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新任立法会议员首次向中国国徽及特首宣誓就职 学者指议会人大化

滚动 港澳台

香港新选制下首届“爱国者治港”的90名立法会议员,星期一举行宣誓就职仪式。主权移交接近25年后,首届没有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宣誓仪式,与过去亦有很大分别,包括首次在议事厅挂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以及由特首林郑月娥亲自监誓,并且确认全体90人有效宣誓。

“完善选举制度”后的首届香港立法会议员在2022年1月3日就职

香港新选制下首届“爱国者治港”的90名立法会议员,星期一举行宣誓就职仪式。主权移交接近25年后,首届没有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宣誓仪式,与过去亦有很大分别,包括首次在议事厅挂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以及由特首林郑月娥亲自监誓,并且确认全体90人有效宣誓。

有学者分析这些象征性的改动,有政治功能及意义,包括彰显北京在香港“新常态”下的角色,而特首监誓反映在北京眼中立法机关是从属行政机关,将来可能失去监察政府的功能,变成人大化的举手机器。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年3月底,声称要“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大幅修改立法会的组成及选举制度,以达致“爱国者治港”的首届立法会选举,去年12月19日举行。

新一届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就职仪式,首次由特首林郑月娥监誓, 议事厅首次将香港特区区徽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最资深议员张宇人被安排第一位宣誓 (香港立法会图片)

立法会议员首次由特首监誓就职

新选制下的首次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创下只有3成的历史新低纪录,全部90个议席当中,只有一名自称“非建制派”的新思维主席狄志远,在社福界功能组别当选,地区直选20个议席,所有自称“非建制派”的候选人全部落败,新一届的立法会几乎变成“清一色”的“一言堂”。

首届“爱国者治港”的90名立法会议员,星期一(1月3日)举行宣誓就职仪式,也是主权移交接近25年后,首届没有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宣誓仪式,与过去有很大分别,再没有民主派议员透过服装、标语、更改誓词等方式,借宣誓仪式对没有普选的政制表达抗议,议事厅亦首次挂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并且由特首林郑月娥亲自监誓。

宣誓仪式历时约一小时,首次在议员宣誓前,全体起立唱中国国歌,之后逐一走到中国国旗及香港特区区旗前宣誓。其中狄志远和陆颂雄宣誓时,分别读漏誓辞中的“香港”和“议员”的字,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即场提醒他们,读誓辞的时候有不清楚之处,请他们重新宣誓。其后,林郑月娥确认全体90名立法会议员有效宣誓。

唯一自称非建制派的社福界立法会议员狄志远表示,议会和谐不代表社会撕裂已经消失 (美国之音/汤惠芸)

狄志远指宣誓后有一种负担

狄志远在宣誓仪式后接受传媒访问表示,早前已练习多次,自觉失误“不好意思”,但不担心会因此丧失议员资格。狄志远又表示,宣誓就职后有一种负担,预期新议会的工作不容易。

狄志远说:“(宣誓)都平静的,因为一个简单的仪式而已,但是都有一种负担,知道接下来新的议会是不容易,新形势怎样有新的作风、新的思维都要好好思考,因为大家都很期望在新的立法会里面,怎样去推动现在社会的改善,反而有这种负担多过怎样的情感。”

狄志远表示,作为社福界功能组别议员,他将会在议会聚焦社会福利相关的议题,希望与政府“有商有量”,不希望再“对抗”。

狄志远说:“社福界这10几年来都很多问题出现过,我们怎样去跟进一直以来的问题,包括‘同工不同酬’、福利的削减,以及我们都希望可以同政府‘有商有量’,大家寻求一些解决方法,多过在一种对抗,大家好像不能容纳到大家不同的意见,容纳不到一些大家的意见,可能这样令到事情无办法进展。”

狄志远:议会抗争文化或已成过去

对于多名建制派议员强调,新一届的立法会全部都是“爱国者治港”,不应该再区分建制派与非建制派,选后自称议会唯一“非建制派”、1比89的狄志远回应表示,新一届的立法会,“议会抗争”的文化已成过去,但是比较“和谐”的立法会是否容易做得更好,他有不同的想法。

狄志远说:“我只能够讲,接下来的立法会是‘议会抗争’的文化已经可能过去了,但是在面对比较和谐的立法会,是不是容易做得好呢,我是有不同的想法,第一件事我们觉得现在的议会质素是要不断地提升,因为过往的抗争文化大家都是叫口号、大家争拗而已,现在你要一个表现,议员之间那个合作以及议会的质素是一定要提升,这样才可以说服到香港市民,这个新的制度是理想。”

议会和谐不代表社会撕裂已经消失

狄志远呼吁香港政府重新思考行政立法的关系,尤其要尊重民意,他认为就算所谓反对派在新一届立法会几乎没有影响力之下,政府提出的议案亦不一定很容易通过,他又表示,议会和谐不代表社会撕裂已经消失。

狄志远说:“其实政府的施政应该是要同立法会有‘双合作’,尊重立法会作为民意的机构,立法会表达的信息一定要细心去了解,以及某程度里面是尊重民意,要不然你只是‘走流程’来讲,我觉得问题是未解决。第三方面,立法会怎样促进民间那种和谐,以及大家那种‘复和’的关系,好像议会大家就没有了争拗,是否代表社会撕裂已经消失了呢﹖我不同意的,所以无论立法会或者是政府,怎样挽回市民对整个社会的信心,这个是我们很重要的工作,也是不容易的工作,所以不要想着议会和谐,一切就万事顺利,我相信那个挑战给我们更加大,给特区政府的挑战更加大。”

陈家洛指议事厅挂国徽彰显北京主导角色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首次将过往议事厅内的香港特区区徽,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这些象征性的改动,他认为有政治功能及意义,包括彰显北京在香港“新常态”下的主导角色。

陈家洛说:“我想其实很多这些象征,或者一些象征的改动,其实是有它实际的功能及意义的,当然是彰显著主权、彰显著(北京)中央的在香港现在这个‘新常态’下的主导的角色。我的观察就是说,其实所有这些在那个建制里面的组织,特别是立法机关这样,全部都会是向着这个方向走。”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首次将过往议事厅内的香港特区区徽,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这些象征性的改动,他认为是彰显北京在香港“新常态”下的主导角色 (美国之音/汤惠芸)

官员议员可能要听党话跟党走

陈家洛表示,新选制下首次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创历史新低,反映当选的议员民意认受性不足,加上宣譬仪式的象征性改动,可能令一般香港市民觉得,议会走向人大化,甚至官员及议员可能都要“听党话、跟党走”,否则4年后可能做不下去。

陈家洛说:“一般香港人可能都会觉得,就是了议会人大化啰,选举是一个差额的选举,不是一个真正有竞争的选举,去到议会里面那些言行已经改变,那个议事规则又是政府要去领导着,然后(议事厅)里面又有一些改动,即是由区徽变国徽,这个就是自然会令到一些对现在香港的政治发展,是不表很心悦诚服的香港市民,就会觉得这样就人大化吧,制度大陆化吧,这样即是党领导着吧,即是官员也好、议员也好都要‘听党话、跟党走’,否则他们选不到的了,否则4年之后都不会让他再做(议员)了。”

陈家洛分析,这些改动亦象征一国两制的权力关系的改变,公民社会把关发声的空间被大幅收窄。

陈家洛说:“整个的权力关系就改变,以往一国两制的意思就是说是有(北京)中央的,但是同时间都有很大量的香港市民及公民社会替香港发声,为香港把关的,现在整个关系就已经改变得很厉害了。”

钟剑华指特首监誓反映立法机关配合施政

1997年主权移交前的港英殖民时代,立法局由港督出任主席,并且由港督为立法局议员监誓。 1995年,时任港督彭定康推行政改方案,港督不再出任立法局主席,由于议员互选出立法局主席,当时建议在第一次会议上,由立法局秘书为议员监誓,在同年亦通过相关修例。 1998年主权移交后首届立法会议员,由立法会秘书长监誓。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新选制下首届立法会议员,首次由特首林郑月娥监誓,反映在北京眼中立法机关可能是从属行政机关,配合行政机关的需要。

钟剑华说:“现在这次用回林郑月娥监誓,是不是在北京的心目中,这个立法会只能够从属于行政机构,现在看那个选举安排,以致它造成的局面确实可能是这样,要配合行政机关的需要嘛,所以要斗快通过法案了,拨款就不可以有太多质疑、不可以有太多争拗,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讲,它连这个议会里面即是加上一个国徽,其实这个我觉得没什么大的意见,因为始终都是一个政治体制所谓权力归属底下,宗主国的国徽放在地方议会的区徽的旁边或者上边,这个都是一个很合理的安排,我觉得,反而我觉得你用这个行政长官去监誓,这个就有一点跟我们觉得那套政治伦理,就可能‘不是很对嘴形’(觉得不适合)。”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新一届立法会强调“爱国者治港”,只是反映这些立法会议员愿意服膺于北京的政治意识形态,对香港人不一定有吸引力 (美国之音/汤惠芸)

爱国者治港对香港人吸引力不大

钟剑华表示,新一届的立法会强调“爱国者治港”,只是反映这些立法会议员愿意服膺于北京的政治意识型态,他认为一般香港人不会觉得有吸引力。

钟剑华说:“而所谓‘爱国者’,我觉得这个‘爱国者’在香港人听来,实际上是‘阿爷(北京)批准’、‘阿爷认证’这样解(释)而已。老实说,很多这些所谓的‘爱国者’是不是真的‘爱国者’呢,我觉得有疑问。这些是一些用爱国名义来‘寻租’的人多些、很多都是,爱国都是”临时”而已,哈哈,是不是﹖‘爱国’都是现在用来挂在嘴上,而北京亦都确认了这些人,他‘识做’(懂得奉承)、肯服膺于北京的要求,以及那个政治意识型态,总之就‘阿爷’说什么你跟着说什么,这样你就叫爱国者了,老实讲香港人不会觉得这个爱国者很‘馨香’(宝贵)的,你给一个爱国者名义他,只是为了建构这个议会,作为一个说法而已,但是这个讲法不会对香港人很有说服力,亦都不会有什么吸引力。”

记者问及,外界关心新一届的立法会会否变成“举手机器”,钟剑华回应表示,整个选举制度的设计及意图,就是要立法机关配合政府施政,他认为自然会变成这样。

钟剑华说:“自然会是(举手机器)、必然会是这样,整个选举安排以及议会的设计,已经在反映整个制度设计的意图,那个意图就是令它配合行政长官施政、配合政府施政而已,不要再想这个制衡政府、监察、代表民意这些东西了,现在那班议员很多事实上无人(认)识、无民望、无政绩,亦都即是事实上有很多是无品德的人,所以他们怎可以有效地反映香港市民的民意呢﹖”

梁君彦首次没竞争下连任立法会主席

立法会秘书处表示,第七届立法会主席一职的提名期已于星期二(1月4日)下午5时结束,由于只有一项有效提名,立法会秘书处宣布,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君彦当选第七届立法会主席。

据立法会文件显示,梁君彦由建制派的“班长”廖长江提名连任立法会主席,附议的议员包括工联会吴秋北、保险界陈健波、金融界陈振英、选委会界别管浩鸣和陈月明等13人。

今次是主权移交后立法会主席首次无竞争下自动当选,梁君彦表示,他不认为这样代表立法会的多元性不如过往。他又表示,议会有不同专业、不同阶层的议员,今次他获不同版块与组别大量议员支持。

以往立法会主席通常由建制派与民主派各提名议员竞争,梁君彦认为,过往的立法会主席是否真的竞争呢? 他说,“大家可以心里有数”。

梁君彦表示,对于获新旧议员信任和支持他连任主席感到荣幸,他相信今届行政立法关系会有更多良性互动,全体议员将务实议政,不再抱持拉政府后腿的心态,告别过去只懂指摘、不断内耗的日子。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