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河南禹州宣布封城 西安版方方日记引关注

滚动 中国大陆

在西安持续封城之际,有120万人口的河南禹州因出现3起确诊无症状案例宣布全面封城。专家表示,中国持续执行「零容忍」的防疫政策,目的是为了避免国内疫情影响即将开幕的北京冬奥。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西安1300万居民的封城进入两周之际,中国河南省拥有120万人的县级市禹州也因通报3起新冠确诊病例,周二 (1月4日)市政府下令全面封城,所有市民必须「足不出户」,执行居家避疫。

根据禹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布的消息,3起确诊案例是透过核酸检测确认的3名无症状感染者,当地官员於周日 (1月2日) 半夜前发布公告,下令全市居民即刻「居家隔离丶足不出户」,各单位人员必须依据单位证明出入,并组织志工为村中或社区居民提供日常生活用品。

此外,该市还要求公交车丶出租车等各式大众交通工具全面暂停营运,而体育场馆丶各旅游景点丶休闲娱乐场所跟餐饮机构也暂停开放。该市各类学校全部进行线上教学,全城也执行人员只进不出丶中心城区人员不进不出的作法。

禹州市也警告,该市将对隐瞒情况丶不遵守疫情防控规定,造成疫情传播或扩散的人员,严格追究其法律责任。事实上,不少专家认为中国政府自2020年初疫情爆发以来,便在疫情防控上采取零容忍的防疫策略,一旦各地传出零星疫情,在地官员往往是以全面封城的方式来防止疫情扩散。

由於距离2022北京冬奥开幕仅剩约一个月的时间,专家认为中国在西安与禹州等地采取「零容忍」的防疫政策,很大一部分是为了避免国内疫情影响奥运。美国奥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主任纪骏辉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延续「清零政策」主要有两个政治目的。

他说:「立即的政治目的是二月要登场的冬季奥运,中国政府不希望有国内疫情影响它执行冬季奥运。另一个政治目的是,中国政府对内跟对外都需要维持其合法性,而它们达到该目的的唯一作法便是保护人民。它对内必须透过控制疫情传播显示他们的执政能力与合法力,对外他们需要改变国际上对全球疫情的论述,强调中国并非疫情的始作俑者。」

西安频传侵权行为

在河南禹州成为最新执行全面封城的中国城市之际,封城满两周的西安持续传出有民众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各种急迫的情势。为了实现陕西省书记刘国中周一 (1月3日) 宣布的「社会面清零」,西安近日出现多批的「千人大转移」。

尽管政府已对外声称他们开始运送物资给受困在家中的民众,仍有西安市民持续在网上分享无法即时就医的情况。

中国澎湃新闻周二 (1月4日) 在报导中指出,近日出现的确诊病例中,有十几例的活动轨迹与西安航空学院的两个校区有关,所以该校区约2000名师生上周便被分流到陕西省安康的四个县市集中隔离。而1月4日,微博上有一起男子因请求政府协助进行集中隔离未果,导致一家六口全数感染新冠的事件,也得到各界广泛讨论。

根据媒体报导,该名男子是西安市雁塔区的一个确诊案例,他原先应该被列为B类的密切接触者,但却一直被当地疾控人员以C类的次密切接触者对待,要求在家进行居家隔离。他出现发热丶头痛等症状後,寻求多个政府部门协助进行集中隔离,却不断遭「踢皮球」,最终虽然他顺利得到救治,但也导致一家6口全数染疫。

在该新闻的相关帖子下,不少网民留言批评西安当局处理疫情的方式。一位网民写道:「这是中国社会的耻辱,也是为官者警醒,更是人性的博弈,也是个人渺小的告知!」另一位网民则表示:「我们个别地方的不作为,踢皮球,不重视,无疑是在给这座文明的城市抹黑,在给千万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添堵!」

虽然有部分网民在网络上发言质疑或抨击西安政府防疫政策的执行,但专家认为愿意发声的人仍属少数。人权观察的资深中国研究员王亚秋告诉德国之声:「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声的都是极小一部分的人,因为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会到网上去发声,因为它知道上网发声可能受到惩罚。基本上会上网发声的都是已经受不了,觉得需要发声。」

她表示,因为当地没有问责政府的机制,所以在当地政府受到压力时,它才会意识到他们必须回应,但大部分时候当在地官员着重在达到「清零」的目的时,人民的权利是否受到压迫,对他们来说并不那麽重要。

独立记者写封城日记

虽然公开质疑地方政府的声音仍属少数,但住在西安的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仍在周二 (1月4日) 发表了名为《我的封城十日志》的长文,内容记录了她在封城过程中的所见所闻。她在文中提到,由於封城的消息来的非常突然,所以不少人都低估了他们可能面临的窘境。

她在文中写道:「那时候,我们还没想到,这场『封城』,会如此仓促不堪,朝着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这个夜晚,那些被堵在家门口的人,超市里抢购的人,孕妇丶病人丶考研学生丶建筑工人丶城市流浪汉丶路过西安的旅游者……可能都低估了这场『封城』将为他们带来的灾难。」

江雪也提到日前一名小伙子因肚子饿出门买馒头却被防疫人员围殴的情况。她评论道:「画面上,白花花的馒头洒了一地,我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打人的人,面对自己的同类,这寒风里买回一点食物的人,怎么能下得去手?是哪怕最微小的权力,也会让人变异吗?是在有权者眼里,暴力才是成本最小的解决方式吗?」

旅美的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告诉德国之声,其实自2020年初疫情爆发後,中国政府在各地封城的过程中,便出现出现大量侵犯人权与剥夺民众自由跟尊严的事,其中包含把人绑在树上公开羞辱还有在体育场上公开批评。

他表示:「中国有一个政治为中心的运动式体制,共产党有一个长期运动治国的传统,它把一个事情作为政治中心工作或政治的优先目标後,便会有大量的资源跟力量都调度,为了一个中心工作服务。有了一个中心工作後,其他问题像法律丶宪法丶人权跟经济成本等都不在考虑之内。」

滕彪指出,在疫情方面,它也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把防疫作为政治中心工作,所有法律跟人权都排在後面。中国也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本来就没有把人权放在政治优先地位,侵犯人权。虽然地方政府可能因民众的公开批评而惩罚特定官员,但他不认为这些公众的压力能够有效改变整个系统。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在一定的舆论压力下,他们可能会处理一些相关的官员或找一些待罪羔羊,或是稍微调整一下非常不人道的作法,但是从中国政治体制的习惯来看,这种个案很难去扭转整个防疫的非法与非人道的手段。可能在特别情况下,有一定的收敛,但实际上很难从制度上进行改善。」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