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加拿大针对亚裔歧视事件剧增,平权人士呼吁正视现实与改变

滚动 国际

三月中,韩裔媒体人朴艾琳(Eileen Park)与前温哥华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喜结连理,婚礼地点选在了温哥华著名的斯坦利公园。他们在加拿大最古老的一棵枫树下举行婚礼的照片还上了美国时尚杂志。但随即,朴艾琳收到了排山倒海的歧视羞辱性留言。这只是一年来急剧上升的仇视亚裔事件之一。

2010年2月18日,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在中国城一座商业大楼的入口处,有加拿大国旗和华人庆祝农历新年的招财进宝童男童女画像。

三月中,韩裔媒体人朴艾琳(Eileen Park)与前温哥华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喜结连理,婚礼地点选在了温哥华著名的斯坦利公园。他们在加拿大最古老的一棵枫树下举行婚礼的照片还上了美国时尚杂志。

但随即,朴艾琳收到了排山倒海的歧视羞辱性留言,有人称这是“黄热病”,有人直接攻击亚裔女性放荡,不一而足。

朴艾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虽然事前俩人也预料到会有些负面评价,但是没有想到,数量如此之多,如此赤裸裸。

她说,本以为在这个时段,针对亚裔的仇恨事件增长,会让人们意识到这一问题。谁知,那些人却借此表现出对女性的歧视和对亚裔的偏见。

在加拿大,过去这一年的新冠疫情期,朴艾琳遭遇的针对亚裔的歧视绝不是个案。加拿大华人平权会多伦多分会(The 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 CCNC- TO)上周发布了一份报告,公布了他们在大疫情期设立的“仇恨亚裔事件报告网站”得到的数据。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网站总共收到1150份遭遇歧视和仇恨的个案报告。而仇视亚裔事件主要发生在温哥华所在的BC省(44%)和多伦多所在的安大略省(40%)。当中近11%属于暴力袭击事件,其他包括了吐口水、语言歧视、遭拒绝服务等。而受到攻击的亚裔当中,60%是女性。

报告说,加拿大的亚裔社区不仅仅受到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健康威胁,还遭遇了持续的种族主义歧视。

同时,温哥华警方的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针对亚裔的仇视报案比之前一年上升超过了700%。

加拿大人权委员会(Canada Human Rights Commission,CHRC)的首席专员玛丽-克劳迪·蓝迪(Marie-Claud Landr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平权会的这份报告非常及时,我们需要这些信息,以应对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

她还称:“种族主义在加拿大没有容身之地。只要有一个人不安全,所有人就都不安全。我们坚定地和亚裔站在一起。”

她承诺说,作为加拿大的人权监察机构,人权委员会将一直向政府呼吁,采取具体行动,并且与不同的机构合作,制止针对亚裔的歧视。

亚裔反歧视大游行

在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发生连续枪击案,受害者包括了六名亚裔女性的事件发生后,加拿大各大城市的亚裔平权机构迅速组织起来,已经连续两个周末在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等城市举行大游行,主旨就是抗议针对亚裔仇恨事件,呼吁政府重视新冠大疫情期针对亚裔的暴力、仇恨、歧视事件不断上升的状况,并制定具体政策来改善。

上个星期六,多伦多近十个公民平权机构在市政府门前举行大型集会。尽管下着小雨,在集会开始前还收到了威胁信息,依然有几千人出席。

组织机构之一、加拿大亚裔劳工联盟(Asian Canadian Labour Alliance,ACLA)的主席辛伟泉(Rick Sim)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希望借此提高政府的意识,对一线的亚裔劳工做好保护,比如食品业、服务业、医护等。

而在政界,新民主党众议员关慧贞(Jenney Kwan)在议会上提出,在加拿大国家反种族主义策略中,应该加入专门反对亚裔种族歧视的策略和援助政策。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对此立即表示赞同,还表示“过去几个月看到的反亚裔种族主义事件上升令人震惊,不可接受”,并称“会继续直接、具体地支持面对仇恨的亚裔加拿大人”。

针对这份报告提供的情况,平权会向政府提出了几项建议,包括:各级政府立即制定基于社区和特定文化背景的策略,防止散播有关加拿大亚裔的错误信息;有针对性地加强对最弱势群体的保护,比如老人、英语非母语者、以及女性;以及保护一线工作的亚裔员工权益等。

加拿大人权委员会首席专员蓝迪表示,这些建议都非常好,非常具体,是方向性的第一步 。

她说,所有加拿大人都应该站出来,针对种族主义发声。系统性的种族主义,需要系统性的应对措施。无论是联邦还是省市一级政府都有责任应对种族主义,直到建成一个完全多元的社会。

亚裔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朴艾琳对美国之音说,最初遭受到歧视和羞辱的时候,她选择了沉默。但是亚特兰大枪击案令她觉得必须站出来发出声音,希望这是对话的开始。

她说:“亚特兰大枪击案之后,我热爱的亚裔社区觉醒了,这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我不希望直等到有人死了,大家才开始关心我们。我希望在人们还活着的时候,就关注我们。希望整个社会能倾听我们的痛苦,不要觉得被冒犯。”

辛伟泉表示,亚裔社区不像黑人社区或其他少数族裔,面对骚扰、歧视、或攻击,会选择沉默、息事宁人,或者找个借口,说这只是个案,而不是直接点明这是针对亚裔的歧视。

他希望,这次的大规模抗议行动,能够唤起大家对歧视亚裔事件的意识,让政府承担责任。

他还强调:“我们需要和其他族裔团结起来,比如黑人、原住民社区,相互支持,相互保护。这个问题涉及,你是支持人人平等,还是喜欢把人分成不同阶层?如果你支持后者,那很可能是,今天,你还在嘲笑黑人,明天却因为亚裔身份而遭到暴力袭击。”

亚裔女性遭遇种族主义与性别主义双重歧视

在平权会亚裔遭受歧视事件的年度报告中,针对亚裔女性的攻击比针对男性高出20%。

加拿大女性平权活动人士、制片人李敏淑女士(MinSook Lee)表示,亚裔女性在这场针对性歧视浪潮中,受到了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双重压力。

李敏淑说,这段时间,亚裔女性尤其遭受到更大的歧视和不公正待遇,讽刺的是,正是亚裔女性,成为扛起疫情期经济的主力。在疫情期必需工作的一线工作人员中,比如超市和其他服务业,还有医护、老人院的护理当中,亚裔女性的比例很高。

加拿大统计局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大城市中超过一半的护理工作者是亚裔,其中女性占了六成。

有分析人士说,更深一层的原因是,多年来,北美社会文化中,亚裔女性遭到了物化,被视为异国情调,性幻想的对象。

朴艾琳指出,当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后,一位警长公开说,凶嫌有性瘾,要抵御诱惑,所以要消除那些地方 —— 他非常直接地把矛头指向亚裔经营的水浴中心,以及里面工作的女性。

李敏淑认为,现在是时候指出,针对亚裔女性的系统性歧视以及贬低亚裔、原住民和黑人女性是不可容忍的,也是时候呼吁变革,为女性建立更安全的社区,让她们在工作的时候不会感到恐惧和遭遇歧视。

应该抛弃“模范少数族裔”迷思

疫情开始之初,针对亚裔的歧视仇视行为就有所增加。加拿大大城市里,唐人街的建筑、石狮子,寺庙等遭到过涂鸦。

但华裔平权活动人士对此并不惊讶,他们介绍说,加拿大社会对亚裔的歧视一直存在的。历史上,加拿大曾推出过专门针对华裔的“人头税”、“排华法案”;在二战期间,将日裔集体关进集中营;甚至2003年萨斯期间,针对亚裔的歧视也有抬头。

去年夏天,加拿大社会爆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游行,也引发了加拿大是否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大讨论。

亚裔活动人士表示,加拿大当然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它不仅仅针对黑人,也针对亚裔。

几年前,曾有一项调查显示,在申请职位的时候,同等条件下,如果你有一个华裔的姓氏,得到面试的机会比有白人姓氏的申请者减少35%。而加拿大的华裔,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比例,比白人社区多出近一倍。

根据2016年加拿大人口普查数据,韩裔、阿拉伯裔、和西亚裔加拿大人中,贫困人口比例是27%到32%,华裔和黑人中,这个数字是19.5%,而白人社区这个数字低于10%。

在采访中,辛伟泉直接指出,华裔应该放弃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迷思,面对我们的真实处境了。

从上世纪六零年代,有人提出了“模范少数族裔”这个概念,亚裔被描绘为经济上成功,有意愿融入主流社会,遵纪守法,不制造麻烦,重视教育,家庭稳定的族群。

但近些年,很多社会学者和平权活动人士都指出,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是不真实的,甚至是个陷阱。

辛伟泉分析说,“模范少数族裔”迷思一方面以少数成功的亚裔替代了整个亚裔群体,来证明加拿大没有系统性种族歧视;另一方面,以这部分亚裔做为借口,拒绝对少数族裔的真正需求做出改善;再有,这种分化很大程度上造成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之间的矛盾,从而转移根本性问题。

亚裔的涵盖范围非常广泛,他们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境遇更是千差万别,主流社区或许根本分不清,也不了解这当中的区别,但活动人士指出,亚裔自己是应该有更清晰的认知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