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无惧海康威视“霸凌” 美调查机构称将继续曝光其无良作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据美国媒体报道,中国监控设备制造商海康威视向美国国会“举报”美国视频监控技术分析机构IPVM,称后者“违反美国游说法规”。IPVM发布过多份曝光海康威视等中国科技公司产品安全威胁和人权问题的报告。IPVM表示,将继续通过研究调查揭露科技企业的不道德做法。

2018年10月23日,海康威视公司在中国国际社会公共安全产品博览会设置展示区

据美国媒体报道,中国监控设备制造商海康威视向美国国会“举报”美国视频监控技术分析机构IPVM,称后者“违反美国游说法规”。IPVM发布过多份曝光海康威视等中国科技公司产品安全威胁和人权问题的报告。IPVM表示,将继续通过研究调查揭露科技企业的不道德做法。

海康威视指责IPVM“游说”

美国新闻网站Axios星期二(1月4日)报道,总部位在中国杭州的海康威视去年致函美国国会负责道德事务的官员,称IPVM涉嫌违反美国游说公开法(Lobbying Disclosure Act)。海康威视在信中指控IPVM在与美国政府决策者接触时推行“针对海康威视的惩罚性措施”,指控IPVM在进行了这类接触后没有进行相关的游说活动登记,因此违反了法律。

据其官方网站介绍,IPVM总部设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专门报道、研究和测试分析视频监控行业。

包括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在内的美国政府机构将海康威视等中国科技企业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正在收紧对这些中国公司的限制措施。Axios的报道说,海康威视对IPVM的暗中攻击表明,他们正在对美国限制措施提高应对策略。

IPVM创办人约翰·霍诺维奇(John Honovich)说,海康威视针对IPVM的“举报信”是对他们这家“独立的美国小企业的霸凌”。

霍诺维奇对美国之音说,海康威视的这些行为没有对IPVM的经营和运作产生影响,反而给“我们的声誉带来了正面影响”。他说:“因为海康威视的招数和他们不负责任的做法向世界表明他们和我们是如何运作的”。

IPVM此前以多篇报告批判在美国销售的海康威视、大华科技等中国公司出品的监控设备。这些批评指出这些设备多方面的问题:企业受中国政府直接或间接操控、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联系、配合中国政府应用其产品在新疆地区监控和迫害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群体、以及这些产品自身的网络安全问题。

霍诺维奇说,“海康威视自己和中国政府的文件直接佐证了其侵犯人权的作为。海康威视应承担责任。”

他说,IPVM将继续通过研究、调查、报告和宣传,来“揭露那些不道德的美国和中国行为者”。

议员发文支持IPVM

据Axios报道,IPVM去年8月收到了美国国会的一份通知,称根据一项来自第三方的匿名检举,IPVM“可能”会被要求进行相关的游说登记。

IPVM表示,他们不会进行登记。该机构表示,与联邦政府官员的接触和交流是为了进行正常的新闻搜集活动,以及为联邦法规提案提供评论反馈。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的官方推特帐号1月4日发文支持IPVM。“中国共产党的公司在美国的监控产业中不能有一席之地”,推文说:“国会不应理会中国共产党(CCP)的宣传,应驳回海康威视对IPVM的牵强指控。”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克劳迪娅·坦尼(Rep. Claudia Tenney, R-NY)1月4日也在推特上表示:“中国政府掌控的监控公司海康威视不满足于在中国侵犯人权,现在他们正试图压制异议,将中共式的审查制度引入美国。国会应该不理会海康威视对IPVM的诽谤行动。”

海康威视在美面临多重压力 聘公关公司游说

《安全设备法》(Secure Equipment Act)2021年11月在美国生效。法律的目的是防止美国政府认定的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企业获颁新的设备采购许可证,从而阻断了这些企业的设备进入美国通信网络的渠道。中国华为、中兴、海能达通信、海康威视和大华都是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一份黑名单(正式名称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通信设备和服务清单”)上的受制裁对象。

海康威视已经展开游说和公关攻势,挑战FCC在通信网络安全问题上的管辖权。

该公司在一份发给Axios的声明中说:“海康威视作为安全设备制造商而非电信或网络提供商,不属于禁止使用的电信设备清单。”

海康威视在美国聘用了华盛顿“哈里斯,威尔特夏和格拉尼斯”(Harris, Wiltshire & Grannis)律师事务所,并聘用该律所主席约翰·中畑(John Nakahata)为顾问——后者曾在20世纪90年代担任FCC主席的办公室主任。

美国之音此前报道,曾经担任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办公室制裁政策高级顾问的彼得·库西克(Peter Kucik)2021年6月加盟海康威视聘请的游说公司水星公共事务(Mercury Public Affairs),担任该公司的常务董事,为海康威视的美国子公司提供战略咨询、游说、公共事务、政府关系等服务。两名前民主党众议员也曾加入海康威视的游说团队。

与中国不同,外国实体在美国游说是合法的政治活动,外国公司或政府在美国必须通过《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或《游说公开法》的规定进行登记。

对中国持批评立场的政府官员和议员对中国实体利用美国宽松的法律制度影响政策表示不满。

美国国会众议员坦尼在推特上说:“美国的法律公司和游说公司为海康威视等中共领导的公司清洗声誉,并试图颠覆《安全设备法》等法律,这将美国国家安全置于危险之中。这真的值得吗?”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