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绝望至极后希望生” 中国人权律师在暗夜中坚持

滚动 不平则鸣

在中国,还愿意代理“敏感案件”的人权律师可以说是失业高危险族群,他们动辄遭当局拘押、吊照,有的甚至下落不明。但是,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却就像蔺其磊、梁小军等被吊照律师一样,仍在坚持依法维权、讨要公道。

中国人权律师梁小军

在中国,还愿意代理“敏感案件”的人权律师可以说是失业高危险族群,他们动辄遭当局拘押、吊照,有的甚至下落不明。但是,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却就像蔺其磊、梁小军等被吊照律师一样,仍在坚持依法维权、讨要公道。是什么促使他们还在黑暗中坚持着?

告别法院、走向菜市场,被迫失业的梁小军当起家政夫,为家人买菜、采购生活必需品,这或许是他能为家人所做的些许弥补。

“吊照,于我而言,了便是好,但却平添了律所同事和家人的烦扰和不安。为了他们,我也曾通过相关部门认错、讨饶,但没有用,我也只能对他们说声抱歉。”梁小军在发表《岁末,吊照感言》的文章中说。

十二年前,梁小军为四川法轮功学员担任代理律师,他形容自己“从在人权案件的代理中才找到内心的平衡”,能“坚持做个诚实、善良的人。”

然而,中国举报风潮复古袭来,也烧向律师行业。北京市司法局去年底调销梁小军律师执照的理由之一,就是以网上非实名用户称梁小军是“轮子驴师”,断章取义地告发他支持法轮功。从梁小军接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到被吊销律师执照,北京市司法局只用了20天的时间就让梁小军失业。

“我还在思考以后的规划,但我会继续走法律程序的。”梁小军通过文字简短回复本台记者查询时说到,他会上诉,申请行政覆议。

在中国,专作商业或民事诉讼的代理律师会有较安稳的人生,梁小军刚入行时,也曾经有过一段岁月静好.但就像他所说的,这样活着“内心并不平静”,做人权律师到最后却遭吊销执照,他反而“坦然接受”。

中国人权律师群像(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黑暗时代 中国人权律师坚持“飞蛾扑火”

“相比那些被冤杀者和冤判者,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冤,我仅只将之视为时代的烙印。”他在《岁末》一文中说到。

时代辜负了这一代的中国人权律师,但未来还可能更黑暗,中国官方的行政手段太多,而且根本没有制衡的法律机制。

美国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就告诉记者,“2022年,中国人权律师还会处在更加困难的状态。事实上,从2003年维权运动以来,中国会以不给(律师事务所)年检、注销或是吊销律师证,甚至到抓捕、判刑,尤其是2015年”709律师案”大抓捕后,就是更加雪上加霜了。”

但中国的“人权律师团”没放弃在黑暗中点灯,他们在网上公布的《2022年新年献词》中提到,正是因为“绝望和呐喊如影随形”,“绝望至极而后希望生”。

“我们希望,有法不依、权力任性的乱象终将改观;我们的职业使命就是以法律、法理制约权力、保障权利。为践行这一使命我们已饱受挫折,我们仍痴心不改、无怨无悔,虽伤痕累累、损兵折将,仍飞蛾扑火、屡败屡战。” 《献辞》中说。

中国人权律师团又名“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由王成、唐吉田、江天勇三名中国律师于2013年9月成立。他们希望提供中国公民更及时有效的法律服务、维护公民权利,促进中国人权发展。2014年,该组织成员达到225名律师。2015年7月8日,北京当局对人权律师发起镇压运动,在导致数百名律师及维权人士被捕的“709律师大抓捕”中,江天勇尽管已经出狱,现却仍在河南老家遭当局严密监控。

“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发起人之一江天勇(美联社资料图)

蔺其磊长发披肩 仍坚持公义法治

“不要后悔,不要抱怨,因为再怎么后悔、抱怨,如果不往前走,还能有什么选择?在普遍不看好2022年形势的情况下,我对2022年还是有信心,不会沉寂停止。”比梁小军早一步失去律师证的蔺其磊,现在开了个人油管账号。他在2021年最后一天公布的影片中说到,尽管自己已经长发披肩,仍等不到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将他的申诉立案。但他在影片中说,他仍要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

“做为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我的维权之路刚刚开始,也一定要开始。”蔺其磊说,尽管他知道维权之路不会顺利,甚至投告无门,他还是要走下去。

蔺其磊在“709律师大抓捕”中曾担任辩护律师,也曾身为“十二港人案”的委托律师。在“709大抓捕后”的2018年,当局就拒绝年度检查考核他担任合伙人的北京瑞凯律师事务所。他曾接受本台访问时说,当局甚至要他自己把律师事务所注销,但他拒绝接受。去年1月4日,他的律师事务所遭强行注销;而北京市司法局后来以他没有受任何律师事务所聘用为由,在去年10月31日强制注销了他的律师执照。

本台多次拨打蔺其磊的电话,但未能接通。他在油管影片中则表示,他启动的五个维权步骤,目前官方都是以不让立案的方式处理。而他除了继续上诉,还要申请律师事务所遭强行注销的国家赔偿,

蔺其磊和中国人权律师团还在等待战友归来。2022年,他们等着迎接律师余文生与周世锋的回归。

中国律师蔺其磊被吊销执照(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滕彪说,“中国政府越来越不在乎国际社会的声援与压力,但是有更多的人权组织关注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并且把他们的处境和其他重要议题联系起来,这些还是会有帮助的。”

律师常玮平的妻子曾这么形容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而中国的人权律师们在最坏的时代,仍在坚持“愚公移山”。梁小军说,“对于未来,我心怀希望,眼中光明。2022年的钟声敲响,期盼疫情和这一切纷乱早日结束,我们可以回归正常生活!”

记者:郑崇生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