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对全球关键稀有矿产资源的控制远不止稀土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政府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对关键稀有资源的控制远远不止稀土,至少还有22种至关重要的矿产处在中国主导的风险之中。

稀土矿物样品:氧化铈,氟碳铈,氧化钕和碳酸镧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芒廷帕斯稀土设施参观期间展出。(2015年6月29日)

中国对稀土的垄断多年来一直是国际地缘政治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美国及其盟国对中国稀土产业链的严重依赖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战略隐患。 拜登总统上个月公布的耗资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立法提出拨款150亿美元用于稀土元素分离、电动车、量子计算等多个示范研发项目。

然而,在另一方面,政府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对关键稀有资源的控制远远不止稀土,至少还有22种至关重要的矿产处在中国主导的风险之中。

随着近年来世界主要经济体在高科技、国防、清洁能源等领域对稀有金属需求的急剧攀升,美国及盟国都相继制定了相关的关键矿产战略清单,在美国内政部发布的清单中,稀土仅为所列35种关键矿产资源中的一种。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or USGS)的数据,除稀土外,有12种关键矿产的最大供应国是中国,另有10种矿产或是被中国垄断、或是中国为这些矿产的最大生产国。

相比之下,在这份清单中,美国明显占主导地位的关键资源仅有一种。

稀土虽以其独特的战略价值成为人们广泛关注的焦点,但这一基于十八世纪发现延续下来的专用术语所指的仅是现代经济所需的众多稀有资源中的一种。 欧盟科技服务机构“欧盟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JRC)”去年的一份研究发现,生产一架阵风战斗机共需16种关键矿产,其中稀土元素加起来仅占其中的3种。在引擎所需的6种稀有矿物中没有一种属于十七种稀土元素之一。在十一大系统中,只有两大系统用到稀土。

阵风战斗机所用稀有矿产资源 (图片来源: 欧盟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

稀有金属咨询公司“ ThREE Consulting”总裁詹姆斯·肯尼迪说,在有关中国控制关键资源的问题上,最初出现的是大量有关中国操纵稀土产业链的报道,导致多年来舆论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稀土元素上。 肯尼迪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如此着迷于稀土以至我们忘了还有其他20来种矿产同样重要。”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国际能源署本星期三警告说,随着各国加紧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化,清洁能源技术所必需的关键矿产需求量在未来几十年中将大幅增加,然而与此同时,这些关键资源却高度集中在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家。 这份世界能源展望特别报告说,这一高度集中的现象甚至在精炼环节更加严重,中国在精炼环节的“各个领域都有强大的影响力”。

中国的垄断

在35种关键矿产中,美国100%需要进口的有14种,而在这14种中,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2016-2019年的数据,仅有3种中国不在进口国之列。

政府的资料和一些研究机构的报告还显示,从大多数关键矿产全球供应的角度来看,中国不仅是最具影响力的国家,而且在一些稀土外的资源市场中国占有近乎绝对垄断的地位。

英国原材料咨询公司—基准矿业情报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去年的报告称,电动汽车电池86%的阳极在中国生产,而100%的天然石墨阳极在中国制造。 在该产业链的上游,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统计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墨烯生产国,去年的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62%。

德国“战略稀有金属研究所”称金属铯是电正性最强的元素,美国此前完全从加拿大进口,但2019年中国中矿资源公司从一家美国公司手里收购了位于加拿大曼尼托巴省的铯矿。 中矿资源官网上的资料显示,收购价仅为一亿三千四百七十万美元。 铯是一种非常稀缺的矿种,世界上仅有三座矿区产铯,世界上最大的贵金属交易商Kitco金拓的一篇报道称,中国此前已经收购了两个。

美国和加拿大虽然都将铯列为关键矿产,但2019年还是批准了美国化工公司卡博特(Cabot)将这一世界上最大的铯矿转手。

此外,据美国地质调查局2021年的年度报告和澳大利亚政府的报告,中国垄断非稀土矿种的例子还包括,美国91%的砷金属、81%的轧锆、69%的锑, 70%的铋来自中国,中国镓在2019年的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7%。

中国地质调查局的一份研究报告说,“梳理了美国、欧盟、英国等国家关键矿产清单可以看出,其主要生产国和主要进口来源国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都是我国”。 这份2019年的研究报告说,美国35种关键矿产中,13种关键矿产的最大供应国是中国,中国还是19种关键矿产的最大生产国。

在美国地质调查局跟踪的77种矿产品中大部分为中国、俄罗斯和南非三个国家所主导,俄罗斯虽常常被和中国一起被认为是美国及盟国的最大战略对手,但在美国内政部认定的35种关键矿产中,俄罗斯没有在任何一种的进口来源国中排在前列。

盟国关键矿产清单

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对关键矿产资源的评价及各自的名录清单虽然不仅相同,但是总体大致相同,对稀有金属的战略性具有高度认同。

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的类似清单分别列有24、41和31种关键矿产,稀土也均仅占其中之一,欧盟去年公布的清单在2017年的基础之上增加了4种,这份总共30项矿种的清单将重稀土、轻稀土分别列为一类。

在欧盟的清单种,中国是10种矿产的最大进口来源国。此外,欧盟一份题为“关键矿产清单研究(2020)”的报告说,对全球而言,有44种关键矿产,中国是其中29种矿产的主要全球供应国,包括了13种稀土元素,和16种非稀土稀有金属。

在澳大利亚政府认定的24中关键矿产中,中国为最大进口来源国的矿产占11项,其中9项占比在50%以上。

在英国风险矿产清单种,除稀土外,中国是22种资源最大的生产国,13种矿产储量最大。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政府统计和报告在列举进口来源国时往往并不包括中国在海外拥有的矿产。例如刚果在所有的报告中被列为世界上最大的钴的生产国和美国及盟国的最大进口来源国,澳大利亚和美国政府将刚果列为最大产钴国家,欧盟的报告说刚果钴进口占68%, 但世界上的钴产品基本为中国所主导。

国际能源署本星期三的报告说,根据对电池化学和气候政策演变的推测,未来对钴的需求可能会比目前的需求高出6到30倍之多。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能源安全与气候变化项目高级研究员对美国之音说,除了稀土以外,美国政府对其他关键矿产资源实际上也给与高度重视,拜登总统曾在今年三月下令对美国的关键供应链进行审查,其中提到把稀土包括在关键和战略矿产资源之内。

她对美国之音说,稀土和所谓的关键矿产的不同之处在于,不同的经济体出于资源和产业结构的不同,对关键矿产的关注度也略有所不同,没有统一的定义和清单。 她说:“我也认为不仅仅是稀土,还有其他还有其他矿物和金属也很重要。 但是,关键矿产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如何定义,而这个概念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

美国能源部上星期宣布向13个稀土元素和关键矿物生产项目提供1,900万美元的资金,在13个项目种,有4个项目为稀土以外的项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