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教師專業自主?到頭來只是一場夢!

滚动 港澳台

隨著特區政府於四個月前關閉了有卅二年歷史的「香港教師中心」後,已經有廿七年歷史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應該也岌岌可危!命不久矣!

隨著特區政府於四個月前關閉了有卅二年歷史的「香港教師中心」後,已經有廿七年歷史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應該也岌岌可危!命不久矣!

四十一年前,為了跟世界其他先進國家看齊,早於1980年,港英政府就有意提升這塊植民地 – 香港的教師專業;當年教育署聘請的「國際顧問團」於1982年的「香港教育透視」報告書中,建議仿傚英美澳紐等先進國家,成立「香港教師公會(Teachers Council or Teaching Council)」或一個類似「教師公會」的「香港教師組織」,以提高香港教師的專業地位,並應該跟香港其他專業界別團體看齊。

至此,筆者必須澄清「教師公會」不是「教師工會」,已經被殺的「教協」是「教師工會」,但不是「教師公會」;「教師公會」即是等於教師的「會計師公會」、「工程師學會」、「大律師公會」、「醫務委員會」等等。真正的「教師工會」應該是等於:The New Zealand Teachers Council(紐西蘭)、Khurusapha The Teachers Council of Thailand(泰國)、General Teaching Council for Scotland(英國)、General Teaching Council for Wales(英國)、General Teaching Council for Northern Ireland(英國)、National Board for Professional Teaching Standards(美國),等等。

雖然「國際顧問團」於1982年建議成立「香港教師公會」,然而,1984年,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第一號報告書,不主張並提出論據不支持成立任何「教師公會」或類似「教師公會」的組織;但建議教育工作者草擬《專業守則》,以及設立「教師中心」,鼓勵教師交流經驗,促進教育專業發展及豐富專業知識,藉以加強專業意識。

於是,1986年,63個教育團體組成一個籌備委員會,負責草擬《香港教育工作者專業守則》,「香港教師中心」亦於在1989年6月正式啟用。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的初版於1989年10月面世,有關方面在參考所收集的意見後,作出修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修訂本)》於1990年10月正式發給所有教師和教育工作者。

1992年初,教統會收到一份提出成立「教師公會」的聯合意見書。教統會認為,為教育專業成立一個享有自主權的管理組織是個理想目標,但在成立這個組織前,有數項問題(例如會員資格、組織的功能及職權範圍等)必須先予解決。此外,教統會希望教育工作者清楚明白成立監管組織的好處,並能給予支持,而不是在缺乏積極和廣泛支持的情況下通過立例強制施行。因此,教統會第五號報告書建議首先成立一個「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並於數年後,檢討可否設立一個法定的專業管理組織。

在教統會第五號報告書提出有關建議後,「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隨後於1994年4月成立。其屬下設有一個「執行委員會」和配合議會職權範圍而成立的多個專責委員會(包括專責小組或工作小組),負責各類不同的活動及工作。「執行委員會」和「專責委員會」須直接向議會負責。

回歸後,特區政府藉詞因應社會的轉變和教育的不斷發展,教育局根據2015年教統會《促進及維護教師專業操守現行架構及機制檢討報告》的建議,把不少非教育專業的行外人士,加入了議會內,美其名為優化議會的組成,實質上打壓教育專業的意見和聲音。

2015年重組至今已經超過六年,「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岌岌可危,命不久矣,原因包括:
1) 香港教師意興闌珊,議會內迄今已經有七個教師委員辭職,佔教師委員總數接近47%。
2) 「反送中運動」期間,眾多學生和年青人無懼政府的警告,上街抗爭,造成破壞,政府怪責教育出了問題,政府怪責老師出了問題!
3) 親中人士認為《香港教育工作者專業守則》已經不合時宜,「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更加不合時宜!
4) 過往教育局若要懲處有問題的教師,甚至要取消其任教資格時,必先讓「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審議,並跟隨議會的裁決和意見行事;最近兩年,教育局已經沒有這樣做,多數架空「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自己作決定,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自己說了算!
5)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香港教育工作者專業守則》內有不少條文都與《港區國安法》有衝突和矛盾,或未能照顧《港區國安法》的需要,「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亦無法處理教師違反《港區國安法》等問題,教育工作者自己也覺得《香港教育工作者專業守則》和「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多已經不合時宜!
6) 教育局多次自行吊銷參與社會運動教師的教師資格,完全沒有知會「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已經完全喪失了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7)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特區政府跟港英政府截然不同,港英政府希望香港跟其他西方國家看齊,希望香港教師最終也可以享有跟其他西方國家一樣的教師專業自主,但是,特區政府絕對不希望香港教師可以專業自主,因為已有的、其他專業的專業自主,已經令特區政府受夠了,大律師自住,事務律師自主,醫生自主等等,已經令特區政府的施政被綁手綁腳,處處受制,再多一個教師自主還得了!加上中共早已想染指香港的教育事務,從而控制香港人心,達致真正人心回歸,特區政府就更加不能讓教師專業自主。

所以,除了「香港教師中心」已經銷聲匿跡外,久而殘存、岌岌可危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應該也命不久矣!香港教師專業自主?到頭來只是一場夢!但不特止,最怕就是「取消教師專業自主」只是一個開始,港共當局會趁「教師專業自主」幻滅,乘機收回其他界別的專業自主,大家必須小心!香港人,加油!謝謝!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侯鎮安
2021.12.30
(本文為公開信,並無版權,歡迎自由轉載和廣傳,謝謝。)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