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邹幸彤未婚夫野渡:失去自由不会改变她纯洁的心灵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因涉及2020年和2021年的维多利亚公园六四晚会案,共被判囚22个月。然而她身负的控罪,还有更严重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她的未婚夫、中国维权人士野渡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他深信时间和高墙,都不会阻隔他们互相守望,直至邹幸彤重获自由。

野渡上一次见邹幸彤,已经是3年多前。

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因涉及2020年和2021年的维多利亚公园六四晚会案,共被判囚22个月。然而她身负的控罪,还有更严重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她的未婚夫、中国维权人士野渡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他深信时间和高墙,都不会阻隔他们互相守望,直至邹幸彤重获自由。

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周二(4日)被香港法院判处“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成,连同参与2020年六四集会所判的刑期,共判囚22个月。她的未婚夫野渡当天发布了给未婚妻的信,留下了一句“亲爱的,我想念你,想念春天自由的风。”

最后一次通话 是提醒她准备被捕

在接受本台专访时,野渡已经三年多没有见过邹幸彤,上一次通话,已经是去年9月初,邹幸彤被捕以前。

“有人开始不断按我们的门铃和破我们的大门密码。按了5到10分钟,恐怕今早都不能出席何桂蓝的保释聆讯。”这是邹幸彤被捕前,在直播中留下的话。当时她正在律师楼,通宵准备材料,打算第二天为前《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申请保释。也刚刚过了港警要求香港支联会提交资料的最后期限。

野渡说:“我当时是半夜打电话给她,让她做好心理准备,12点一过就可能被捕,或第二天凌晨被捕。她还是不相信,认为反应不会那么快。我是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像她那种情况,官方不可能有手软的可能。香港是迅速大陆化的,对香港民间的打压,也是用了很多大陆维稳的手段。”

野渡上一次见邹幸彤,已经是3年多前。 (野渡脸书照片)

即使长期被高墙阻隔 也要继续守望

两条六四集会相关的罪名,让邹幸彤被判了22月。然而她所背负的,还有《香港国安法》下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名更重。野渡坦言,不会对政权心存侥幸。

他在去年7月发公开信,向当时被捕还押的邹幸彤求婚。邹幸彤8月获准保释后,野渡曾和她讨论婚礼安排,原本打算在9月下旬举行“网络订婚”,正式确定二人关系,没想到邹幸彤9月初就被捕,再被判刑。

未婚妻被囚高墙内,重逢遥遥无期。野渡自己在国内,同样被严密监控,不可能到香港看望。两个人的感情,就只能靠香港亲人传话和代寄书信。不过野渡深信,两个人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

野渡说:“我们既是伴侣,也是战友、是同道,我们两个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而且我相信如果是我面临着这么长的、失去自由的时间的话,幸彤也一样是会等待的。我们两个人心有灵犀。”

一个是留学英国回流的香港大律师,一个是曾签署《零八宪章》的中国维权人士,二人背景经历似乎南辕北辙。回顾和邹幸彤的相知相识,野渡表示,让他们互相吸引、走在一起的,是共同的事业和价值观。

野渡说:“幸彤她在支联会做的事情也好,做大陆劳工的事情也好,她前几年还能回大陆的时候,主要工作也是在做大陆的人权事务,政治方面我们也是有很多共同的事情一起参与,所以就走到一起来了。”

铁窗未阻信念 她在法庭为六四难属陈词

他表示,长期失去自由,可能会让邹幸彤和外界脱节,但不会动摇她的信念。

野渡说:“不会改变的是她一直纯洁的心灵,一直以来打动我。我相信这点不会改变,这是她一直的坚持,也是她所相信的价值所在。既包括我们两个人感情的坚持,也包括她心灵一直以来的纯洁,包括她对信念的坚守。”

一如他所料,邹幸彤坚守信念,在庭审中,她未有为自己求情,而是读出六四死难者家属的证词,希望在香港法庭的记录里,留下难属的冤屈和苦痛。她说法庭以“煽惑”的字眼指控她,倒不如说“是香港人煽惑了我要按良知行事,如果要因此受刑的话,我也无怨无悔”。

铁窗未能囚禁邹幸彤的信念,然而未婚夫仍担心她在狱中苦寒难耐。野渡在信中说道:“天气冷得令人发指,你在狱里肯定更不好受。你本来就是个惧怕寒冷的人,监狱肯定条件有限,所以你务必要注意保暖,好好保重,不要让爱你的亲人和朋友为你担心。”

这封信,原本是交给香港《众》新闻刊出,然而文章未及发布,《众》新闻已宣布停运,也映照当下香港的情况。

为此,野渡在信中留下了这样一句─

“铭记这个寒冬。冬天来了,春天决不会远。”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