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港记泪别《立场新闻》《众新闻》:记者身份不死

滚动 港澳台

短短一星期内,香港两大网络新闻媒体《立场新闻》及《众新闻》因受压停运,撼动新闻界和香港社会。身处风眼中的一众香港记者经历多次翻天覆地的震荡,如何面对冲击和思索前路?几位记者向德国之声分享了心路历程。

(德国之声中文网)踏入2022年,香港网络媒体《众新闻》渡过了5岁生日,却同时迎来结束的一天。 1月3日跟平日不太一样,它的首页不止有新闻报导,还有许多《众新闻》记者的感言文章。这次执笔不是写别人的故事,而是自己内心的五味杂陈,以及回顾可能就此划上句号的采访生涯。

27岁的记者阿王(化名)回想那天,所有同事都忙得不可开交,赶着在最后一天让手上的报导面世。 「每个人都很努力的疯狂写稿,我把拖了大半个月的稿子在一天内完成,连剪片用的伺服器都差点垮掉了。」阿王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苦笑说:「那可谓是『笑丧』,起码我们人没出事,还有机会跟读者和同事说再见,其实已是很幸福的事。」

触发《众新闻》停运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香港警方在12月29日大举搜捕另一知名网媒《立场新闻》。前任总编钟沛权及时任总编林绍桐被控告「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当局指《立场新闻》透过刊登多篇文章,意图引起对香港政府和司法的憎恨、香港居民间不满等。

4名前董事被捕扣查后获准保释,包括歌手何韵诗、前议员吴霭仪以及方敏生、周达智。正因国安法案件被关柙候审的前《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钟沛权的妻子,亦涉嫌因撰文而在狱中再被捕。拥有过百万读者的《立场新闻》同日公布停运并删除所有平台上的内容。此外,创办人蔡东豪现也正被警方通缉。

短短数天后,《众新闻》宣布1月4日起停运,及后停止更新平台及遣散员工。决定来得突然,但也经过全体员工的反覆思量。阿王说:「过程中最大挣扎是,我很想做记者,但不可能因此把主管和同事置于坐牢的风险之中,这是我们最大的感受。」

《立场新闻》高层被捕当天,港警派出超过二百警力搜查其新闻办公室。当天清晨,身兼香港记者协会主席的时任《立场新闻》副采访主任陈朗升,同遭警员上门搜查。他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如此形容:「那是非常伤感的一天,我失去了我的同事、工作以及记者的身份。」《立场新闻》两名被起诉的前总编辑都被法庭拒绝保释,须即时关柙候审,许多旁听的《立场新闻》记者在庭上相拥落泪。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重大创伤,但不少人为免影响案件和同事安危,不愿多谈。陈朗升表示:「《立场新闻》及《众新闻》接连消失是个警号,令人担忧独立的媒体在香港已无处容身。」

2021年12月29日,立场新闻副采访主任陈朗升(中)被警察带走协助调查画面。

煽动刊物罪影响深远

局势发展引起的疑虑,也不限于异议媒体。在亲建制媒体当了记者8年的阿乔(化名)说,煽动罪的定义「宽过红海」,媒体很容易堕进法网。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以往关乎中国的新闻会审查得很严,但在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纪律部队和保安局等部门手执很大权力,尤其是涉及他们的负面消息会被上司按住不刊登。我不会说完全出不了,但难度大大提高,甚至会成为审查的借口。」他预计调查新闻会愈来愈少,特别是中文媒体会更加谨慎。

由《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到《众新闻》,仅仅半年,香港三家最大的批判性新闻机构关闭。牵涉的罪名包括国安法下的「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以及英殖时代的古老罪行「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后者本已停用几十年,直至去年港府才开始重用。值得留意的是,虽然后者并非国安法罪行,但由于涉及「危害国安」的元素,保释门槛与前者看齐,意味一旦被控很大机会须要还柙。

阿乔说仍未消化到一系列的冲击,无力感和沮丧笼罩着新闻界。他慨叹:「看着许多比你有能力、更厉害的同业失业,但已几乎没有可以容纳他们的媒体了」。他认为虽然审查一直存在,但过往即使媒体所属的光谱不同,记者之间的良性竞争促进了整个新闻业百花齐放。 「纵使是别人的独家新闻,有其他同业一起跟进、质问官员,所带来的回响都会大些。但现在少了竞争性,报导空间严重收窄,想做的事做不到,开始会想为何还要忍受低薪当记者?」

阿王入行只有5年,但这已不是他第一次经历新闻机构「大地震」。 2020年底有线电视大举裁员并裁走侦查报导组,被质疑是要削弱异议声音,引发编采人员集体辞职以示抗议,当时阿王都是辞职的一员。经过一年,他再度失业,但感受却非常不一样。 「离开有线电视时我有不舍但完全没哭过,但这次知道停运决定后,我哭了很久很久。」阿王说:「上次我觉得还有路走下去,市场上还有其他自由的媒体。但这次是第一次有那么疼的感受,因为我知道《众新闻》完了,就很大机会要跟记者身份说再见。」

2021年6月23日,香港《苹果日报》记者在壹传媒总部向支持者挥手。该报在隔日停刊。

「记者身份不死」

《众新闻》由一批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一起创办,以众筹和订阅费作为资金来源。而《立场新闻》成立于2014年12月,当时正值「雨伞运动」刚刚落幕之际。两者都以非牟利新闻媒体自居,2019年反修例运动爆发后,读者群和影响力与日俱增,曾夺得香港和亚洲区内多个新闻奖项。去年起,他们接收了不少离开香港电台、有线新闻和苹果日报的记者,制作越见规模。

阿王笑称同事之间称《众新闻》为「传媒难民营」,保留了业内的火种以及消失中的香港。但在《立场新闻》和《众新闻》告别后,至今已有最少6家中小型网媒在寒蝉效应下停办。传统大报《明报》也首次在观点版加上编注,声明其刊登的时事文章若提出批评,旨在促使矫正政策错误,「绝无意图煽动他人对政府或其他社群产生憎恨、不满或敌意」。

记协主席陈朗升认为:「所有在香港的人都明白发生什么事,若非为了员工的安全,媒体都不会走到关闭这一步。我不会评论政府的说法,但相信许多人都看得清事实,我仍希望当局理解多元独立的声音对香港至关重要。」

阿王和许多香港记者一样,觉得前路灰暗,但他还未完全放弃继续当记者的念头。 「我不信那种『XX已死』的说法,即使你觉得它这一刻死了,但我们盛载着这精神的人未死,它自然就不会死。」他预料不少同业会隐姓埋名、以地下化的方式继续做记录工作。 「即便最敏感的题材不能写,但只要在一则新闻上为读者多挖一点资讯,都已经有赚了。」

「大家都知道风险来得很真实,所以更加要用聪明的方法坚守真相。我们永远不知道何时走到漆黑隧道的尽头,但我们必须继续相信。」而他自己会考虑回到其他主流媒体工作,哪怕空间很可能大不如前,但他认为此时此刻仍选择留下来的人,视新闻工作为一种信仰。 「记者只是一个头衔,无论是否留在行内,只要坚持说真话,记者这个身份就不会死。」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