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西安“封城”近两周 民众的哭嚎响彻“盛世长安”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中国古城西安已经“封城”十多天,当地陆续传出市民吃饭难、就医难等问题,微博上和微信朋友圈中不时传出居民的投诉、求助,甚至骂娘声。1月4日,中国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在谈到西安疫情时表示,西安疫情是继武汉封城后最严重的一回。中国大陆独立媒体人江雪日前发表的西安版“封城日记”,也再度引发人们对于封城代价的思考。其中一位中国网民用 “猛于虎”来形容当今中国的防疫抗疫形势,表面上是在说疫情的凶猛,实际上是用“苛政猛于虎”之义来隐晦批评,如今的中共苛政已猛于病毒疫情。

中国古城西安已经“封城”十多天,当地陆续传出市民吃饭难、就医难等问题,微博上和微信朋友圈中不时传出居民的投诉、求助,甚至骂娘声。1月4日,中国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在谈到西安疫情时表示,西安疫情是继武汉封城后最严重的一回。中国大陆独立媒体人江雪日前发表的西安版“封城日记”,也再度引发人们对于封城代价的思考。其中一位中国网民用 “猛于虎”来形容当今中国的防疫抗疫形势,表面上是在说疫情的凶猛,实际上是用“苛政猛于虎”之义来隐晦批评,如今的中共苛政已猛于病毒疫情。

西安百姓成“清零”政治任务的牺牲品

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曾在1月3日说,西安要尽快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他宣称,当前疫情防控已处在“总攻”的关键时刻,各项工作“只能加强”,重点攻坚“只许成功”。他还强调,西安当地官员要领会党中央关于防疫工作的重要指示和精神,全面推进“社会面清零”。

“社会面清零”,被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陈志军解释为,就是让新增确诊病例只在已经被隔离的人员传播中产生,这样病毒就不会在社区中存在传播了。

然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显然需要让当地人付出巨大的代价。西安近日接连上演千人大转移,由于近日当地的确诊病例中有十几例的“活动轨迹”涉及西安航空学院的两个校区,这些校区的约两千名师生从上周开始被陆续分流到陕西安康的四个县市集中隔离,目前这些学生的异地转移工作已经结束。

在当地人4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中,有人因无法获取食物,向窗外大喊“我要吃饭”。还有居民表示,隔离场所一个房间有好几个上下床,简直就像“集体宿舍”,很容易发生交叉感染,显然“清零”已成为并不尊重现实的政治任务。

针对“社会面清零”的说法,很多中国网友也颇有微词。有人说,这可以被理解为,封城代价太大,只好发明一个防疫新名词来转移民众注意力。还有人称当局“永远都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问题本身。”

曾在医学研究领域工作的美国时政评论人士横河也表示,遏制病毒传播最终是为了人,然而北京当局用“维稳”的方式对付病毒是根本行不通的,民众不但没有成为“清零”政策的受益者,反而成为了它的牺牲品。

全力封锁消息下的太平假象

当西安市政府把感染者拉到周边县市,集中营式隔离,部分地区不准使用手机时,网上传出了中共高层已下达死命令,责令西安不惜一切代价、3天内清零的消息。

一些观察家们对此表示,如今在西安推行的这种措施包括不惜以人民福祉乃至生命安全为代价,不准疫区的人离开管控区寻求紧急医疗援助,不准断粮的人走出家门寻求食品,深更半夜将整个小区的人不分男女老幼转移到集中隔离区,并实行严密的新闻报道审查和舆论管控,中国的这种不惜一切代价的疫情防控无疑在全世界是最独特的。

此前,陕西曾有一位七旬老人脑出血入院抢救,其独子在西安被隔离,无法照料老人,甚至连手术的家属签字都是以电话录音的形式来完成的。还有一个西安网民在2022年初发帖说,他的父亲突发心脏病,但医院以疫情防控为理由坚决拒绝予以救治,在经过百般联络和哀求之后医院终于予以收治,但为时已晚,他父亲因救治时间延误而不治身亡,随后该贴在网络上被当局删除。

1月4日,有一起男子因出现发热、头痛等症状后,寻求多个政府部门协助进行集中隔离,却不断遭“踢皮球”,最终虽然他顺利得到救治,但也导致一家6口全部染疫。

在对网民言论实行严密控制的当今中国,上述的这些噩耗贴、求助帖能在网络短暂停留,显然属于漏网之鱼。一位中国网民用尽力避免触犯中共当局的表达方式描述了当今中共当局的所谓防疫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新冠死亡率本身不高,但是很多人却真的因为它家破人亡了”。也有人愤怒地表示,在这荒谬的城市,只要不是死于病毒,就不算死亡,很庆幸我又熬过了一天,能继续生活在这“盛世”、“长安”中。

饱含血泪的西安“封城日记”

在西安封城后,种种由疫情管控引发的人道主义灾难持续不断。新年第一天,一名怀孕8个月的西安产妇在当日晚8时因腹痛到西安高新医院求诊,被院方以“核酸超过4个小时”为由拒绝入院。直到当晚10点,该孕妇在院门口等待2小时后大出血才被接诊,可惜胎儿因治疗不及时已胎死腹中。

即便民怨沸腾,但敢于发声的人屈指可数,遂在网上出现了“可惜西安没有方方”的哀叹声。

继武汉作家方方两年前连载封城日记遭当局舆论围剿、封杀后,曾任调查记者的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不甘沉默,毅然在4日发表了《我的封城十日志》一文,将她在西安“封城”前夕到1月3日的所见所闻真实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江雪在文中说,“封城”来得很突然,很多身在西安的人可能都低估了他们面临的“灾难”。去年12月27日,她突然听说西安“管控升级”。而她所在的小区保安说,原本执行的“两天出门买一次菜”已经作废,从当天开始,任何人都不能出入小区。到了第二天,全网都在喊“买菜难”,大部分当地人在之后的好几天里只能依靠“自救”。

文中还提到,“清零”政策让人人害怕。“新年到了,我所在的小区内,家家户户门上都贴了封条”,“听说按照最新的社会面‘清零’政策,如果再有病例,我们小区的住户,就要全体被拉走集中隔离”,“在小区单元群里,我简直能感受到大家都在瑟瑟发抖。12月31日半夜,被全体拉走集中隔离的糜家桥小区,就在我家附近”,诸如此类的民众心声,伴随着恐惧充斥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江雪在文末写道,网友“曾经熟悉的朋友”为官方喊出的“社会面清零”叫好,并称“西安只能胜利,别无选择,没有退路”是“正确的大话,套话,也是空话”,并犀利地指出“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中的“我们”到底是“我们”,还是须要被付出的“代价”呢?

中国的所谓“最终的胜利”,一定要通过百姓不断“流血又流泪”才能取得?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