派对。

大批市民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流动检测站排队轮候病毒检测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最近爆发新冠病毒第5波疫情,有港区人大代表怀疑无遵从当局防疫呼吁,减少大型聚会,上星期一仍然举办超过200人的大型生日派对。

截止星期一发现参加者最少有两宗确诊个案,出席派对的13名官员及20名立法会议员,一度全部被列为紧密接触者,被送到隔离营检疫,并揭发多名官员没有遵守防疫规定,没使用手机应用程式纪录行踪,被外界质疑“知法犯法”,亦有参加者涉嫌瞒报行踪,或引致防疫漏洞。

有学者分析百人生日派对丑闻,有如“宫廷闹剧”,反映香港管治大陆化,加深市民对港府的不信任。

香港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持续升温,卫生防护中心星期一(1月10日)公布,单日新增24宗确诊个案,至少19人感染Omicron变种病毒。累计香港爆发新冠病毒疫情接近两年以来,共录得12,959宗确诊个案,当中有284宗属于Omicron变种病毒。

香港新冠病毒第5波疫情扩散,数以千计市民需要接受强制检测 (美国之音/汤惠芸)

洪门宴或致防疫漏洞引发官场丑闻

Omicron变种病毒出现社区爆发,源于12月底有国泰机组人员涉嫌违反3日家居隔离检疫规定,与家人出外用膳,后来违规机组人员确诊Omicron变种病毒,爆发餐厅群组感染,亦有确诊空姐感染同住家人后,再将病毒传入社区。

卫生防护中心及多名医学专家12月底呼吁市民尽量避免聚会,负责疫情防控的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提醒市民,避免参与高风险的大型活动。

不过,53岁的港区人大代表洪为民,在香港疫情升温之际,无遵从当局防疫呼吁,减少大型聚会,上星期一(1月3日)仍然举办超过200人的大型生日派对,除了有可能造成防疫漏洞,亦引发官场丑闻。

百人生日派对结束3日后,即是上星期四(1月6日),参与派对的37岁厂商会青年委员会委员王诗雅,被证实确诊,多家传媒当日披露,出席这场被称为”洪门宴”的宾客,包括最少13名官员及20名新上任的立法会议员。

在2022年1月9日在香港采取更严格的限制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之后,在空荡荡的兰桂坊夜生活区的封闭酒吧外可以看到一张提醒人们戴防护口罩的海报

11名官员及16名议员提早解除隔离令

另有一名出席“洪门宴”的香港电台普通话台主持人杨子矜,上星期五(1月7日)一度被验出确诊新冠病毒,引致13名出席“洪门宴”的官员及20名立法会议员,包括民政事务局局长徐英伟、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入境处处长区嘉宏以及廉政专员白韫六等,被列为密切接触者,需要送往竹篙湾隔离营检疫21日。

一日后即是上星期六(1月8日)杨子矜被证实为“假阳性”个案,与她同时段出席“洪门宴”的11名官员及16名立法会议员,当晚解除隔离检疫令,可以离开隔离营,港府当晚发声明表示,已被解除检疫令的11名官员,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命令他们需在家自我隔离,期间不能复职。

其中一名获提早解除解离令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不满等候多时仍未能离开竹篙湾隔离营,上星期六晚10时半在营内进行社交网站直播,他以非常粗鲁用词,批评港府防疫措施失当,又认为食卫局局长陈肇始及特首林郑月娥都需要负责,甚至要求林郑月娥下台。

香港政府1月7日凌晨起收紧防疫措施,餐厅傍晚6时开始禁止堂食,生意大受影响 (美国之音/汤惠芸)

洪门宴宾客疑隐瞒行踪出席者逾200人

“洪门宴”丑闻持续燃烧,43岁的马主陈颖沁星期一(1月10日)证实确诊,她与另一名确诊者王诗雅一同出席“洪门宴”,但并没有在宾客名单内,有确诊者涉嫌隐瞒行踪,并发现百人生日派对没有明确的出席者名单,卫生署表示,备受关注的洪为民生日派对宾客人数,由原先的192人,增至214人。

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陈颖沁上星期三(1月5日)到过跑马地马场出席活动。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旅游业监管局主席马豪辉星期一(1月10日)回覆传媒查询时证实,他和太太曾与陈颖沁同台吃饭,被视为紧密接触者,要隔离接受观察,估计星期一应该获安排前往隔离。

多名出席“洪门宴”的官员及宾客,被揭发无使用当局规定的“安心出行”手机应用程式纪录行踪,被外界质疑“知法犯法”,或引致防疫漏洞。

学者指反映香港官场大陆化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洪门宴”的主角洪为民身兼港区人大代表及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等职务,亦是选委会成员,可以说是一名“根正苗红”的政治人物,可以令到数十名港府官员及立法会议员,不理疫情升温,公然参与洪为民的大型生日派,反映香港官场的大陆化。

黄伟国说:“我想再加上港区人大代表的身份、(深圳)前海地区的身份,所以他(洪为民)不是一个普普通通一个港区人大代表那么简单的,其实都很大程度上在他后面,亦都代表在中国某一些势力的人,在香港的一些代理,而这个代理他有些什么喜庆宴会,很多人都要就算未必很长时间逗留在那里都好,但是都要来一来,即是跟他(洪为民)打个招呼、‘畀一畀面’(给个面子),肯定是一个‘畀面派对’了,亦都某程度上是他在(政)圈里面的形象,都是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人。”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形容“洪门宴”丑闻有如“宫廷闹剧” (美国之音/汤惠芸)

新选制下权力源自北京林郑月娥或已失势

上星期一晚(1月3日)举行的“洪门宴”,当日早上是新选制下首届立法会议员宣誓就职仪式,最少20名议员大部份是选委界当选者,当晚出席“洪门宴”,有舆论认为,可能是向身兼选委的洪为民“谢票”,亦反映香港的权力核心已经倾向这些中方背景的人士。

黄伟国表示,新选制下的立法会选举,加入了选委会等资格审查机制,权力来源已经由北京直接操控,亦反映特首林郑月娥为首的特区政府已经失势。

黄伟国说:“香港里面的一个亲北京政界的人的观感里面,其实正正是因为林郑月娥在2019年之后的逃犯修订条例,闯下的弥天大祸,反而令到他们这班人可以用一个广东话术语,叫做‘水鬼升城隍’。换句话来说,这些人根本在政坛里面,如果以一个有代表性、较为有民主本质以及一个有竞争性的选举制度,他们根本无可能当选(立法会议员),无可能在这个政坛里面,甚至可以做议员,但是正正是因为这个由上而下、粗暴修改选举制度,他们才可以有这样的机会,所以第一他们不会感谢林郑月娥,给这个机会他们能够做立法会议员,更加不会觉得整件事是林郑月娥为他们度身订造的一个‘厚礼’。”

距离新一届特首选举只有两个多月,黄伟国表示,出席洪门宴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透过社交媒体指责林郑月娥防疫不力,甚至要求她下台,可见在建制阵营中,普遍认为林郑月娥已经是一个“倒数中”的特首,他估计特区政府的失控可能持续扩大。

黄伟国说:“我都相信就是表面上可能你见到宣誓,各方面对林郑月娥表面可能恭恭敬敬,但是实际上其实是很鄙视林郑月娥,甚至觉得这个林郑月娥只不过就是一个‘倒数中’的特首,即是说她的任期做到6月30日就完了,所以其实从这一点就可以见到为什么,何君尧可以是透过社交媒体,去到羞辱、或者去到这个我们叫做用一种仇恨的语言,去到不断指责林郑月娥及陈肇始,即是这次对整件事(防疫)的做法,这个一方面,当然另一方面,即是更加重要一件事情,就是其实我想这件事可以揭开2022年,整个特区政府高层政治那种乱局,是会不断蔓延、不断扩大,以及不断失控下去。”

事件加深市民对港府不信任

林郑月娥上星期五(1月7日)晚发声明表,已指示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陈国基及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详细调查出席百人生日派对的13名官员有否违反纪律,她在上述调查工作完成后,将对有关官员采取适当行动。

黄伟国形容“洪门宴”丑闻有如“宫廷闹剧”。他估计来自北京不同权力核心的势力,已经渗透在港府内部,林郑月娥在余下的任期,对涉事官员不太可能追究责任,事件亦加深市民对港府的不信任。

黄伟国说:“我不相信那个调查有什么实质的结果,如果他们一班立法会议员、一班政府官员对林郑月娥采取一个不合作、抗拒的态度,除非林郑月娥可以开除他们,但是很肯定一件事情,就是说如果这些官员,他们已经不是林郑月娥自己人选出来,而这些官员甚至可能你说到一些是入境事务处、警务处,它们已经是隶属于在中国政治派系里面,其中一个派系里面,下来香港的代表人物,林郑月娥动不了他们的话,其实可能今次事件更加反映到其实香港政治,再不能够用以往那种即是行政主导,或者‘三权合作’,反而就是究竟其实在香港的高层权力里面,其实那一些政府官员是来自那些中国内部的政治派系,譬如会不会某些来自国安系统,会不会有些来自港澳办系统﹖”

市民批港府防疫双重标准

香港新冠病毒社区感染有扩大趋势,数以千计与确诊者可能同时间在同一场合出现的市民,包括餐厅、演唱会、工展会等,都需要接受强制检测。

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接受强制检测、年约50岁的香港市民刘女士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多名政府高官出席百人生日派对,无使用手机应用程式纪录行踪,批评港府防疫措施双重标准,只是针对市民。

刘女士说:“为什么我们到街市(菜市场)都要我们Scan(扫手机程式),而你们(高官)说去一下(百人生日派对)你们不Scan(扫手机程式)呢﹖始终你是踏足那个地方的,好像不公平啊,即是你是高官而已,但是你都是人嘛,我们是市民不是说你那个这样的职位,但是大家到这个抗疫的时间,其实就是大家已经是同一个Level(水平)的了。”

刘女士表示,一众高官及议员只是道歉,不足以弥补防疫漏洞对香港市民生活及经济带来的影响,亦会影响市民对政府的信任。

刘女士说:“你是这样道歉,但是你的经济、你的人民那个生活程序,已经是全部受到影响了,你说够不够啊一个道歉﹖平息不到的,真的平息不到的。”

记者问:“会不会影响市民对政府的信任﹖”

刘女士说:“一定的、一定的,你们(高官)自己都不是那么self-discipline(自律)、或者self-control(自我控制),你怎样开口叫别人、要别人又不准这样、又不准那样,但是on the other hand(另一方面)你们又这样,现在又这样一个private party(私人派对),你说市民服不服气啊﹖”

香港人应该为自己鼓掌

刘女士表示,香港市民抗疫接近两年以来,都是自动自发才不至于发生灾难性的爆发,她认为香港人应该为自己鼓掌。

刘女士说:“香港政府影响不是很大而已,其实是市民自己的自发性,其实是全靠我们自己,所以是向自己鼓掌而已,今次(抗疫)不是说政府的(领导)。”

另一名年约70岁在铜锣湾维园接受强制检测的刘女士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她不认识举行生日派对的洪为民,只是知道他不是“七老八十”,日后还有很多机会庆祝生日,批评洪为民在疫情升温之际仍继续举行百日生日派对,可能导致病毒扩散。

数十名高官及立法会议员出席“洪门宴”前夕,上星期三(1月5日)特首林郑月娥公布多项防疫新措施,包括上星期五(1月7日)凌晨开始,美容院、健身中心、体育馆、主题公园等场所关闭14日,以及餐厅禁晚市堂食等,市民的生活及多个行业的生计即时受到影响。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