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日本加强太平洋岛国外交 旨在围堵中国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据多家日媒报道,日本今年将在基里巴斯开设大使馆,并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开设领事馆,不过这一消息目前尚未得到日本官方的证实。一些专家指出,鉴于中国利用贷款在南太平洋岛屿国来布设军事据点,美日等国将加强在该地区的外交与军事存在,以全面抗衡中国。 

参加在瑙鲁举行的太平洋岛国论坛的一些的国旗。(资料照:2018年9月3日)

据多家日媒报道,日本今年将在基里巴斯开设大使馆,并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开设领事馆,不过这一消息目前尚未得到日本官方的证实。一些专家指出,鉴于中国利用贷款在南太平洋岛屿国来布设军事据点,美日等国将加强在该地区的外交与军事存在,以全面抗衡中国。

中国介入造成太平洋地區失衡

自去年底至今年初,有多家日媒报道,日本今年将在基里巴斯开设大使馆,为此,以美国为首的民主盟友将防堵中国势力在印太地区的日益增长,并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开设领事馆,以便日法进行军事合作。日本外务省官员已经证实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开设领事馆一事。

大阪教育大学教养学科名誉教授安部文司(照片提供: 安部文司)

日本大阪教育大学教养学科名誉教授安部文司(Bunji Abe)表示,基里巴斯和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

他对美国之音说:“基里巴斯位于太平洋中部。新喀里多尼亚也位于从美国通往澳大利亚的航线上。如果这两个地方受到中国的势力操控,对于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台湾之间的战略交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因此为了让太平洋继续作为‘自由世界的湖泊’,最重要的是将太平洋上的岛国与民主国家更加紧密连接。”

台湾中山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杨钧池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过去美国、英国、法国与日本曾经统治或管理南太平洋岛屿国,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因为地缘因素,也积极参与南太平洋区域事务。南太平洋岛屿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非常接近。其中美国与澳大利亚是维持南太平洋区域平衡的重要国家,日本则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给予南太平洋岛屿国,但是近年来中国在此地区的势力扩张让情形有所转变。

杨钧池说:“中国透过‘一带一路’积极经营南太平洋岛屿国。以基里巴斯为例,中国用振兴观光的名目提供资金以修复机场跑道和港湾设施,也协助当地维修作为卫星追踪使用的通信设备。上述这些项目虽然属于经济发展项目,但同时也具有军事使用的目的,特别是涉及到太空战领域。以所罗门群岛为例,中方的国有企业曾经想要长期租借图拉吉岛作为经济特区,以及兴建军用港口。中方利用南太平洋岛屿国来设置军事据点,美国与澳大利亚相当关注这些事件的后续发展。”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021年6月10日引述防卫专家指称,基里巴斯计划接受中国资助,对当地坎顿岛(Kanton)一座废弃机场进行翻修。基里巴斯在野党议员尤塔(England Iuta)担心,相关工程造价可能超出当地所能负担,而且中国可能藉此进一步介入当地政治。

中山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杨钧池教授(照片提供: 杨钧池)

台湾中山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杨钧池教授表示,因为中方积极介入,南太平洋区域秩序已经出现失衡的状态。中国以兴建基础设施为名对南太平洋岛屿国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但是大量的贷款已经引发南太平洋岛屿国的债务危机,加上中国又以租借名义来使用这些具有经济与军事用途的基地,甚至延伸到太空战领域,又以外交挖墙脚的方式拉走台湾的邦交国,美国等民主国家和中国激烈争夺南太平洋岛屿国领导权的态势已经很明显。

日本培育人才维持其影响力

2021年7月2日,日本前首相菅义伟参加以视讯方式召开的《第9届太平洋·岛屿国峰会》(The Ninth Pacific Islands Leaders Meeting, PALM)”时表示,日本将依据会议中所提出的“太平洋纽带政策”,与14个太平洋岛国强化双边关系。

2021年9月2日,日本与太平洋岛国进行首次国防事务部长级的在线会议(Japan Pacific Islands Defense Dialogue, JPIDD)。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指出,日本将扩大加强与太平洋岛国间的防卫交流计划,确保该地区的安全。

日本大阪教育大学教养学科名誉教授安部文司表示,二战的经验可以证实,太平洋岛国的战略位置对于日本来说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他说:“二战期间,日美双方的军队为了争夺所罗门群岛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瓜达尔卡纳尔岛位于美国通往澳大利亚的航线上,当时日本企图封锁美国通往澳大利亚的海上通道以孤立澳大利亚,美国的目的则是确保澳大利亚能作为反击日本的基地,双方僵持不让。最终,日军伤亡2万余人,损失了无数战舰和战机后撤退,美军虽然宣告胜利,也阵亡7000余人,受伤近8000人,损失非常惨重。”

安部文司指出,无论现今的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在先进,也无法通过无线电或光纤运输军队、武器弹药、坦克和军舰等军备,以及石油和铁矿石等资源。因此南太平洋岛国的地缘政治价值始终不变,日本自然会努力维持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台湾中山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杨钧池教授表示,除了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捕鱼利益与天然矿物资源,日本从澳大利亚大量进口煤炭、液化天然气以及农业食品,南太平洋岛屿国刚好是必经航线,因此日本十分重视南太平洋岛屿国以及南太平洋区域的稳定秩序。

杨钧池指出,日本政府透过国际协力机构(JICA)提供大量的官方援助经费(ODA)给南太平洋岛屿国,希望透过这些ODA来协助南太平洋岛屿国发展自立的经济产业,或者兴建民生基础建设,例如医院等。同时,日本也提供技术转移给南太平洋岛屿国,派遣专家来培育优秀的技职人才,更提供该地区学生到日本的留学机会。

他说:“日本与南太平洋岛屿国成立的《南太平洋论坛》(SPF), 1997年该论坛改为《太平洋‧岛屿国峰会》,每三年举行一次高峰会议。去年(2021年)刚好是第9届,除了经济议题之外,双边还讨论防灾对策的合作计划,以及针对全球气候异常变动,南太平洋岛屿国因此受到海水上升严重威胁等议题,进行广泛交换意见。此外,针对南太平洋岛屿国年轻世代的未来处境,双边也开始进行意见交换、人才交流以及发展未来双边的重要合作事项。”

日本设置使馆与中国扩张是否有关?

台湾中山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杨钧池教授表示,共有20国参加了2021年9月开启的首次日本与太平洋岛屿国的国防部长或国防官员防卫层级对话机制,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表示自卫队的船舰与飞机将前往太平洋岛屿国家进行更深度的交流,包括海洋安全保障以及灾害救援之演练等,双方进行人才的训练与培养,显示日本未来将投入更多资源维持南太平洋区域的稳定秩序。此外,基里巴斯2019年才与中国建交,日本今年就要在基里巴斯开设新大使馆,又为了军事与太空科技等合作项目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开设领事馆,可说是在外交与军事上全面和中国抗衡。

一位因安全因素不便透漏姓名长期参与日本外务省外交政策讨论的专家并不认为,日本政府推进对太平洋岛国的政策是为了应对中国在南太平洋明显扩张势力的危机。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那些认为日本这些行动主要是为了围堵中国的人,实在不了解日本的太平洋岛屿外交流程。这可能是因为近年来把焦点放在讨论中国威胁已变成流行了。其实如果日本真的想和中国竞争,首先要做的是强化岛屿外交的主轴,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例如在小国或法国领土上开设领事馆之前,改变日本参与太平洋岛国论坛的方式,以及重新建立岛屿峰会的框架,与明确宣布退出《太平洋‧岛屿国峰会》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建立新的外交关系等。依照日本的外交惯例,在这些基本的岛屿国外交框架强化之前,日本不太可能对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扩张有明确的政策。”

日本《读卖新闻》2021年7月的社论指出,中国对南太平洋岛国的贷款总额占该地区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 20% 以上。

台湾中山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杨钧池教授说:“中国应该会继续寻求与强化在南太平洋的影响力。不过,美国、日本与澳大利亚将会持续加强在该地区的合作,甚至将台湾纳入合作对象,强化民主价值的同盟关系。预料未来南太平洋区域将出现不同的价值阵营之间的竞争对抗。”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