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2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立场”被封杀 照见的是香港新闻自由的沦陷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2021年12月29日,香港网媒《立场新闻》停运。打开“立场”的主页面,如今只有《立场新闻停止运作公告》,黑底白字,简单地介绍了公司多名高层及前高层被带走调查,总编辑林绍桐请辞,员工即时遣散的讯息。公告称《立场新闻》“以不牟利原则运营,立足香港主场”,编辑方针“独立自主,致力于守护民主、人权、自由、法治与公义等香港核心价值”。然而,在香港新闻自由逐渐沦陷的当下,“立场”什么也守护不了。

2021年12月29日,香港网媒《立场新闻》停运。打开“立场”的主页面,如今只有《立场新闻停止运作公告》,黑底白字,简单地介绍了公司多名高层及前高层被带走调查,总编辑林绍桐请辞,员工即时遣散的讯息。公告称《立场新闻》“以不牟利原则运营,立足香港主场”,编辑方针“独立自主,致力于守护民主、人权、自由、法治与公义等香港核心价值”。然而,在香港新闻自由逐渐沦陷的当下,“立场”什么也守护不了。

放弃“主场”失去“立场” 香港新闻人一退再退

《立场新闻》的前身是香港网媒《主场新闻》。2014年,《主场新闻》创立人蔡东豪宣布,因他对当时的政治氛围感到恐惧,且运营前景看不到未来,收支长期不平衡,决定关闭网站运作。网站另一位创始人梁文道称,“主场”停办有两大原因,其一是营运资金大部分来自于蔡东豪与《苹果日报》财经版“金融中心”的合作计划,后“金融中心”预算被削,致使投放于主场的资金大减;其二是因政治立场有关,浏览量高虽高但广告量少。

2014年,蔡东豪东山再起,伙拍锺沛权余家辉创立《立场新闻》,其董事一度包括吴霭仪方敏生何韵诗练乙铮周达智锺沛权等人。“《主场新闻》死,《立场新闻》生”,创刊词中,“立场”表示“不甘心就此被击倒,未放弃建立独立自主媒体的梦想”,并申明约章:   编采独立自主,不受财团、金主、权力机构或党派左右;以非牟利原则运作,日后如有经营盈余,不可派发,全部保留用于传媒事业;可以接受公众不附带条件的捐款,所有款项只可用于传媒事业。

《立场新闻》没有个人实质拥有公司权益,三名发起人通过信托安排,放弃股权的经济利益和处置股份的权利,信托将长期持有《立场新闻》股权,发起人没有转让予他人的能力。这也保证其“敢于宣示立场,不掩饰、不回避,坚持报道真相”。

然而,这一切终究敌不过当局一直以来的压制与查封。2021年6月,《立场新闻》宣布把2021年5月份及之前刊出的博客文章、转载文章和读者投稿等评论文章全部下架,母公司六位董事辞去董事职务。12月29日清晨,包括前总编辑锺沛权、前董事吴霭仪何韵诗周达智方敏生及现任署理总编辑林绍桐等6人被港警国安处以“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被拘捕,副采访主任、香港记协主席陈朗昇则被带走协助调查。

《立场新闻》最终还是以更“激烈”的方式,重蹈了“主场”覆辙。从不得不放弃“主场”到“立场”也无法坚守,香港新闻人的生存空间逐渐被中共以胁迫或强制的手段圈至其“认可”的地界。

亲历辉煌与翻覆 香港自由媒体被任意蹂躏

“立场”有过辉煌的履历,也多次处在风口浪尖,亲历香港的痛点。

2019年香港“反运中”活动前后,《立场新闻》不时被香港警察及撑警人士针对,《立场新闻》的记者在正常采访中经常遭受香港警方的“非正常”对待。2019年11月,“立场”的一名摄影记者在晚上采访太古城的示威活动时,被警察压在地上,随后被扣押带走,虽其多次申明自己是记者,仍不获警方理会;12月,记者采访“毋忘初心大游行”时,遭警方用手掩口,强光照射,胡椒喷雾指头;陈朗昇还曾在采访中被警员故意在直播镜头中展示其身份证长达40秒,并受到警方继续挑衅称“认得你”、“搞事”。

被称为“立场姐姐”的何桂蓝,2019年任《立场新闻》记者时在港铁元朗站直播采访,遇有黑社会乡事背景的施袭者持械无差别袭击“反送中”抗议示威者及无辜市民,何桂蓝遭到施袭者陈志祥袭击并倒地受伤流血。直播画面正面记录下陈志祥追打何桂蓝的过程。2020年何桂蓝以民主派身份参政,于2021年1月民主派初选大搜捕中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12月以“煽惑或参与六四非法集会罪”被判监。

《香港国安法》颁行以来,钳制香港新闻业成为中共舆论管制的重点。2021年立场新闻刊登一篇由“欧洲再出发大联盟”所写,题为《从北爱尔兰抗争经验看香港抗争运动的未来》的文章,将北爱武装分子与“香港抗争”作比较,称“北爱武装反抗的土壤和环境并非绝无可能出现在香港”,引发亲中派指责其试图挑战《香港国安法》;同年12月,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称《立场新闻》刊出的香港中文大学冲突报道称警方攻入中大“与事实不符”,“美化暴力行为”,并威胁说,“无论是媒体还是非政府组织包装,只要是违法、想危害国家安全,警方都会找到证据”。

现在,包括这两篇文章在内的数篇文章,都被指意图“煽惑”,成了警方定罪的证据。这释放出一种信号,即任何秉持新闻自由的香港媒体或记者都可能因为某篇报道成为政府攻击的目标。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梁丽娟称,“许多记者对此已经感到不安”。香港民运人士张崑阳说,“继《苹果日报》在受到打压而关闭之后,北京政府很明显并没有停止政治清洗,而是正在铲除反对派的所有空间”。

结局虽注定 但清算也要高歌“自由”

《苹果日报》之后,《立场新闻》是香港最后公开表达泛民主立场的媒体,早已在港府官员的打击名单之列。这次的逮捕行动由国安处的警察执行,但是并未依据《香港国安法》,而是根据殖民时代的《煽动法例》。该法与“国安法”的共同之处就是同样“含糊不清,范围广泛”。有了《苹果日报》和黎智英的前车之鉴,《立场新闻》的诸同人一定也会在随后的羁押中被加控一项项罪名,直至最终清算。这套“钝刀拉肉”的手段,香港政府以及北京早已驾轻就熟。

就在港警对《立场新闻》实施大搜捕的前一日,《立场新闻》副采访主任、香港记协主席陈朗昇在记协周年晚宴上还致辞说,他当选主席后4个多月是“香港新闻界翻天覆地、滔天巨浪的日子”。他追悼《苹果日报》,称《苹果日报》“被捕几位都是传媒界内经验丰富、备受尊敬的新闻工作者,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创刊26年的《苹果日报》,亦在不足两星期内彻底消失”。没想到时隔一夜,他所在的《立场新闻》也遭受同样命运。

陈朗昇还表示,记协执委会对行家和社会承诺过,“明知风高浪急,但新闻自由是香港赖以成功的支柱”,记协“从不只看行业的需要,更重视社会责任”。但是《立场新闻》被终结,也代表政府对香港记协的清算也在倒计时中了。民主、人权、自由、法治、公义以及新闻人的社会责任,注定付之东流。

昨日下午,《立场新闻》宣布停运时,有大批记者守候在办公室外,大门内不时传来谈笑声和掌声。“立场”员工出入时也没有发言。获释的陈朗昇眼含泪光,感激读者的支持,又对现场记者致意称,“行家们加油,行家们一定坚持下去”。虽然“立场”被清算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但这份坚持自由新闻的勉励一定会在香港传递下去。

我们在昨天追悼《苹果日报》,在今天哀悼《立场新闻》,也会在未来哀悼香港新闻自由的彻底沦陷,但是对于一边高歌新闻自由一边奔赴审判的新闻人来说,历史会证明他们无罪。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