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印尼推迟煤炭出口禁令审查 日本跳脚

滚动 国际

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也是中国最大的海外供应商,一纸一个月的出口禁令使得亚洲各地原本就已经很昂贵的煤炭价格再飙涨。

(德国之声中文网) 印尼当局周三 (1月5日)推迟了与煤矿公司的会议。大批煤炭运输船还卡在海岸边,等待政府宣布是否会解除出口禁令。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在出口的僵局中,大约100艘装载或等待装载的船只在印尼加里曼丹岛附近的主要煤炭港口聚集了大约590万吨的煤炭,包括在萨马林达港附近等待的大约25艘船和在塔波尼奥港附近等待的27艘船。

印尼政府原先表示在5日审查禁令,并定于上午在作出决定前会见采矿公司,然而,印尼煤矿协会(ICMA)的官员说,与贸易部长卢特非 (Muhammad Lutfi)的计划会议没有举行。他们没有说会议被推迟的原因,并补充说没有商定新的时间。

根据统计,印尼的煤炭产量约有四分之三出口,最大的市场包括亚洲经济强国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其中45%的煤炭出口至中国,15%至印度,8%至日本,7%至菲律宾,以及5%至韩国。

随着北半球的冬季能源需求达到高峰,全球煤炭价格上涨。1月4日,中国基准动力煤期货在禁令宣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涨了7.8%,然后在5日缩小了涨幅。该期货最后交易价格为每吨702元,下跌1.3%。

1月4日恢复交易时,ICE纽卡斯尔月度煤炭期货也大幅跳涨,录得11月3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自10月以来首次突破每吨174美元。

受影响的国家中,第一个公开发出抗议的是日本。日本每月从印尼进口约200万吨煤炭,占日本动力煤的13%。在冬季电力需求高涨的情况下,日本驻雅加达大使馆5日敦促印尼能源部取消对动力煤的出口禁令。

大使馆在一封信中说:「突然的出口禁令对日本的经济活动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严重影响。」并补充说至少有5艘已经装船的船只应立即获得离境许可。

信中也说,日本可以利用的替代来源很少,并敦促迅速结束禁令,以「继续并维持」两国之间的友好经济关系。

印尼总统维多多 (Joko Widodo)本周呼吁印尼液化天然气生产商和煤矿商优先满足国内需求。

先确保国内供应

印尼国有企业(SOE)部长托希尔(Erick Thohir)5日稍晚表示,他的部门与能源部一起,计划与国家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举行会谈,审查他们的煤炭供应。

他说:「我们将清楚地描绘出每个煤电厂的状况,所以以后我们不会再发现任何问题。」

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的一位官员说,与PLN的会议可能会在1月5日晚上举行,随后能源部和矿工之间会进行会谈。

该公司表示,截至1月5日,它已经获得了1390万吨煤炭的合同,但需要更多的合同来达到安全库存水平。

监管机构SKK MIgas表示,印尼的Tangguh和Bontang天然气厂承诺在2022年向PLN出售58批液化天然气(LNG)。

国有煤矿企业PT Bukit Asam则说,印尼煤炭开采协会(ICMA)和贸易部已经向能源部提交了已经履行了国内市场义务(DMO)的公司名单,「其中建议取消对这些公司的出口禁令」。

这些义务要求矿工将其产出的25%以每吨70美元的最高价格出售给当地电厂。据国家电力垄断部门和媒体报道,自禁令发布以来,已有750万吨至1390万吨煤炭被转用于国内需求。

(路透社、法新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