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美中对抗之下 摆在韩国面前的台湾难题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不久前,韩国出于“对两岸关系的考量”临时取消了台湾行政院数位政务委员唐凤在该国总统直属机构举办的科技会议上做视频演讲的邀请,招致台湾政府的正式抗议。尽管事后韩国外交部和青瓦台说明,这项决定依据韩国外交原则做出,并非考虑到中国,但并未能完全平息争议。这令韩国与台湾、中国的“三角关系”重新进入人们的视线。

韩国与美国国旗

不久前,韩国出于“对两岸关系的考量”临时取消了台湾行政院数位政务委员唐凤在该国总统直属机构举办的科技会议上做视频演讲的邀请,招致台湾政府的正式抗议。尽管事后韩国外交部和青瓦台说明,这项决定依据韩国外交原则做出,并非考虑到中国,但并未能完全平息争议。这令韩国与台湾、中国的“三角关系”重新进入人们的视线。

韩国与台湾于1948年建交,1992年韩中建交的同时断交。在此后将近30年的时间里,韩国遵循“一个中国”的原则,仅与台湾在经济、文化等民间领域保持着高水平的非正式关系。不过美国、韩国的台湾问题专家认为,随着台湾成为美中竞争的一个重要领域,韩国从外交安全角度审视台湾的必要性正日渐凸显。

韩国近期多次提台湾 中国警惕美韩同盟延伸至台海

韩国官方一直以来回避在台湾问题上表态,最近这种基调似乎正悄然转变。最初的信号是2021年5月举行的美韩首脑会谈,会后两国首次在联合声明中强调“维护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向媒体说明,台海和平与稳定直接关系到韩国的国家利益。

尽管事后中国警告“有关国家不要玩火”,但这并未能阻止韩国继续发声。11月底,美韩防长在第53次美韩安全会议(SCM)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重申了两国首脑提出的维护台海和平与稳定。这同样是美韩防长联合声明首次提及台海问题。

对于韩国的这种变化,中国十分警惕。官方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今年10月底发表的一篇题为《美韩同盟涉华合作》的文章指出,美韩同盟有可能向台海延伸,“在地区和国际秩序上配合美国符合韩国利益。美韩价值观理念一致……维持台海现状是维持美国主导的亚太秩序的题中之义,韩国并不愿意中国恢复‘朝贡秩序’,决定和其他国家一道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及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因此,“在涉及台海等敏感的安全议题上,美韩合作可能常态化……美韩同盟可能步美日同盟后尘,涉台合作从口头表态转到实际行动上。”

不过,美国之音采访的专家认为,韩国其实并不愿意过多地涉足台海问题,出于对美韩关系的考虑才做出了表态。

全球台湾研究所研究员张倚维

全球台湾研究所(GTI)研究员张倚维邮件回复美国之音的采访要求时指出,“美韩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非常笼统,不代表韩国在该问题上的具体利益。全球许多国家都希望台海和平稳定,韩国并没有明确表示将在台湾的防御问题上坚决支持美国,也没有表示将向美国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因此声明本身并没有特别的意义”,“许多台湾分析人士认为,韩国在美日就台海问题发表联合声明之后跟进,是拜登政府敦促首尔的结果;首尔的行动是为了与华盛顿建立合作关系,以推进与朝鲜问题有关的更紧迫的优先事项。”

韩国外国语大学台湾研究中心主任林大根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美中两国间的矛盾日渐剧烈,台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对于韩国来说,也不得不考虑是站到美国一边,还是尊重中国的意见。可以说韩国与台湾的关系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美中关系的副属因素。”

学者:未来台湾或成为韩国外交安全重要考虑事项

而无论韩国如何消极,恐怕都将直面台海问题带来的挑战。不久前,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建议邀请台湾参加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韩联社等韩国媒体指出,韩国是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参与国之一,一旦美国邀请台湾,将陷入为难的处境。

另外,韩国国防部12月28日表示,美日韩正就1月举行三国防长会谈进行协调。《韩国经济》、《京乡新闻》等多家媒体认为,由于美日正在制定应对台海突发情况的驻日美军作战计划,台海问题预计将成为这次会谈的主要议题。

那么未来韩国会否因此改变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呢?对此,专家在保持谨慎的同时,也没有完全排除可能性。

韩国外国语大学台湾研究中心主任林大根

林大根向美国之音表示,韩国必须考虑中国的立场,所以不太可能从正式的层面上来处理与台湾的关系。不过“目前两国保持着经济关系和准外交关系,再加上美国将台湾视作非常重要的一张牌,未来韩国政府是很有可能将台湾作为外交安全方面的重要事项加以考虑的。”

张倚维也指出,只要首尔继续将与北京的关系置于优先,且看不到与台湾发展更密切关系的价值,那么两国就将继续维持目前的平行状态。但是,“中国的战略重点从大陆利益转向海洋利益,北京在黄海、日本海、台湾海峡、南中国海表现得非常自信;再加上朝鲜在海洋上的行动,可能会迫使韩国‘向南看’”。

张倚维建议,韩国应该“将朝鲜问题和台海稳定视为更广泛的印太安全中相互关联的部分,而不是独立、不同的问题。韩国专注于解决朝鲜核与导弹威胁,在政治上经常与关于更广泛的印太安全事务的多边政策讨论脱节,比如台湾安全、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扩张等……未来首尔有必要成为一系列地区安全事务的积极参与者。”

韩台曾联合反共 断交后保持最高水平非正式关系

韩国与台湾的关系起始于“抗日”这一共同目标,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就是在中华民国政府的帮助下在上海成立的。1948年韩国与中华民国建交,后者亦是韩国最早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

建交后,同样致力于“反共”和“统一”的韩台往来进一步密切。1953年韩国前总统李承晚访问台湾,两国发表了“建立反共统一战线”联合声明;十三年后另一名韩国前总统朴正熙赴台,双方又探讨了加强东南亚自由国家合作的问题。

这种友好关系因70-80年代冷战的缓和与终结逐步出现裂痕。随着资本主义阵营与共产主义阵营之间的对立结束,韩国开始寻求与共产党政权改善关系,以推动南北和平统一、追求经济利益,韩中建交由此被提上日程。当时中国提出了承认“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建交前提,韩国于是决定与台湾断交。1992年8月23日,也就是韩国正式通知台湾断交计划后的两天,台湾首先宣布与韩国断交;第二天,韩国与中国建交。

断交一年后,韩台开始以最高水平的非正式关系为目标,通过政经分离的方式推动恢复关系。1993年11月、1994年1月,驻韩国台北代表部、驻台北韩国代表部分别在首尔和台北设立。2003年韩台互免旅游签证,2005年两地复航;从2007年起至今,双方还在经济领域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备忘录和协定。

当前韩台关系可以用“政冷经热”来概括。在政治领域,为避免触及中国的红线,韩国政府制定了《对台交流合作基本方针》和《台湾人士主要接触允许原则》,对各级公务员与台湾公务员的接触做出详细规定。两国政府间往来为此受到极大限制,仅国会议员、地方城市仍保持着一定程度的交流。

经济领域是韩台关系最重要的部分。根据韩国贸易协会和驻韩国台北代表部的数据,以2020年为准,台湾是韩国第6大贸易伙伴、第6大出口市场、第7大进口来源国;韩国是台湾第5大贸易伙伴、第6大出口市场、第4大进口来源国。

值得一提的是,韩台虽然在半导体产业是竞争对手,但优势领域不同,因此也存在着很强的互补关系。大韩贸易振兴公社的数据显示,半导体有关产品占据了两国进出口十大产品中的6个席位。基于这种关系,韩台唯一的民间经济合作交流机制、韩台经济合作委员会韩方委员长于今年9月提议,两国应同时加入CPTPP。目前中国明确表示反对台湾加入该协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