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普京政权扩大迫害浪潮,知名人权组织被关闭

滚动 国际

俄罗斯与西方对抗升温的同时,普京当局在国内新一轮的政治迫害浪潮也在持续扩大。俄罗斯法院下令关闭最有影响的“纪念碑”人权组织,这被认为是普京统治下俄罗斯政治气候继续转向的标志性事件。

俄罗斯最高法院和莫斯科城市法院分别下令关闭人权组织“纪念碑”和“纪念碑”人权中心后,人权组织的支持者和记者聚集在法庭外。(2021年12月28日)

俄罗斯与西方对抗升温的同时,普京当局在国内新一轮的政治迫害浪潮也在持续扩大。俄罗斯法院下令关闭最有影响的“纪念碑”人权组织,这被认为是普京统治下俄罗斯政治气候继续转向的标志性事件。

普京12月29日向下议院国家杜马提交了新版的俄罗斯公民法草案。修改后的这项法律将使那些前苏联地区,尤其是乌克兰东部的俄语系居民更容易获得俄罗斯公民身份。克里姆林宫手中所掌握的针对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地区施加影响的工具也将因此变多。

走苏联老路 关闭知名网站和追杀反对派

但新版法律也会让当局比过去更容易取消俄罗斯公民身份。法律草案提到如果涉及从事间谍活动,或是被指控向外国传送机密信息,以及被指控组织骚乱活动等都将因此丧失俄罗斯公民身份。许多政治分析人士因此认为,普京当局会借此走上前苏联老路,利用取消公民身份来迫害打压反对派人士。

取消公民身份曾是前苏联政权迫害政敌和知识界,以及持不同政见人士的重要工具。十月革命的领导人之一,红军创建人特洛茨基被他的政敌斯大林取消了苏联公民身份。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揭露古拉格集中营的索尔仁尼琴和曾预测苏联解体的著名作家沃伊诺维奇都被取消了苏联公民资格。苏联时代著名的大提琴家拉斯特罗波维奇和他的女高音歌手妻子维什涅夫斯卡娅因为批评政府也被取消了公民身份。前苏联著名戏剧导演柳比莫夫1984年在接受了一家西方杂志的采访后也被取消公民身份。

最近所发生的其他一些事件也显示普京当局的新一轮政治迫害浪潮继续扩大。12月25日,俄罗斯电讯监管部门以支持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名下令屏蔽著名网站“内务部信息”。这家网站以报道警察滥权和迫害反对派人士,尤其是追踪反普京民众示威中被捕人士的下落,为他们提供律师和法律支援而闻名。

普京当局司法机构12月28日在西伯利亚的托木斯克,伊尔库茨克和北部的阿尔汉格尔斯克等一些大城市同时发起搜查拘捕行动,针对对象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这些地区办公室的负责人和活动人士以及自愿人员。纳瓦尔尼目前被关押在狱中。他的机构被当局指控从事极端主义活动后都已停止运转和解散。大批活动人士有的流亡国外或是被捕。当局的这一新举动被认为试图把纳瓦尔尼的支持者赶尽杀绝。

苏联解体30年 向当年民主化的象征下手

但最引人关注的是在苏联解体30年之际,普京当局向最老牌,最有影响,曾被认为是戈尔巴乔夫公开化期间自由和社会变革象征的“纪念碑”人权组织下手。在80年代末组建的这家人权组织的许多创建人当时都极具影响,其中包括了前苏联氢弹之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

俄罗斯最高法院和莫斯科城市法院12月28日和29日分别下令关闭“纪念碑”人权组织和“纪念碑”人权中心。当局指控这两家人权机构违反外国代理人法,抹黑前苏联,散布前苏联是恐怖主义国家的谎言。其他指控还有破坏国家稳定,支持抗议示威活动,以及它们所获得外来资助资金不透明等等。这两家人权机构多年前已被当局定性为“外国代理人”。

“纪念碑”人权组织多年来一直从事苏共政治迫害,特别是斯大林大清洗方面的研究,并收集了大量档案和资料。疫情之前,这家人权机构每年深秋季节还在前苏联秘密警察克格勃总部,目前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面的广场上举行活动,参加者宣读在斯大林大清洗时遇害者的姓名。那个广场上竖立的一块巨石90年代初从北部一家苏联早期集中营运来,象征着十月革命后从不间断的政治迫害。

“纪念碑”人权中心长期关注北高加索特别是车臣地区的人权状况。这家机构近些年来把重点集中在普京政权的政治迫害,经常公布俄罗斯政治犯的统计人数。今天俄罗斯政治犯人数已大大超过了前苏联时代。

羞辱抹黑人权组织 迫害毫不手软

尽管戈尔巴乔夫和《新报》主编穆拉托夫这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还有其他许多俄罗斯知识界人士最近都纷纷呼吁不要打压“纪念碑”组织,但当局执意把最用影响的人权机构置于死地的举动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因为就在几天前的12月27日,俄罗斯北部卡雷利阿的法院判处“纪念碑”组织在当地的负责人德米特里耶夫重刑。法官特别有意把刑期从13年增加到15年,显示镇压毫不手软,65岁的德米特里耶夫获得如此长的刑期被认为等于判处死刑。

德米特里耶夫在当地一直从事斯大林大清洗的研究和发掘当年遭秘密警察集体处决人士的墓地。他多年前曾把他的养女每年长高和成长的照片对外发表,这让当局因此给他安上了使用未成年儿童色情照片的罪名。德米特里耶夫曾一度被无罪释放,但在当地安全机构的强大压力下,法院重新审理导致他再次被判刑。一名俄罗斯知名女演员说,当局所选择的罪名显然是在有意羞辱和抹黑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同时让那些想声援德米特里耶夫的人士难堪。

各方反应 许多人仍然乐观

俄罗斯著名律师,同时为“纪念碑”人权组织辩护的列兹尼克说,这些举动就如同大清洗时的30年代。来自西部普斯科夫有影响的俄罗斯民主派政治人物师洛斯伯格认为,显而易见的是,克格勃出身的普京亲自下令打压“纪念碑”组织。

活动人士达维吉斯认为,普京当局的政治迫害虽然一波接一波不断扩大,但无法长期维持下去,许多人仍然乐观看待俄罗斯的未来。

达维吉斯说:“许多人都期望拐点和开始变革的那一刻总有一天会到来,俄罗斯早晚会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所以如果看得更长远的话,绝大多数人都很乐观。”

欧洲人权法庭、欧盟、美国、法国、德国、英国等西方世界都批评和谴责了普京当局对知名人权机构的打压。波兰总统和外交部发表声明,感谢“纪念碑”揭露苏共政权针对包括波兰人在内的民众所犯下的罪行。“纪念碑”组织曾研究和大量发表了有关1940年斯大林政权屠杀波兰军官的卡廷惨案资料。

想垄断苏联历史叙事 普京体制丧失吸引力

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打压“纪念碑”组织同普京当局想垄断对苏联时代的历史叙事,让社会只接受克里姆林宫官版苏联历史的一家解释,不希望在这一议题上存在其他声音有关。

俄罗斯的一家法院11月份曾下令禁止一本有关苏联红军1945年大规模强奸德国妇女的书籍发行。由德国女记者希尔勒斯撰写的这本书几前被翻译成俄文后在俄罗斯很受欢迎。

与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不同,前苏联地区的绝大多数国家都在清算苏共迫害历史。打压“纪念碑”无疑会让普京体制在前苏联地区更加丧失吸引力,从而也将推动这些地区国家的外交更继续多元化和避免完全依赖莫斯科。

乌克兰前副总检察官马梅多夫在社交媒体上撰文说,关闭“纪念碑”再次提醒乌克兰人,普京当局想掩盖历史真相,不想让人们知道共产党政权当年的血腥犯罪历史,这样做只会让政治迫害的悲剧再次重演。这更再次警告乌克兰,有俄罗斯这样的邻居是多么可怕和危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