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美脱钩 企业不得不应对

滚动 中国大陆

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竞争或将导致世界分裂出两个不同市场,在科技、法律和金融等领域壁垒越来越高,而跨国企业不得不应对,对此法国《世界报》刊登了记者安托万·雷弗雄( Antoine Reverchon )的分析文章指出名著《大幻想》认为经济繁荣可以消除战争的幻想可能会再次破灭。

中美进一步脱钩

经济全球化引发的竞争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 早年曾在美国当过牧童、探矿者、记者和编辑的英国作家、经济学家诺曼·安吉尔( Norman Angell ),于1910年出版著作《大幻想》获得成功,被译成20多种文字,全球化一词可能首先在该书中使用,他认为欧洲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关系已经变得如此紧密,以至于这些国家之间无法爆发冲突,但是我们知道该书出版四年后发生了什么,第一次世界大战。

2000 年 3 月 8 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会使中国走上正轨, 它将拥有成为民主国家最宝贵的价值之一,经济自由。

如今“亚洲和印太”成了新的战略家竞争空间,各方在该地区显示军事实力,世界两大强国在此上演他们的经济、军事、意识形态以及技术的竞争。

跨国企业的沮丧

《世界报》评论指出最近几年经济学家和跨国公司沮丧地发现,政治正确正在主导经济,而此前他们认为已经不存在障碍,就是全球已经摆脱了冷战和边界引发的不必要,而且代价高昂的竞争恢复,而且日趋尖锐。

世界各国通过贸易和价值链进行互动,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工业、物流、技术和金融影响的黄金时代似乎正在结束。

全球发生规范转变激进,各国企业现在需要为世界两大经济体进一步“脱钩”做准备,就是全球化经济即将分成两个对立的空间,一个由中国领导,另一个由美国领导。

美国商会和商业律师事务所 DLA Piper于 2021 年 12 月 9 日发表的一份题为“经济脱钩,我们的新现实? ”的报告进一步指出,我们抱最好的希望,但是做最坏的准备。

缓慢起作用的毒药

新冠疫情危机中出现的全球增长或许是暂时的复苏,这可能会给因全球疫情大流行而一度混乱的世界贸易和物流链重组带来契机,目前的价格上涨只是暂时的结果。

但是上述报告的作者们观察到,在大流行危机之前,世界经济脱钩趋势就已经很明显。 这些实际上都是“全球化带来繁荣”的所有成分,已经变成了引发地缘政治分裂的缓慢发作的毒药。

低工资国家的劳动力优势变成了这些国家内部不平等引发的抗争,导致这些国家社会不稳定,民粹主义和极端的民族主义抬头,威权统治者上台,或政治煽动者把“外国人”当成理想的替罪羊。

经济开放和全球化带来的利润已经成为通过腐败、寡头政治和垄断等渠道被政府、行政部门和法官获得。 在富裕国家,经济全球化导致竞争力下降,企业搬迁、出现大规模失业和公共服务体系退化,再次为民族主义凸起铺平了道路,而资源优化配置蜕变成了税收和投机优化。

夹缝中的企业

数字即时性和互联网的“共享”已经变成一场标准和规范的不见硝烟的战争,在银屏 2.0 的背后,政府和跨国公司正在通过网络攻击来争夺数据控制权。

法治已经成为域外法律的竞争,就是无论你身在地球上的何处,只要使用美元或批评香港发生的事情就属于美国或者中国人的管辖范围。

跨国企业将不得不学习适应,复制商品链以便在没有法律或财务风险的情况下为一个或另一个市场提供服务,重新启动自动化生产让企业回国投资,这无需更多雇用员工,各大企业表现出更大的灵活性以适应各种技术和监管标准,提高商品价格以应对这些脱钩成本,随后可能缴纳更多税款。

欧盟安全研究所亚洲负责人,汉学家爱丽丝-埃克曼(Alice Ekman)此前发表文章,她认为对中国而言要占据“主导地位”,需要世界分成两个阵营,就是随着美国及其盟友逐渐在一些国家被被边缘化,中国取得相应主导权,特别是在特朗普时期挑明的中美政治分歧。

习近平2013年1月曾经明确指出我们必须建设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为我们在未来占据主导地位奠定基础。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