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月 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不足百日就投票 法国总统大选情势很紧张

滚动 国际

法国总统大选仍让人看不透,这是因为现总统马克龙尚未宣布是候选人,但他显然是在竞选中,并被民意定为第一轮稳赢,右派和极右派征服了左派的原子分裂化,更让法国进入了一个风雨交加的选举期,这一切又因为新冠病毒疫情而跌宕。右派与极右派两个候选人均为女性,新的看好聚焦瓦莱里-佩克雷泽与马克龙决斗。评论认为,第二轮投票时,马克龙能否吸引第一轮投票中投给玛丽莲勒庞以及泽穆尔的右派与极右派的选票,是能否击败瓦莱里-佩克雷泽的关键。

法国总统马克龙 2022年1月7日

据法新社报道分析,2017年时,马克龙几乎是个选举政治新手,但现在马克龙要通过破解左右两派的多数派执政党,希望成为法国第五共和第一位在左右共制之外两次普选产生的总统。

第一轮投票,民意调查认为马克龙获有24%至27%的投票意向,比他的主要竞争者领先约10个百分点,这三人包括右翼政党共和党的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以及两名极右翼代表:全国联盟(RN)的玛丽娜-勒庞和前名嘴政治家埃里克-泽穆尔,他们的投票率差不多在15%左右。

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在第二轮比赛中,马克龙将以小幅优势战胜瓦莱里-佩克雷泽,并以更大比分悬殊战胜玛丽娜-勒庞或埃里克-泽穆尔。

据分析人士认为,马克龙的道路似乎很清楚:充分利用法国担任欧盟理事会主席国和处于健康危机的机会,最大限度巩固发挥他的地位。

但是,在距离第一轮投票还有不到100天的时候,马克龙再次让选民感到困惑,他站出来反对不接种疫苗的人,在接受大众日报《巴黎人报》采访时坦言,他 “真的想折腾他们”,通过增加限制使他们放弃抵制疫苗。

马克龙周五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举行的会谈后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完全为这些言论负责。马克龙说:”我有责任敲响警钟,这就是我本周所做的,”他说,法国在七天内记录了近150万个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病例。

据玛丽-勒庞在前往贝济耶(南部)的途中批评说,”马克龙是否利用健康危机进入竞选?答案是肯定的。”

法新社说,甚至在向《巴黎人报》发表这些引发争议计划之前,泽穆尔与玛丽莲勒庞都分别对他们的追随者警告,不要把辩论的重点聚焦健康危机而丢掉竞选优势。

据政治创新基金会(Fondapol)总干事多米尼克-雷尼埃(Dominique Reynié)说:我们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下的总统选举,这是第一次”。疫情严重,竞选无法展开,竞选纲领遭忽略,国家改革无从讨论起。

两个左翼政党–法兰西不屈服党(LFI)和共产党,宣布他们将在大会上分发FFP2的口罩。总统的多数党、共和党和共产党也计划在他们的竞选大会入口处要求出示健康证,并强行规定会场防疫比例规定。

左派情况更为糟糕。2017年的大选时左派已经在第二轮前被淘汰。这一次仍然由于候选人很分散,左派很可能再次被挤出第二轮门外。左派排在第一的法兰西不屈服党的让-吕克-梅朗雄(LFI)的投票意向还在10%左右,领先于绿党雅尼克-雅多和社会党人安妮-伊达尔戈。

按法新社说,在右翼,情况也非常不稳定,”与我们几个月前的想象相比有新变化”,据OpinionWay民调机构副主席布鲁诺-让巴特解释说,”玛丽娜-勒庞3年来显示的稳进第二轮的笃定与安全,现在灰飞烟灭了,” 他认为,这根本是由于埃里克-泽穆尔的意外出马竞选,以及瓦莱丽-佩克雷泽在12月共和党LR初选中获胜后的崛起。他说,“我们可以看到,有了瓦莱丽-佩克雷斯,对马克龙来说也就不确定了。” 布鲁诺-让巴特说:”面对勒庞或泽穆尔,马克龙的问题是要知道会赢多少。但面对瓦莱丽-佩克雷泽,马克龙的问题则变成他是否会赢。”

当然,这位评论家的分析也说,除非发生重大事件。

据政治创新基金会(Fondapol)总干事多米尼克-雷尼埃认为,如果说马克龙的第二个任期目前看来是最有可能的,那么他的连任应当是基于疫情管理,紧急应对,而不再质疑马克龙5年来的治理能力以及合法性问题。在这个假设中,能导致马克龙覆没的,有可能是任何尝试改革,都会出现像“黄马甲”式的突发抗议。2018-2019年的黄马甲民众抗议运动,虽由汽油价格上涨引发,但却演变成了针对马克龙的傲慢和蔑视的反抗。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