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与维也纳爱乐共度新年

滚动 国际

维也纳爱乐的新年音乐会享誉全球。今年是由巴伦博伊姆担任指挥,而且在严格防疫措施下,开放观众进入金色大厅现场观看演出。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曲华尔兹能让人暂时忘却日常生活的烦忧。虽然德国多地的跨年古典音乐会很受欢迎,但绝比不上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那般在国际上广为流传。

这场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的的传统新年音乐会会通过90多个公共电视频道转播,包括欧洲广播联盟(EBU)。无论是身在日本、中国、美国或巴西,都能听到约翰·施特劳斯等作曲家的著名华尔兹旋律在耳边响起。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担任这场2021/2022年跨年音乐会指挥

巴伦博伊姆与维也纳爱乐

这场2021/2022年跨年音乐会由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担任指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伦博伊姆自1965年起就一直在维也纳爱乐担任钢琴手,1989年开始出任指挥。他也是柏林国立歌剧院的音乐总监以及柏林国立乐团的终身首席指挥。

此外,巴伦博伊姆于1999年与巴勒斯坦文学家萨伊德(Edward Said)共同发起了东西方交响乐团。该乐团汇集了来自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年轻音乐家。由巴伦博伊姆领军的爱乐乐团希望,能如同官方所称的那样,”向全世界捎来充满希望、友谊与和平的新年问候”。

“金色大厅”中的维也纳爱乐

纳粹的新年音乐会

维也纳爱乐成立于1842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古典乐团之一。1922年,由魏因加特纳(Felix von Weingartner)担任指挥的维也纳爱乐首次在欧洲以外的南美洲演出。理查德·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与施特劳斯无关)在1906年至1944年间也曾多次担任该乐团指挥。意大利指挥家阿图罗·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和德国指挥家威廉·富特文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等名人也参与塑造了与维也纳爱乐的历史。1933年至1945年间,富特文格勒曾是乐团的首席指挥。

在这个国家社会主义统治的时期,开始了岁末年初在音乐会上演奏施特劳斯家族作品的传统。起初是由帝国无线电台转播,之后也通过电视播送。自1939年12月31日,第一届”约翰·施特劳斯音乐会”在维也纳举行。犹太音乐家被解雇,并遭到纳粹驱逐和迫害。

第二次大战期间,约翰·施特劳斯轻快的圆舞曲被用来转移人们对战争恐怖的注意力。音乐会成为国家社会主义的政治宣传手段。”帝国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极为看重约翰·施特劳斯(老约翰·施特劳斯之子)的音乐,甚至将这名作曲家”雅利安化”。戈培尔让人篡改文件,将约翰·施特劳斯的犹太血统删除。1946年的战后,”约翰·施特劳斯音乐会”改名为”新年音乐会”。

“圆舞曲之王”约翰·施特劳斯

维也纳爱乐与圆舞曲之王

直至今日,约翰·施特劳斯父子作品以及施特劳斯时期作曲家的音乐一直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主要曲目。维也纳爱乐的施特劳斯传统可追溯至指挥家克莱门斯·克劳斯(Clemens Krauss)。1930年代初,他每年都会在萨尔兹堡音乐节上组织类似的节目。在1939年年初,维也纳爱乐为国家社会主义募款活动”冬季援助”举行第一场施特劳斯音乐会,由克劳斯担任指挥。

二战后,在盟军去纳粹化的过程中,克劳斯不再被允许从事指挥。1948年他才回归,直至1954年连续7年担任新年音乐会指挥。今年是继2009年和2014年,巴伦博伊姆第三度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或许与新冠疫情时期的回归有关,此次的新年音乐会节目从凤凰浴火后由灰烬中重生开始。音乐会的开场曲目是约瑟夫·施特劳斯(老约翰·施特劳斯次子)的《凤凰进行曲》,随后还有”圆舞曲之王”约翰·施特劳斯的《凤凰展翅圆舞曲》。

2022年1月1日新年音乐会的演奏曲目共有15首进行曲、华尔兹和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为著名轻歌剧《蝙蝠》谱写的序曲以及他的《香槟波尔卡》也是不可或缺的曲目。

除了全球转播外,此次也允许1000名观众进入金色大厅现场观看新年音乐会。平时金色大厅能容纳2000名观众,但在疫情的影响下,今年参加者必须遵守2G+的规定,只有接种疫苗者或痊愈者能出席音乐会,并且必须出示PCR检测的证明,全程需佩戴FFP2口罩。

点此观看德国电视二台直播的维也纳爱乐新年音乐会。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