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月 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国殇之柱卷入“骗局”争议,创作人称国安法下不踏足香港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六四雕塑国殇之柱被香港大学校方从校园移走的事件余波未了。刚卸任港大校委会主席的李国章表示,国殇之柱创作原意与纪念六四无关,形容这座艺术作品是一场“骗局”。创作国殇之柱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则谴责李国章意图抹煞历史。他说,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港版国安法威胁,决意不再踏足香港。

资料照:曾经矗立在香港大学校园里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的“国殇之柱”。(2021年10月13日)

六四雕塑国殇之柱被香港大学校方从校园移走的事件余波未了。刚卸任港大校委会主席的李国章表示,国殇之柱创作原意与纪念六四无关,形容这座艺术作品是一场“骗局”。创作国殇之柱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则谴责李国章意图抹煞历史。他说,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港版国安法威胁,决意不再踏足香港。

在香港大学,工人移除丹麦艺术家高志活纪念1989年天安门镇压事件受害者的雕塑“国殇之柱”的一部分,搬往一座集装箱。(2021年12月23日)

竖立在香港大学校园接近四分一世纪的 “国殇之柱”在圣诞前夕突然被校方移除。刚卸任香港大学校委会主席的李国章元旦出席商业电台节目时解释校委会的决定。

根据他的说法,国殇之柱的创作意念并非源自六四事件。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要求美国接收遭到拒绝,才给予香港支联会。当年港大学生会未经申请就把雕像搬进校园,校方谘询法律意见后决定搬走。

李国章说:“所谓国殇之柱是有点骗人的。那位丹麦人(高志活)最初建这条柱,是想纪念1995年美国奥克拉荷马州炸弹案,炸毁了FBI(联邦调查局)大楼。他建造了这条柱,但美国不要它。他来到香港找到支联会,把这条柱改为记念‘六四’,但那些人、那些像,全都不是中国人的像,是外国人的像,怎会是纪念‘六四’? 不过支联会说‘好’,如果有一座雕塑可以纪念六四就拿来用吧。这实在有点像是骗局。”

高志活指李国章图抹煞历史

高志活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要回应李国章的言论,就要从当初创作国殇之柱的原因说起。

高志活说:“我在1993年到1995年创作国殇之柱,目的是创作一座纪念碑,记录世界各地具有标志性的反人类罪行。上面的人脸包含不同种族,当中有四分之一是中国及亚洲人。 每个地方的雕塑都是相同的。这一点非常重要,以强调无论发生在何处,这些罪行的本质都是相同的。”

2013年高志活(Jens Galschiot)赴港统筹“国殇之柱”维修工作。(照片提供:高志活)

高志活说,自己1995年在意大利介绍这个项目时,收到很多建议。当时有人把它称为“耻辱诺贝尔奖”,中国则因为天安门事件成为首个“获奖”的国家。

高志活先后在全球树立了四座国殇之柱,第一座1997年在香港展示,目的就是纪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当时还特制了底座。

高志活说:“相对于墨西哥和巴西的纪念碑,香港的国殇之柱尤为重要,除了这是第一座纪念碑,也因为它的底部以中英文刻着‘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The old cannot kill the young forever)。这是出自当年天安门广场学生的对话。”

高志活说,“骗局”这两个字出自李国章口中使他感到奇怪,认为李国章的言论使人完全无法接受。

高志活说:“李国章意图抹煞历史,意图压迫公民自由表达意见和留下记忆的权利,并试图为‘天安门事件从未发生’的谎言,创造舆论土壤。”

高志活曾因为担心港大校方会胡乱移除“国殇之柱”,损害雕塑的结构,有意亲自到香港进行拆卸工作。港大校方却在圣诞节前夕突然采取行动,出动吊臂和货柜车,以拆件处理的方式把国殇之柱迁离校园。

担心国安法不再踏足香港

他说,已委托律师与港大校方交涉,期望可以在一个月内把国殇之柱从香港运往欧洲,但自己已决意不会踏足香港。

高志活说:“对于我来说,香港已不再是安全的地方。首先丹麦政府与港府未必能及时就运送国殇之柱达成协议。最重要的是,在港版国安法下,外国人有可能因发表反对中国政府和香港的言论而入狱。如我来到香港,我肯定会发表反对香港政府的言论,但我不能肯定,香港的法律能保障我的言论自由。”

李国章2015年被时任香港特首梁振英委任为港大校委会成员,任内曾发生多次争议事件,包括上任后不久的副校长任命风波。曾任港大法律学院院长的陈文敏被指和发起雨伞运动的学者戴耀廷关系密切。校委会最终否决任命陈文敏为副校长。同年李国章升任校委会主席。

在任六年间,校长马婓森请辞,换上中国大陆出身的美籍学者张翔。戴耀廷占中案被判囚后,校委会以大比数通过即时解雇他,推翻大学教务委员会的建议。

今年港大学生会评议会通过动议悼念袭警疑犯,引起轩然大波。李国章表示不能鞠躬认错了事,部分学生事后被禁止进入校园。

台湾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理事长曾建元向美国之音表示,李国章的“骗局”论相当可笑。

曾建元说:“国殇之柱的创作者怎么创作他的作品,怎么去诠释他的作品的意义呢?这是创作者的权利。这个作品放在中国,当然就会和六四的历史意义连接起来。它可以无限复制,在不同的历史场景当中具有不同的意义。”

曾建元:“骗局”与否应留待校园辩论

台湾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理事长曾建元。(脸书图片,曾建元授权使用)

曾建元认为,李国章以“骗局”来形容国殇之柱与他的身份不相符。

他说:“他用的字眼事实上是非常尖锐。若是指责这是骗局,那就表示在刑法上这是诈欺,甚至有刑事上的责任。事实真相是什么其实值得在大学进行辩论。它到底是否骗局不是一个校务的主管者,基于你的权力来定义的,而是透过校园里面对这问题有研究的学术社团的成员,大家共同进行讨论来确认。这才符合作为一个大学主管者的身份。”

曾建元认为,高志活对港版国安法的顾虑并不是杞人忧天。

曾建元说:“(香港)大学的校园可能无法保存他的作品的完整性。那么他要相信谁呢?港版国安法的内容、价值和尺度都和高志活在丹麦所经验的相关法律规定存在巨大差异。当他无法捉摸国家执法界线的时候,当然不要轻易去让自己陷入这个陷阱。”

港大校委会本科生代表黄靖轩对明报表示,李国章的说法口讲无凭。国殇之柱在港大摆放20多年,意义早在港人及港大学生会心中,就是要提醒大家“铭记历史”。他又说,艺术品的意义永远在于观察者的反应,要求校方向学生交代如何保养国殇之柱及日后安排。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