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武汉出方方 西安有独立记者江雪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西安封城后,民怨沸腾,网上有“可惜西安没有方方”的叹声,曾任调查记者的独立媒体人江雪周二公布『封城十日』,笔锋犀利,客观冷静,记录了西安人封城十日的生活,被广泛转发。网上有评说:武汉出方方,西安见江雪。

资料照片: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

江雪曾任华商报首席记者,财新传媒调查记者,目前是独立媒体人。1月4日,在其『长安十日—我的封城十日志』长文中,作者记录了西安12月23日封城直至12月3日的所见所闻:

12月22日,江雪听从友人建议赶去超市购物,预感事态严重,但是,当时她还没有想到,“这场‘封城’,会如此仓促不堪,朝着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这个夜晚,那些被堵在家门口的人,超市里抢购的人,孕妇、病人、考研学生、建筑工人、城市流浪汉、路过西安的旅游者……可能都低估了这场‘封城’将为他们带来的灾难。“

她写道,更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两天,全西安人都开始在网上找菜,全民买菜难…”而封城五天后,出现了更严厉的局面:“原本执行的‘两天出门买一次菜’,已经作废。从今天开始,任何人都不能进出小区。“

“我所在小区门口,大门紧锁,物业的人不再让大家在门口停留,在栅栏内登记买东西。” “看到群里有两个年轻人说,已经吃了一周泡面,嘴都烂了。一个说,她现在所有的库存,只有两包方便面。另一个说,自己已‘弹尽粮绝’。“

江雪描述,到后来,情况更糟糕,“突然进入了物质匮乏的状态,人也开始对食物计较。我老想去厨房看看,清点一下冰箱里的存货。”“很多人说自己已在饿肚子,等吃的,央求店家能早点配货。”

江雪写道,至少从12月28日到31日四天,大部分西安人只能依靠自救。“在12月21日左右,西安的快递已停,人们无法从外地网上购物。”政府新闻发布会直播评论区被“卖菜难”攻陷,“结果干脆关闭了评论”。她的朋友写文章呼吁解决“卖菜难”,文章发出两天,就找不到了,“我熟悉的一家平台,已开始删掉西安疫情的所有‘负面’……”

江雪还提到,比起自己所在的小区,“最悲惨的是老旧小区,城中村、建筑工地等一些“三不管”地带的人。难以想象的是,那些平日在公司上班的年轻人,封城后也成为吃饭最难的人群之一。他们平时不做饭,没炊具,有的就住办公室。此时外面餐馆关门,外卖停止,连大门都出不去,方便面都成了稀罕物。“

“清零”政策让人人害怕,“新年到了,我所在的小区内,家家户户门上都贴了封条。”“听说按照最新的社会面‘清零’政策,如果再有病例,我们小区的住户,就要全体被拉走集中隔离。““在小区单元群里,我简直能感受到大家都在瑟瑟发抖。12月31日半夜,被全体拉走集中隔离的糜家桥小区,就在我家附近。”

记者质问:“那些为这座城市按下‘暂停键’的人,那些手握权力的人,他们又可曾想到,他们将怎样影响居住在这城市的1300万人的命运?如果这不是比天还大的事情,那还有什么是呢?“

被封锁的市民度日如年,“1月3日,又一天过去了,群里有人说:‘终于又保住了一天’。我们就这样活在‘盛世’。“

但是就在当日,江雪从网上了解到一个叫“太阳花花花“女孩的遭遇,她的父亲心脏病发作,医院因为小区是”中风险“,先是不接受,拖了数小时,终于没有抢救过来。江雪留言,希望和这个女孩取得联系,后来”却发现她小红书上第一页关于父亲去世的内容,已被删除。“有人愤怒地评论:在这荒谬的城市,只要不是死于病毒,就不算死亡”。

然而还有“曾经熟悉的朋友”在为官方喊出的“社会面清零”叫好,并称“西安只能胜利,别无选择,没有退路”。

江雪在文末犀利地点破:“‘西安只能胜利’,这是正确的大话,套话,也是空话“。

”与之类似的,还有‘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我们可能要想一想,在这里,我们是‘我们’,还是要必须被付出的‘代价’?”

在西安封城的严峻情势下,敢于真实记录所见所闻并非易事。作家苏晓康有感于中国女性的勇敢,周二在其脸书公布的文中写道:从武汉到西安,世界尚未活出瘟疫、在灰蒙蒙的地平线上,我们依稀可见江雪、艾晓明、方方三位中国知性女杰的身姿……

熟悉江雪的财新传媒主笔王和岩说:“追求更自由的表达,是江雪的初心”。她为此离开媒体,创立自媒体“雪访”,“几乎每篇都引发广泛共鸣,但由此带来的是‘雪访’的几经转世和终被消亡。”

江雪曾表示:“为了独立表达,我愿意承受一些代价”。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