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徐崇阳:我的二十年维权生涯回顾

滚动 不平则鸣

忘不了那一天,我被胁迫签订一纸荒诞不羁的欺诈合同并被合同的幕后金主要挟不得维权上访,于是,我保险柜里价值几个亿的祖传文物和我名下企业资产资金被抢劫一空。

回顾二十年来我在中国的维权噩梦,不寒而栗,肝胆俱碎,我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我,是共和国的孺子牛,党的接班人,有着共和国红色基因的后代,我的使命不应该是计较个人荣辱得失,而是应该承担起继往开来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的忧患意识,可是,我依然不能释怀,那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分明是告诉我,我曾经被故意谋杀而现在正在被持续恶意谋杀灭口,一个看不见的幕后金主在操控这一切。

忘不了那一天,我被胁迫签订一纸荒诞不羁的欺诈合同并被合同的幕后金主要挟不得维权上访,于是,我保险柜里价值几个亿的祖传文物和我名下企业资产资金被抢劫一空。

忘不了那一天,我被莫名其妙地蒙头迷药架往一个诡异的阴气森森的密室,我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劫匪盯上沦为头号打劫目标。我更不知道自己从此沦为猫捉老鼠游戏的陷阱,我的财富从此开始了“阿里巴巴大盗”洗劫的历程,直至我被榨干血汗风烛残年被弃置于荒郊野岭苟延残喘。

忘不了那一年,我被架上老虎凳皮鞭拳脚相加,被铁链吊在屋梁上接受爪牙轮番暴打,羞辱喝他们污浊不堪臭气熏天的尿液并被逼欢欢喜喜地高喊:“尿是甜的好喝!”而我的牙齿被打掉,心肌缺血突发性心梗,差点命丧黄泉。更为恶劣的是爪牙在我的生殖器里扎牙签,灌辣椒水灌迷药,用发丝搓成细绳插入耳朵直至耳膜穿透失聪。用中华牌烟的铁盒的盒角扎我的右眼眼球,当时鲜血直流,至今视力模糊。

忘不了那一年,我被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关押在牢狱,强行和传染病患者一个囚室,被传染多种疾病,强迫我在零下几十度的冰天雪地几乎赤身裸体进行严刑拷打、羞辱及逼供,数十次遭遇了各种各样的酷刑和人格侮辱,包括用强光灯照、用烟头熏眼睛、用针刺手指、舌头;用牙签扎刺生殖器;将沾有大粪的墩布塞嘴里,甚至嘴巴被撑开,三人一起向我嘴里撒尿等等……,长达十个月之久,我在酷刑中,上脚镣、脖镣、腰镣,手被反背拷,同时,用针管把尿液往鼻子里打,用多根烟头同时熏鼻子和眼睛,用头发和纸张捻成细绳往鼻子和耳朵里插,用牙签刺手、扎生殖器、扎手指头,把裤子脱光,用注射器将水打到肛门里等等……。

在关押过程中,我被扒光全身衣服,强迫签署各种文书摁手印,不签强迫吞咽众打手的口水。光着身体用皮带抽打。在脖子上用铁桶吊开水,用开水蒸汽熏蒸,手被反铐,被迫弯曲身体,稍一不慎,开水就会把自己烫着。同时,被指令光着身体在地上爬,学狗叫,不叫就被殴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大便拉到裤子里。我没有犯罪,爪牙强迫我承认犯罪,按照他们写好的,为我编造的罪名读,我不读他们就烟熏、脱光衣服吊打。在送到看守所的路上,三人把我的牙打掉3颗,用铐子反铐双手,把汽车的两边门打开,一脚踹下,并用树棍把我的嘴扒开,三个人每个人撒了一泡尿,并问我是咸的还是甜的,直到我说是很甜很甜的才罢休。每每想起不寒而栗,仿佛地狱一般。

我的女亲属出于怜悯时不时在生计上接济帮助我,然而她一个弱女子被一帮五大三粗的黑恶势力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坐在铁凳子上,明确不允许她跟我有往来。

2011年6月6日至2011年10月21日,二十多位打手和公检法执法人员奉命每天对我轮番刑讯逼供,晚上不允许睡觉、不允许通信,不允许会见律师、强迫吃不明的多种药物,强迫抽血、强迫打不明吊针,强迫我自己承认有精神病,是美国特工、是令计划通敌美国的密使、湖北法轮功站长,和前国家领导人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是哥们,说我诬告湖北公、检、法等。

公安部付部长傅政华亲自参与对我的吊打酷刑、用烟头熏眼睛、鼻子,用头发搔耳朵鼻子;用针刺手指、舌头;上手铐脚镣10个月之久,办案人员李楠还把对我实施酷刑的视频录像,7万元卖给我。

我无数次被拳脚相加暴打后背、头部,打掉我三颗牙齿(左边上白齿1个和右边上、下白齿各一个),又用脚猛踹我的尾骨,造成尾骨骨裂,至今未愈落残。下车后这三个人在我的头上撒小便。到看守所后,驻看守所999医生郭主任(男)见我的伤情严重,怕出意外不肯收,李楠对郭主任说,我们找人把打人痕迹消除,许愿请郭主任吃饭。郭主任让李楠写了保证书,并拍了我被打伤的照片,李楠签了字,郭主任才收下。我认为,之前和之后被控告人的一系列犯罪行为,傅振华局长是指挥者。

2011年6月6日晚约23时,在一看门外下车后,当着我的面,李楠给朱赤军三大扎100元约3万元,说是武汉信发公司和法院给的慰劳金、加班费,好好地把这个王八蛋、狗肉的我修理修理。李楠对朱赤军,他认识社玉莲住处派出所的头,可以让他们补作一个杜玉莲的报案材料,李楠同时拍胸保证的说,我定冒充中国政法大学领导和医科大学工作人员的证人,由他安排搞定做伪证的人。朱赤军说,老板已经把检察院、法院分配案子的人讲定,把案子分给我们内线的人来办,把我在小号里关一年,再把案子在转到法院去,判他十年八年的,看他还告不告。

2011年6月7日晚上,朱赤军在第一看守所过道,用手肘猛击我的右肋骨,造成我第七节肋骨骨折(详见证据积水潭医院检查报告)。朱赤军还指使在押杀死1人再犯罪牢头狱霸姚新、昌平杀死1人再犯罪杨勇松辱骂折磨我为交换条件,为姚新、杨勇松轻判。【姚新自己讲加害我不会判死刑,又秘密送了钱给朱赤军等人,朱赤军为姚新串供判轻刑15年】当时我亲眼所见,看守所人员(男,约40岁,1.72米高,略胖,大眼睛,平头短发)2012年8月16日晚为杨勇松串供,该看守所人员并为杨勇松多次私自传递书信(杨勇松的妹妹是该看守所人员孩子的老师,杨勇松也判了极轻的徒刑、姚新自己讲的录音】。

2011年6月6日北京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审讯时,朱赤军在我水杯里吐口水,强迫我喝下去。

2011年6月9日我被酷刑逼供受伤送到公安医院住院3天,在住院期间除吃饭时外,其他时间一直给我戴脚镣。朱赤军到公安医院当着我的面,交给公安医院三楼外科病房万队长1万元人民币,指使万队长销毁我医治的真实病历,并伪造一份假病历出院。(我多次要病例无果)

2011年6月9日我出院以后,又被送进公安医院4次,在医院万队长非法使用刑具,强迫给我戴脚铐时间长达5个月之久,他还经常辱骂我、对我体罚强迫拖地、冬天强迫用刺骨的凉水往身上淋,强迫冬天只穿单衣,虐待我。

2011年4月20日北京公安医院的《诊断证明》1页、《急诊科首诊病历》1页。证明我被李楠、王欣、李大队长等人打伤后去该院检查和被伤害情况。

2012年1月18日我被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转到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监号2区3号,该所警察张利军向我说,听说你是亿万富翁,你家人给我送钱我就照顾你,可以帮我带信、打电话,可以找律师、检察院帮你串供,我们内部就是这样做的;你看我手上满天星牌手表,我家高级轿车有人送,3号的牢头(浙江人,约56年生,企业经理,经济犯罪,后听说判了8年)出费用,请我和老婆到香港去旅游,有人要我折腾你,我可以把你戴脚镣情况用执法记录仪照下来去领赏,我和你做个生意。我说我没罪,也没钱。过了两天,他就惩罚我安排我到4监号号与艾滋病、肺部、肝炎,皮肤病人同住。1月23日他将我转到公安医院,也安排和传染病人同住,现在我被传染成皮肤病。头部流脓,皮肤长疮,灰指甲等。他指使牢头收了我400元人民币牢号费,抢走了我过年价值500元的食物。我依法申请要求见驻看守所检察官,张利军不予理联,驻看守所检察官张主任路过我住监号我向他投诉,张利军把他推走,并说徐崇阳脑袋有问题,有神经病。并不允许我与家里通信,会见律师,强迫打坐坐板。2012年2月23日我病重,血压低压180、高压230,冠心病复发,张利军给我戴上重型(别人说36斤)脚镣、手铐,我病重走不动,张利军却硬性拖我几十米远,上车去北京公安医院。我在看守所期间,同监号的人员给我作证被刑讯逼供,书写的证词被张利军抢走销毁,还经常辱骂我。

2013年1月21日《积水潭医院影像学检查报告》。3页.证明在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和公安医院被打掉牙、打骨折等。(原始病历和看病的发票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拿走)

我手碗部被打痊愈后疤痕照片。被打掉牙齿的照片。与传染病人关押在一起,被传染头部溃烂、脸部患皮肤病照片。脚被传染灰指甲照片。

我的身体彻底被打残精神被摧毁!我夫人乔丽(美国公民)在美国,因曾被诬陷给我的生活费是美国特工经费而失去生活来源,也不敢跟她联系。有儿子已婚无稳定职业及收入,无赡养本人能力。本人于2003年起患中风,血压高、心脏病,随时有加重甚至生命危险。我目前一贫如洗,生活全靠亲朋好友及爱心人士怜悯相助得以苟延残喘,居无定所。无房、无医保、无任何生活来源,病、残无钱医治,拄着拐棍行走困难,孤苦无依,身体和精神遭受双重折磨,生活陷于极度贫困之中,度日如年!我泣血叩首恳请政府给予我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最低医疗保障和廉租住房,给我一点点尊严,给我一点点活下去的理由。然而,我最后一点点生存下去的希望和勇气也被剥夺了。

我前后六次被执法人员采用刑侦手段入室抢劫财物和执法人员徇私枉法证据被洗劫一空后又将我的住房拍卖,又将我的所有经济来源切断,我呕心沥血废寝忘食的血汗钱投资于国家慈善事业的二十多亿财富被政治腐败集团诈骗抢劫一空,导致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个虔诚的爱国爱党的商人被活生生地故意谋杀弃置荒郊野岭奄奄一息。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公安局负责人傅政华能够利用职务之便监听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及中共中央委员乃至国家知名国际友人的电话和通讯往来以及个人隐私和国家主席对内对外的活动和国际国内大事内幕,是谁授权给他,这个幕后金主是谁?是否傅政华手中握有国家机密掌控国家国际政要的底牌从而作为筹码要挟一切阻碍他野心的障碍!傅政华虽然已被控,但傅政华现象和势力依然还在兴风作浪为非作歹伤天害理穷凶极恶地做垂死挣扎,失去法制失去诚信还能让谁忠诚还有谁会信服?试问一个代表国家执法机构徇私枉法刑讯逼供一个爱国爱党商人并不讲理不讲法的国家岂不是一个已经被颠覆的国家政权?岂不是一个被架空的国家执法机构?或许这才是无法无天制造官民矛盾唯恐天下不乱的傅政华之流的真实目的吧!

生命在一点一点地萎缩暗淡,在生命倒计时的时日里,我依然向往光明真理和公平公理以及正义的审判和还我一个公道的结论。以慰风烛残年和对祖国坚定的信念和使命责任感。

涉案的单位有: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最高人民法院民庭,湖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民庭,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民庭,武汉市江汉区法院,武汉市司法局,武汉市江汉区司法局,原武汉市江汉区公证处,武汉市江岸区法院,武汉市硚口区法院,武汉市汉阳区法院,武汉市汉阳区司法局,武汉市汉阳区公安局,武汉市公安局,原国务院副总理马凯的弟弟马小援(武汉市保密局局长、武汉市政府多领导职务),省、市、区检察院官员,湖北省省委、纪委、监察委,武汉市委、纪委、监察委领导参与,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区分局,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区分局东高地派出所,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区分局德茂派出所杨副所长等人,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北京市法院第二分院,北京市高级法院,北京市法院第三分院,武汉市武汉市全国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监视督察巡视员蔡学恩开办的律师事务所参与多个案件的诈骗。上述的多个案件诈骗金额达人民币20多亿,参与的单位和各级政府高官,上述多案件全部由傅政华指挥参与搞政治案件香港占中等刑事诈骗案,融资等,另立中央政府。

受害人徐崇阳联系电话(同微信):13511088219

二O二二年一月一日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