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月 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成立全民防卫动员署 强化后备战力与美国国民警卫队交流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军事

为因应中国对台持续扩大的军事压力,台湾国防部近日新设“全民防卫动员署”,以提升备战实力。分析人士指出,后备军力的改革是台湾总统蔡英文国防改革的重中之重。随著全民防卫动员署成立,台湾后备部队未来可望与美国国民兵警卫队建立常态交流机制。

台湾总统蔡英文2021年12月30日出席国防部全民防卫动员署揭牌典礼。(照片提供:台湾国防部)

为因应中国对台持续扩大的军事压力,台湾国防部近日新设“全民防卫动员署”,以提升备战实力。分析人士指出,后备军力的改革是台湾总统蔡英文国防改革的重中之重。随著全民防卫动员署成立,台湾后备部队未来可望与美国国民兵警卫队建立常态交流机制。

台湾国防部新成立的“全民防卫动员署”(全动署)于2022年1月1日正式运作,首任署长由国防部资源规划司长白捷隆出任,其核心任务为强化后备战力。

全动署前身为国防部辖下的全民防卫动员室,正式升格后,编制从原本的30人提高至150人,将积极投入后备战力的改革,以统筹全民的力量,来支援台湾的军事作战及灾害防救任务。台湾总统蔡英文12月30日在全动署揭牌典礼上致词时表示,随着科技进步,面对战争型态的改变以及非传统威胁,守护国家安全,不仅是台湾军队的任务,也是全民要共同承担的责任。只有建立全民防卫的观念,才能打造最坚实的国防,让世界看见,台湾会坚守“不畏战,不求战”原则,守护国家的决心。

为强化后备战力,台湾国防部成立并升格全民防卫动员署,并于2022年1月正式运作。(照片提供:台湾国防部)

蔡英文说,全动署身负三大任务,“第一,持续精进教召训练,提升后备部队的战力。明年开始,教召训练将由5到7天,试行改为每次14天,并且增加训练行军宿营、战伤急救等科目。第二,建立跨部会合作机制,确实整合全民总力。各地的人力物力动员、战略物资储备,是防卫固守的关键。第三,适时修订动员计划,让各项计划更为周延。目前,全动署根据‘动员纲领’,已经依分类计划和执行主管机关,召开跨部会研讨会议,拟定动员计划。”

物力动员优先于军事动员

位于台北的国家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全动署肩负物力动员和军事动员的两大任务。改制前,物力动员是全动室的职责,军事动员则属于后备指挥部范畴,现在两大业务合并交由全动署统筹。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照片提供:苏紫云)

苏紫云分析,依照全动署的规划,物力动员应优先于军事动员。因为战事爆发前,平时就应详尽落实各种民间调查与统计,也就是政府一再强调的“全民总力”。

苏紫云说:“(全动署)升级之后在政府一体全民总力的动员,我觉得是有帮助的,他们要做的统计跟调查资料其实蛮多的,像说加油站全国有2,900多个,都是在经济部能源署那边在统计,接着它(全动署)拿到这些资料要变成各作战区的必要调查。”

苏紫云表示,全台湾各加油站的地理位置与分布空间等资料都要汇整交由各作战区运用,以便用于战时的紧急油料补给。这些都是繁复细琐的资讯,但却不能轻忽的工作。

位于高雄的中山大学亚太事务英语学程兼任助理教授林颖佑也说,全动署的调查内容包罗万象,比如全国适合储藏粮食物资的地点,伤患临时救治的地点,甚至是大量尸体放置的地点。简言之,全动署将积极从事国内基础建设及国内物资的具体调查,比战时的军事动员来得更重要。

此外,全动署也要积极提升后备军人的训练内容。林颖佑指出,台湾今年将后备军力的教召提高到每次14天,并增加行军宿营、战伤急救和实弹射击等训练,这些科目虽然能提升战力,但若真的开战,这种训练下的后备战力只能补充地面作战的步枪兵,然而这不符合现代战争的逻辑,更不符合台海战争的假定。

中山大学亚太英语学程兼任助理教授林颖佑(照片来源:林颖佑提供)

林颖佑分析,台海一旦进入地面作战,就代表中国解放军已经成功跨海登陆台湾摊岸,也代表台湾的海、空军可能已经落败,此时后备军人一人一把步枪,有可能扭转战情逆转胜吗?

林颖佑告诉美国之音:“成立这个单位(全动署)对于我们后备动员、资源盘点、或者是在后备整合上面与其他部会整合上面绝对是有它的帮助,但是要去注意到的就是说,它的训练内容(与)动员来的人,他在从事任务的时候是不是符合现代战争?这是一个要思考的。”

美国关切台湾后备战力 促国民兵交流

台湾由征兵制转型为专业的募兵制后,根据国防部的统计,截至2019年,列管后备军人达230万多人,其中退伍8年内的精壮人力约有77万多人。不过,百万雄兵的战力因教召制度未严格落实,长年遭美国批评为“虚有其表”、甚至“无效战力”,并立法研拟协助台湾提升整体战力,尤其是后备军力。

美国早在通过“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时,就已责成美国国防部长与国务卿向美国国会提交台湾后备战力的总体评估报告;而刚通过不久的“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更明确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必须在今年2月15日前,向国会相应的委员会进一步提交关于加强美国国民警卫队(National Guard)与台湾合作的可行性与适当性报告。

此外,美国跨党派参议员去年7月连署提出“台湾伙伴关系法”(Taiwan Partnership Act)草案,也倡议美国国民警卫队与台湾军方建立伙伴关系,组建一个在危机发生时能够快速部署且整合良好的国防力量。

领衔提出此草案的参议员分别为民主党籍的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与共和党籍的科宁(John Cornyn),两人去年都曾出访过台湾。

达克沃斯去年7月曾表示,美国国民警卫队在美国社区安全上发挥出色贡献,非常适合在应急、网路防御、教育、文化交流及顾问计划等面向与台湾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科宁当时也指出,台湾是美国的重要盟友,这项立法将有助于确保国民警卫队准备好在“台湾的自主地位受到威胁”时采取行动支持台湾。

美国国民警卫队为美军现役部队的预备役部队,包括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和美国空军国民警卫队,总员额近50万人,一旦美国进入战争或紧急状态,他们将被征召,以补充常规军的兵力。

交流美国国民警卫队 全动署不缺席

分析人士研判,后备战力是美国近期涉台法案的关注焦点,可能成为美台军事合作的下一个重点,而台湾新成立的全动署,也可望在与美国国民警卫队交流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全动署署长白捷隆上周接受媒体联访表示,美国的强项是有实战经验,其国民警卫队部队也会从事境外作战,台湾会秉持国情特性和美国充分交换意见。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团长余剑锋去年10月出席“美台国防工业会议”时也公开表示,盼在成立全防动署后,可与美国国民警卫队单位互访,建立常态交流。

对此,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的苏紫云表示,美国国民警卫队的教官未来可能现身台湾接训后备部队的单位,包括后备旅或新训旅等,直接观察其操练方法,并提出改善建议。

苏紫云说:“毕竟现役部队都会有一些类似军事顾问的人员,在帮助台湾改良现役部队的作战准则等等,所以国民兵(国民警卫队)这种后备体系来看,就是敏感度更低,我想这个可能性(派出顾问)就很高。”

苏紫云认为,全动署跟美国国民警卫队的交流不应仅限于战法或战技的层面,后备部队管理制度的改革才是对台湾最有帮助的。台湾应向美国学习如何处理平民与军人的身份转换,让后备军人兼顾军事与民间的专长,这才是政策管理的核心。

位于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揭仲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台湾后备指挥部过去就曾与美国国民警卫队交流过,只是不如美台现役部队间的往来密切,美台现在都有心推动国民警卫队与全动署的定期交流,双方军事交流可望再上一层楼。

位于台北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家安全组副研究员揭仲

揭仲认为,美国国民警卫队近年来都远赴海外参与军事任务,若台湾后备部队能增加与国民警卫队的交流,将可强化台湾后备军人的训练与战术。

揭仲说:“既然是现在由全动署来负责后备军人的管、装、编、训,那美国国民兵(国民警卫队)算是它整个庞大后备力量的一环,也许就是这两边针对后备军人的一些训练等等,相关部队的一些战术或者是他们的一些实际在战地的经验可能是做一些交流,现在看起来可能是这样。”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ell
bell
10 月 前

“加速主義”的思想根源可以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人詹姆斯•梅森在新納粹媒體上發表的論文中找到。他認為,參與選舉政治遊戲這條路毫無用處,主張發動一場種族戰爭。這些理論滲透到各個新納粹團體中,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的美國新納粹團體。這種意識形態的支持者經常光顧的互聯網論壇成了“加速主義”的傳播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